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有酵无酵

酵常被认为是与罪相联系的, 而圣经的某些经文似乎也支持这种解读, 比如旧约著名的除酵节和无酵饼, 新约中主耶稣也说过要防备法利赛人的酵, 保罗也有提到过:

林前 5: 6-8 你们这自夸是不好的.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么。你们既是无酵的面,应当把旧酵除净,好使你们成为新团.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或作阴毒〕邪恶的酵,只用诚实真正的无酵饼。

利未记中记载了哪些动物可以吃, 哪些不可吃. 不可吃的基本是与罪/堕落相关的, 可吃的往往与圣洁相关. 因为地是污秽受诅咒的, 而蹄子好比鞋子保护动物的脚不沾染地, 所以分蹄的才可吃, 不分蹄的则是不洁净的, 不可吃. 这里的一个规律就是: 凡是不可吃的都一直不可吃, 不会仅规定某几天不可吃.

若酵真的是罪/堕落的象征, 那么发酵之物应该是完全禁止食用才对啊. 但圣经并没有说任何时候都不可吃有酵之物, 相反规定在某些时候, 必须把有酵之饼献祭给神:

利23:15 你们要从安息日的次日,献禾捆为摇祭的那日算起,要满了七个安息日。 16 到第七个安息日的次日,共计五十天,又要将新素祭献给耶和华。 17 要从你们的住处取出细面伊法十分之二,加酵,烤成两个摇祭的饼,当作初熟之物献给耶和华。 18 又要将一岁、没有残疾的羊羔七只、公牛犊一只、公绵羊两只,和饼一同奉上。这些与同献的素祭和奠祭要作为燔祭献给耶和华,就是作馨香的火祭献给耶和华。

这是五旬节的条例. 既然可以当做初熟之物献给神, 那么这物必然是洁净的. 可见酵与罪之间并不能划等号, 这两者甚至应该是完全无关的.

那么是否可能此处的酵与之前的用法是不同的呢? 但在利未记中涉及到酵的经文却是相当的一致: 与食物尤其是饼相关, 用来吃或者献祭. 此处经文的唯一不同是这里要求必须加酵, 而它处则是禁止有酵. 我们不能因为此处不能用罪来解释就认为两处酵是不同用法, 因为这样不过是在自圆其说而已, 是在强迫圣经符合自己之前的理解.

事实上我们有更好的解释: 酵是与历史的连续性相关的, 又是与促使面团 “成熟” 相关的.

圣经的酵并非现代所用的酵母粉, 而是之前发酵面团中剩下的部分, 有效成分也是其中保留的酵母. 所以每次烤饼要留下一些生面团在下次做酵. 所以这个酵是 “代代相传” 的. 若把酵扔掉就只能另开头做新酵了.

回想起来, 酵首次被禁止是在第一个逾越节/除酵节, 摩西在这里所除的是埃及之酵, 而之后的逾越节都是与这第一个逾越节相关, 所除之酵同样指向的是 “埃及之酵”. 逾越节是以色列与埃及分离开的节日, 他们要离开埃及这为奴之地, 奔向应许之地.

这个酵除去之后他们还是要做新酵的, 新酵就不再是埃及之酵了, 而是一个新的开始, 是应许之地的酵, 套用新约则是天国之酵.

所以酵本身倒无所谓好不好, 主要看是什么酵. 埃及的酵, 法利赛人的酵就是不好的, 需要除去, 而基督的酵, 神国之酵则是好的, 是上帝所悦纳的.

那么这新酵具体是什么呢? 是基督之道, 是圣灵, 是被发酵了的圣徒.

基督是第一粒麦子, 死在地里, 使本来受咒诅的地结出万千籽粒来.

五旬节所赐下的圣灵则使这新面逐渐发酵起来, 可以烤成可口的饼 , 成为上帝所悦纳的初熟之物.

所以基督会说:

太13:33 他又对他们讲个比喻说:天国好象面酵,有妇人拿来,藏在三斗面里,直等全团都发起来。

这里并不是说天国被罪恶占领了, 而是说圣灵的工作: 无声无息, 却又不可抗拒, 有条不紊, 创始成终.

圣灵的工作并不是慷慨激昂的, 而是眼所不能见的, 润物无声, 在历史中慢慢展开, 却又是翻天覆地的, 深入骨髓的. 他把麦子收入仓里, 磨为面, 发酵, 烤为饼. 他又收割葡萄, 踹酒榨, 酿为杯中之物.

这其实是圣经中贯穿始终的一条线, 是从阿尔法到欧米伽的过程. 神并不满足于起初所赐下的包着核的果子, 而是要通过一系列的步骤使其成为更美的食物, 而人也参与到了这个过程之中, 这是上帝的宴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