圣餐.葡萄汁

在圣经中饼与酒才是一对. 饼是早上的食物, 是阿尔法, 酒是晚上的食物, 是欧米伽. 酒给人快乐, 使人放下重担, 获得安息. 酒是宴席必备的, 是庆祝胜利的不二饮品. 酒是与赐福或咒诅相关的. 酒还是君王之饮, 酒是把双刃剑, 必须以成熟的智慧来节制. 酒有时还与圣灵有关. 若用葡萄汁圣餐的意义就截然不同了.

但本文并不关心圣餐为什么要用酒, 而是要考虑另一个问题: 为什么有人会主张用葡萄汁?

历史或个人喜好等因素就不多说了, 我从圣经里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 主在晚餐上提到了 “葡萄汁”.

[太26:26]他们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福,就擘开,递给门徒,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
[太26:27]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都喝这个;
[太26:28]因为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
[太26:29]但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

三本福音大同小异, 本文仅关注马太.

首先, 这里原文(γεννηματος της αμπελου)并不是 “葡萄汁”, 而是 “葡萄树的果实/出产”, fruit of the vine. 从词义上看这词并不局限于葡萄汁, 而是泛指葡萄树的延伸产物, 比如葡萄干, 葡萄籽油, 当然也包括葡萄酒.

其次, 这句话并不属于设立圣餐的经文, 而是另一个话题. 从位置上看 “葡萄汁” 一句出现在设立完圣餐之后, 路加福音则是在设立圣餐之前. 主都是在说不再喝这葡萄汁, 而这与圣餐并没有本质关系.

做为旁证, 保罗在林前11讲圣餐时也并没有涉及葡萄汁这节经文.

所以圣经并没有强调圣餐用的是葡萄汁, 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提到葡萄汁.

既然这样, 直接说葡萄酒不更清楚吗? 圣经为什么特意说是 “fruit of the vine” 呢? 是为了考验大家阅读能力吗?

事实上, 这种说法是极罕见的. 圣经以酒为主, 据我所知, 葡萄汁/juice of grapes 全书仅出现过一次[1]:

[民6:2]你晓谕以色列人说:无论男女许了特别的愿,就是拿细耳人的愿,要离俗归耶和华。
[民6:3]他就要远离清酒浓酒,也不可喝什么清酒浓酒做的醋;不可喝什么葡萄汁,也不可吃鲜葡萄和干葡萄。
[民6:4]在一切离俗的日子,凡葡萄树上结的,自核至皮所做的物,都不可吃。

之前也说过了, 福音书中提到的并不是葡萄汁, 而是葡萄树的果子, 这等同于 “葡萄树上结的”. 但这也无所谓了, 这两种说法都这里出现了.

“葡萄树上结的” 还另有出现过一次:

[士13:13]耶和华的使者对玛挪亚说:我告诉妇人的一切事,他都当谨慎。
[士13:14]葡萄树所结的都不可吃,清酒浓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洁之物也不可吃。凡我所吩咐的,他都当遵守。

这两处都是关于拿细耳人的, 是一回事.

拿细耳人可以看为是暂时(或永久)分别出来的特殊的祭司, 他们遵守的是类似于祭司的条例. 与祭司不同的是, 拿细耳人大多与战争有关. 战前集结的军营可以看为是拿细耳人之营, 所以军营要保持圣洁. 当然, 广义的战争可以包括与罪的抗争, 所以拿细耳人的誓约也适用于其它情形.

[利10:9]你和你儿子进会幕的时候,清酒、浓酒都不可喝,免得你们死亡;这要作你们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

祭司当值时是不可饮酒的. 这并非是出于实用性的考虑, 而是有神学原因的. 祭司在圣所工作, 圣所是没有座位的, 祭司只能站着. 祭司的工作是持续不断的, 他必须重复的献祭, 赎罪. 这是为表明亚伦祭司的等次并不是完全的, 上帝的安息尚未到来.

所以他们不可以在上帝面前饮酒. 他们可以吃圣所桌子上的饼, 但不可以喝桌上的酒. 至圣所约柜是上帝的座位, 唯独上帝可以饮酒.

基督是上帝的安息, 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 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 主的日子是与主共餐的日子, 在基督里上帝赐下安息. 门徒来到基督的桌子面前, 坐下, 擘饼喝杯. 门徒成为了祭司, 并且超越了祭司.

总之, 祭司与拿细耳人都不可以饮酒. 但拿细耳人是任何葡萄树的产物都不可吃的, 这是更为严格的, 道理是一样的.

葡萄树的产物与安息有关. 在迦南地, 葡萄园与谷物是不可混合的[申22:9]. 葡萄园象征着伊甸园, 进入园子意味着进入安息. 葡萄树相对的是荆棘, 葡萄园代表着上帝对大地咒诅的结束.

挪亚, 安息的意思, 他做完了自己的工, 就栽了一个葡萄园, 饮酒安息了. 拿细耳人也是这样:

[民6:13]拿细耳人满了离俗的日子乃有这条例:人要领他到会幕门口,

[民6:20]祭司要拿这些作为摇祭,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这与所摇的胸、所举的腿同为圣物,归给祭司。然后拿细耳人可以喝酒。

饮酒并非不圣洁, 不过这是工作结束, 成果被上帝悦纳后才有的特权.

回到原问题, 主耶稣这句:

[太26:29]但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

正是一个拿细耳人的愿. 所以主耶稣特意使用了 “葡萄树的果子” 来指代杯中之物, 这是对拿细耳人的旧约背景的强调.

不要忘了主耶稣被称为拿撒勒人, 其用意之一就是影射拿细耳人.

[约19:28]这事以后,耶稣知道各样的事已经成了,为要使经上的话应验,就说:我渴了。
[约19:29]有一个器皿盛满了醋,放在那里;他们就拿海绒蘸满了醋,绑在牛膝草上,送到他口。
[约19:30]耶稣尝〔原文作受〕了那醋,就说:成了!便低下头,将灵魂交付神了。

所以主耶稣在钉十字架之前拒绝饮酒[太27:34], 但在 “成了” 时却要喝酒(醋/酸酒).

[来8:1]我们所讲的事,其中第一要紧的,就是我们有这样的大祭司,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

[来8:6]如今耶稣所得的职任是更美的,正如他作更美之约的中保;这约原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

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 就轻看羞辱, 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 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 我们也因此而得以来到神面前, 与主同经苦难, 共饮胜利之杯.

这是使水变酒的主所赐下的宴席.


1: 圣经有两处 “葡萄汁” 其实是 blood of grapes, 是指酿酒时新榨出的葡萄汁, 这与本文关系不大.

[创49:11]犹大把小驴拴在葡萄树上,把驴驹拴在美好的葡萄树上。他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在葡萄汁中洗了袍褂。
[创49:12]他的眼睛必因酒红润;他的牙齿必因奶白亮。
[申32:13]耶和华使他乘驾地的高处,得吃田间的土产;又使他从盘石中咂蜜,从坚石中吸油;
[申32:14]也吃牛的奶油,羊的奶,羊羔的脂油,巴珊所出的公绵羊和山羊,与上好的麦子,也喝葡萄汁酿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