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压伤的芦苇

“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 这大概算的上以赛亚书中最有名的经文之一了, 一直很喜欢, 尤其是心情低落的时候. 孤单的芦苇, 摇曳的残灯, 虽然生命衰微, 但主不会放弃, 一个也不要失落.

这本来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但是, 圣经中基本上不用芦苇来比喻脆弱的人, 也基本上很少用芦苇比喻人.

以赛亚书中有用 “苇子做的杖” 来比喻不堪一击的力量. 苇子表面看着还行但并不能承力, 所以拉伯沙基说以色列倚靠的埃及是苇杖.

新约中兵丁有给基督戴上荆棘的冠冕, 并在手里放上苇子, 这是戏弄. 到了启19, 万王之王出场的时候则是头上带着王冠, 用铁杖管辖列国.

还有一些翻译上的问题会有误导:

赛9:14 因此,耶和华一日之间必从以色列中剪除头与尾,棕枝与芦苇 15 长老和尊贵人就是头,以谎言教人的先知就是尾。16 因为,引导这百姓的使他们走错了路;被引导的都必败亡。

这里芦苇是用来指代先知的. 但这个词原文其实是灯芯草的意思. 灯芯和先知都是可以发光的东西, 两者与芦苇都没关系.

芦苇生于水中, 这经常与外邦尤其是埃及联系起来(红海原文是芦荻之海), 所以圣经中通常并不用芦苇来形容以色列人, 除非外邦大兵压境的时候, 以色列如同芦苇在水中摇摆.

总之, 在圣经中芦苇一般取其空有其表或者随风摇荡的意思, 并不用来形容软弱的百姓.

那么, 什么是压伤的芦苇呢?

赛 42:1 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扶持所拣选、心里所喜悦的!我已将我的灵赐给他;他必将公理传给外邦。2 他不喧嚷,不扬声,也不使街上听见他的声音。3 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他凭真实将公理传开。4 他不灰心,也不丧胆,直到他在地上设立公理;海岛都等候他的训诲。5 创造诸天,铺张穹苍,将地和地所出的一并铺开,赐气息给地上的众人,又赐灵性给行在其上之人的 神耶和华,他如此说:6 我―耶和华凭公义召你,必搀扶你的手,保守你,使你作众民的中保〔中保:原文是约〕,作外邦人的光,7 开瞎子的眼,领被囚的出牢狱,领坐黑暗的出监牢。8 我是耶和华,这是我的名;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假神,也不将我的称赞归给雕刻的偶象。9 看哪,先前的事已经成就,现在我将新事说明,这事未发以先,我就说给你们听。

芦苇קָנֶה这个词本意是指鸟筑巢所用的草茎, 引申为枝干, 棍子, 大梁什么的, 也可以用来指芦苇, 或者量长度的杆子. 在本段可能是取 “枝干” 的意思, 指的是灯台的枝子(出25).

会幕中的金灯台是一颗杏树, 主干两边各有三个枝子, 枝头是灯盏.

大祭司负责照看灯台, 修剪灯芯, 添加橄榄油. 弥赛亚到来的时候, 神的灯台已被压伤, 灯芯将熄, 但他并没有灰心丧胆, 而是重接灯台, 挑旺灯火, 以圣灵为膏, 使她成为世上的光, 山上的城, 使荣耀归于真神.

我承认芦苇更有诗意美, 但灯枝的神学意境更胜一筹.

至此似乎可以结案了, 但问题是, 圣经他处并没有 “压伤的枝子” 这种用法, 而 “冒烟的灯芯(直译)” 也基本上是负面形象, 并不用来形容软弱的肢体.

这种隐喻都必然是有旁证的, 不能想当然的解释. 但圣经中能找到的旁证大都是指向悖逆者的, 尤其是以赛亚书的上下章节, 36:6, 43:17, 两处正是压伤的芦苇与冒烟的灯芯, 而两处都是指军事力量. 那么, 本处为什么不应该是同样的意思呢?

“他不喧嚷,不扬声,也不使街上听见他的声音”, 为什么呢? 因为他的敌人对于他来说虽然如同压伤的芦苇一样不堪一击, 又如同冒烟的灯芯一样苟延残喘, 但他却不击垮他们, 而是单凭信实传扬公义.

用白话来说: 他并没有使用武力来消灭抵挡者, 也没有建立一个强大的政权, 而是单凭信心传讲上帝的公义, 直至 “在地上设立公理, 海岛都等候他的训诲”.

他并没有折断芦苇, 熄灭灯火, 相反, 他自己成为了手握着芦苇的王, 熄灭了的灯火. 他并没有把敌人送入坟墓, 而是自己进了坟墓. 也正因如此, 他才据有了瞎管列国的铁杖, 自己成为了城中之灯, 又把无限的圣灵赐予他的门徒.

这在新约的引用中更为明显:

太12:14 法利赛人出去,商议怎样可以除灭耶稣。15 耶稣知道了,就离开那里,有许多人跟着他。他把其中有病的人都治好了;16 又嘱咐他们,不要给他传名。17 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说:18 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拣选,所亲爱,心里所喜悦的,我要将我的灵赐给他;他必将公理传给外邦。19 他不争竞,不喧嚷;街上也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20 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等他施行公理,叫公理得胜。21 外邦人都要仰望他的名。

法利赛人要杀他, 他知道后并没有消灭他们, 而是离开了那里. 之后, 治好了许多病人, 但不许他们传名. 是这些应验了以赛亚的预言.

19 ​​​​​​​​He will not quarrel or cry aloud, ​​​​​​​nor will anyone hear his voice in the streets; ​​​20 ​​​​​​​​a bruised reed he will not break, ​​​​​​​and a smoldering wick he will not quench, ​​​​​​​until he brings justice to victory; ​​​

这些法利赛人才是那压伤的芦苇, 冒烟的灯芯. 他们的依靠乃是虚空, 他们传讲律法, 自以为是明灯, 却不过是瞎子. 他并非永远都不折断这芦苇, 熄灭这灯火, 只是时间还没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