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历史的序列

以前多次提到过 祭司-君王-先知 的成长次序, 这在圣经中是极为重要的概念.
祭司是童年期, 君王是成年期, 先知是老年期.
这个成长过程总是伴随着死亡.
君王大有能力, 但本身却是个舍己的角色, 君王要为自己的子民去死, 这也是丈夫的角色.
随着年岁的增长, 君王身体能力却会下降, 以至消失, 但智慧的生命却在增长, 逐渐进入先知阶段.
祭司学习遵守并教导律法.
君王以智慧运用律法.
先知则是用话语拆毁旧世界, 创建新世界.

先知时期是最弱的时期, 也是最强的时期. 先知不再有外在的荣耀, 被人看如将宰的羊, 但他们的话语却不是徒然的. 先知时期是一粒麦子结出万千籽粒的时期.

祭司特别与圣父有关.
圣父不是祭司, 而是在祭司时期起主导作用, 这时圣子与圣灵尚未 “到来”.
君王特别与圣子有关.
先知特别与圣灵有关.
这个成长次序与上帝三位格的特点是相对应的, 这三职分与上帝自身结构有关. “成长” 本身是上帝自身属性的反映. 也正因如此, 这个过程体现在历史的各个层面. 因为历史本身反映着上帝的属性, 尤其是上帝的三一性. 历史是按照圣父-圣子-圣灵的次序展开的, 历史是上帝的渐进启示.

这个过程也是上帝的 “约” 的三个阶段.
一个约是由先知开启的, 先知膏立祭司, 时候到了另膏立君王.
君王自身也需要时间从祭司/仆人成长为君王/儿子.
君王失败后先知时期就又开始了.
先知拆毁旧秩序, 建立新秩序.

人一生只有一个童年-成年-老年的过程, 但人类社会却是代代传承不息的, 历史发展类似于螺旋结构: 先知开创了新的世界, 先知之后是新一代的祭司-君王-先知.
这就构成了一系列相继的约, 历史就是这样螺旋发展的.

亚当-挪亚-亚伯拉罕是圣父时代-fatherhood.
圣父是位格的基础, 圣父时代是以预言性的人物为主的.
首先是上帝(先知)创造天地.
亚当是第一任祭司, 住在伊甸园-圣所, 修理看守上帝的园子.
挪亚是君王, 他被赋予杀人的权柄, 种葡萄园, 喝酒.
巴别事件标志着挪亚之约的秩序开始崩溃, 先知时期要开始了.
亚伯拉罕正是先知(创20:7), 他走遍迦南地, 求告上帝的名.
上帝借助亚伯拉罕建立了新的秩序, 历史由圣父转向圣子.

摩西-大卫-以利亚是圣子时代-sonship.
圣子是道/Word, 律法.
摩西之约是祭司时期, 大卫是君王时期.
以利亚开启了先知时期, 这段又可以圣殿被毁为节点分为两部分, 前段是 “余民之约” 后段是 “回归之约”. 余民之约也可以看为从王国时代到帝国时代的过渡, 这时君王悖逆上帝, 余民在君王与祭司之外围绕先知建立起了新的秩序.

回归之约耶利米等先知就有预言过, 在以斯拉-尼希米-以斯帖正式展开, 其中撒迦利亚为约西亚的加冕可以看为是标志性事件(撒迦利亚6:11). 约西亚是祭司, 祭司(及其他宗教领袖)在这一时期成为了以色列的 “君王”, 这个秩序一直延续到一世纪.
这一时期可以笼统的看为是先知时期, 但更准确的说是圣灵时代的祭司时期.

[耶31:31]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
[耶31:32]不象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我虽作他们的丈夫,他们却背了我的约。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31:33]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 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耶31:34]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纪念他们的罪恶。这是耶和华说的。

圣经意义上的 “新约” 是从回归时期开始的, 回归之约可以看为是新约的第一阶段. “新约”可以理解为是圣灵时代的开始. 我们常说的新约则是第二时期: 君王时期.

基督是以君王的身份入耶路撒冷并被钉十架的, 之后他升天坐在上帝右边永掌王权, 他的国度没有穷尽.

上述内容归结为:

先知 上帝创造天地
祭司 上帝→亚当
君王 上帝→挪亚
父-子 先知 亚伯拉罕
祭司 摩西→亚伦
君王 撒母耳→大卫
子-灵 先知 以利亚
祭司 撒迦利亚→约书亚
君王 约翰→基督

这个序列是有规律性的, 比如君王是与安息/平安相关的. 挪亚, 所罗门, 基督, 都是 “和平之君”.

这些阶段之间是交错衔接的, 不是截然分开非此即彼的. 比如亚伯拉罕-摩西是圣父时代的先知阶段, 同时又是开启圣子时代的先知. 摩西不但是摩西之约的代表, 也是亚伯拉罕这一时期最大的先知. 每一时期都是由先知开启的.

每一阶段内部又可以细分, 比如亚当:
亚当: 伊甸园的祭司.
该隐-拉麦: 杀亚伯, 自取君王权柄.
以诺-挪亚: 传道, 通婚, 洪水审判, 建立新世界.

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以撒: 信靠, 忍耐. 上帝是亚伯拉罕的父.
以撒-雅各: 舍己, 兄弟相争. 上帝是雅各的摔跤者.
雅各-约瑟: 通婚, 在世界掌权. 上帝是约瑟的灵.
摩西是约瑟的继承者, 审判埃及-以色列, 出埃及.

再如, (西方)教会历史:
教父时期: 祭司. 敬拜与教义.
中世纪: 君王. 教会取得了君王权柄.
新教时期: 先知. 世俗化, 教会失去权柄, 解体, 重生为先知性的存在.

历史并非是静止不变的, 而是螺旋上升的. 万事有其定期, 生有时, 死有时, 各按其时成为美好. 历经五百年, 宗教改革的红利早已干涸, 历史必然进入下一个周期.
上帝不是历史的重复者, 而是创造者.
我们不需缅怀过去, 而是要拥抱未来.


本文主要内容来自 James Jordan, Biblical Chronology, 1999 01 – THE DATE OF CREATION (CHAPTER 4 - PAR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