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圣餐与无酵饼

圣餐中的饼是无酵饼还是有酵饼呢?

当今的华人教会中似乎是以无酵为主, 但从历史上说, 早期教会用的却是有酵饼. 加尔文说是在亚历山大监督(107-116)是第一个开头用无酵饼的人, 也有学者(Galavaris, Bread and Liturgy, p. 54)认为教会的前几个世纪用的都是日常的饼, 也即有酵饼. 西方/罗马教会较早改用了无酵饼, 东方教会有记载的首次用无酵饼的是Alcuin(A.D. 798). 之后在有酵无酵之间的讨论越来越多, 1054年东西分裂时这成了重要矛盾: 罗马教会采用无酵饼, 东正教采用有酵饼.

宗教改革之后, 新教通常用有酵饼, 但路德宗与英国圣公会沿用了公教的无酵饼.

有学者(Robert Letham, The Lord’s Supper: Eternal Word in Broken Bread)认为罗马公教之所以要用无酵饼是因为有酵饼容易产生碎渣, 从而使 “基督的身体” 成为碎片. 这与公教的圣餐理论相符. 路德宗的圣礼观与公教更为接近, 所以用无酵饼. 加尔文否定了公教的圣餐论, 认为什么饼都可以.

华人采用无酵饼可能与其不求其所以然的读经有关. 比如把酵与罪联系起来, 那么当然要用无酵饼了. 前文分析过酵与罪/堕落并没有直接关系, 酵甚至可以是圣灵在神的国度中做工的象征. 可见这个理由并不充分.

但主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中设立圣餐时用的不是无酵饼吗? 既然如此, 圣餐当然要用无酵饼喽.

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1. 既然是最后的晚餐/逾越节, 这以后就不再有逾越节了. 这是逾越节的结束而不是延续. 主拿起饼来, 并不意味着要延续逾越节的无酵饼. 没错, 主拿的是无酵饼, 但同时主是在夜里逾越节的宴席上拿的无酵饼, 桌子上放着苦菜. 那么圣餐需要在每年的逾越节举行吗? 需要在夜里举行吗? 需要苦菜吗? 圣餐并不是最后的晚餐, 而是新的宴席.
  2. 逾越节本身强调的是历史的中断和急迫性, 是出埃及, 所以会用无酵饼. 圣餐是主的桌子, 是天国的宴席, 是以马内利. 圣餐是上帝在自己的国里与自己的军队同席. 这两者意义并不同.
  3. 无酵饼专门有个词 azymos, 而涉及到设立圣餐时用的是 artos, 这词就是通常的饼. 圣经似乎并无意强调无酵, 而是取其 “饼” 的共性.
  4. 主设立圣餐是在主受难之前, 而第一次圣餐却是在主复活之后. 圣餐是复活得荣耀后的基督降临在他的国里, 并不是受难前的逾越节.
  5. 主耶稣并非从地上而来, 而是新的面团, 从其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关系而言无疑是无酵饼. 但这个从旧约到新约的更替却是一次性的, 永恒的, 而不是像利未记的节期以年为周期. 以色列每年都要除酵, 过逾越节, 赎罪日, 这意味着他们还没有进入真正的安息. 无酵饼意味着中断, 最后的晚餐用无酵饼恰恰是在表达以后不再需要用无酵饼, 是对无酵饼的中断.
  6. 前文说过初熟之果-五旬节要用有酵饼, 基督是逾越节的羔羊, 复活而为初熟之果, 五旬节赐下圣灵, 对于信徒而言基督是有酵之饼, 教会并非无中生有, 而是建立在基督的根基之上的, 是连续的.
  7. 除酵节是七日, 之后就要引入新酵了. 主日是第八日, 并不是除酵的开始, 而是新酵的开始. 主就是那酵.

要注意并非单有饼, 同时还有杯(不是葡萄汁啦, 是酒). 饼与杯是圣经中的重要主题. 亚伯拉罕战胜五王之后麦基洗德拿着饼与杯来犒赏他, 之后神与他立约. 约瑟被囚时遇到膳食长及酒政, “五谷新酒” 这个搭配也很多.

“施洗的约翰来,不吃饼,不喝酒,你们说他是被鬼附着的。 人子来,也吃也喝,你们说他是贪食好酒的人,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

圣经中杯并不与无酵饼搭配, 而是与共性的 “饼” 搭配. 饼与杯对应着吃喝, 是人的日常需求, 又对应着宴席. 他们的日常性恰恰成就了其宗教性, 是圣经的用意所在. 并不是特殊制作的饼与杯, 而是日用的饮食. 上帝的恩典并不只在特殊的宗教时刻, 而是在我们的生活之中. 所以从创一开始, 食物就是重要主题.

亚当仅有饼/种子, 挪亚才有了杯. 这两者共同摆在了会幕的桌子上, 但祭司仅能吃陈设饼(这个有没有酵啊?). 基督是我们的会幕, 他的桌子上给我们提供了饼和杯. 我们受邀来到主里, 吃喝主的饼与杯, 这是莫大的特权.

所以在逾越节并非因为这是无酵饼所以主才拿他设立圣餐, 而是因为这是主的晚餐, 主把桌上的饼与杯分给大家. 之所以是无酵饼并非因为圣餐的需要, 而是逾越节的需要. 这一天是逾越节, 所以桌上才是无酵饼.

但保罗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林前 5: 1 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 2 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并不哀痛,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
    3 我身子虽不在你们那里,心却在你们那里,好象我亲自与你们同在,已经判断了行这事的人。4 就是你们聚会的时候,我的心也同在。奉我们主耶稣的名,并用我们主耶稣的权能, 5 要把这样的人交给撒但,败坏他的肉体,使他的灵魂在主耶稣的日子可以得救。
        6 你们这自夸是不好的。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么?
            7 你们既是无酵的面,应当把旧酵除净,好使你们成为新团;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
        8 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或作:阴毒〕、邪恶的酵,只用诚实真正的无酵饼。
    9 我先前写信给你们说,不可与淫乱的人相交。 10 此话不是指这世上一概行淫乱的,或贪婪的,勒索的,或拜偶象的;若是这样,你们除非离开世界方可。 11 但如今我写信给你们说,若有称为弟兄是行淫乱的,或贪婪的,或拜偶象的,或辱骂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这样的人不可与他相交,就是与他吃饭都不可。 12 因为审判教外的人与我何干?教内的人岂不是你们审判的么? 13 至于外人有神审判他们。
你们应当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

这段是精心编辑的:

淫乱的事, 没有把这人赶出去
    保罗的权柄与判断
        面酵的传染性
            羔羊已杀, 要把旧酵除去
        要用无酵饼
    保罗及教会的权柄与审判
要把恶人敢出去

这段讲的是要赶出教会中的作恶者. 恶者像酵一样会污染全团, 所以要把这恶酵除去. 这里的面团指的是教会. 逾越节的羔羊已经献祭了, 所以现在已经是除酵节了, 你们中间不可以有旧酵, 恶酵, 而要成为名副其实的无酵饼. 保罗以此来论证要把恶人除去.

那么保罗所说的 “守这节” 指的是逾越节-除酵节吗? 还是指主日-圣餐呢? 若是前者就与我们关心的圣餐无关了, 我们不妨假设是后者. 那么保罗是说圣餐要用无酵饼吗? 若如此问题就简单了.

遗憾的是这里的面团指向的是教会, 是教会要把旧酵除去成为无酵饼, 而圣餐中的饼却不是象征着教会, 而是象征着基督(的身体). 教会要除去其间的恶人, 也要除去自己内心的污秽, 然后来参加主的宴席. 这与别处保罗说领圣餐要省察自己的罪是类似的.

但教会不正是基督的身体吗? 这没错, 可此身体非彼身体. 基督并不是让教会吃喝教会自身, 而是让教会吃喝基督的肉与血. 正因为教会吃喝基督, 所以教会才成为了基督的身体. 擘开的是基督的身体, 而不是教会, 基督的身体复活于教会之中, 使教会合而为一, 成长为合乎主用的身体.

总之, 我们并没有必须要用无酵饼的理由, 相反, 用日常做为主食的饼是更合乎教义的.

本文也并非反对用无酵饼, 但是用威化, 饼干之类的是算不上主食的, 与圣餐的意义相去甚远. 有的特意烤一张纸薄的脆面饼, 揉成碎片, 每人领米粒大的一片, 这是 “餐” 吗? 这是宴席吗? 这就是天国的丰盛吗?

有朋友会觉得用什么只是形式无所谓的, 但要知道形式是内涵的外在表达. 婚礼也只是个形式, 但哪对新人不想让这形式能表达出自己对婚姻的承诺与期待呢? 圣礼比婚礼要重要的多, 甚至可以说这正是一场天国的婚礼. 礼只是形式吗? 礼是国之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