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大与亚希多弗

约 13:18 我这话不是指着你们众人说的,我知道我所拣选的是谁。现在要应验经上的话,说:同我吃饭的人用脚踢我。 19 如今事情还没有成就,我要先告诉你们,叫你们到事情成就的时候可以信我是基督。

约翰福音引用的是诗41:

9 连我知己的朋友,我所倚靠、吃过我饭的也用脚踢我。

类似的:

诗51:12 原来不是仇敌辱骂我,若是仇敌,还可忍耐;也不是恨我的人向我狂大,若是恨我的人就必躲避他。 13 不料是你;你原与我平等,是我的同伴,是我知己的朋友! 14 我们素常彼此谈论,以为甘甜;我们与群众在 神的殿中同行。 15 愿死亡忽然临到他们!愿他们活活地下入阴间!因为他们的住处,他们的心中,都是邪恶。

这都是大卫的诗, 大卫指的是谁呢? 是押沙龙吗? 大卫肯定爱押沙龙, 但他算不上是大卫的知己朋友. 这人其实是亚希多弗.

亚希多弗是谁呢? 他是大卫的谋士. 这 “谋士” 并不是普通的门客, 而是王面前数一数二的人物, 可能与丞相类似:

代上 27:32 大卫的叔叔约拿单作谋士;这人有智慧,又作书记。哈摩尼的儿子耶歇作王众子的师傅。 33 亚希多弗也作王的谋士。亚基人户筛作王的陪伴。 34 亚希多弗之后,有比拿雅的儿子耶何耶大和亚比亚他接续他作谋士。约押作王的元帅。

亚希多弗同时也是以连的父亲. 这以连是大卫的勇士, 以连的女儿是大卫的勇士乌利亚的妻子拔示巴. 拔示巴是所罗门的母亲, 亚希多弗是所罗门的太外公.

亚希多弗应该是很早就辅佐大卫的元老级人物, 比大卫年长, 像亚基人户筛一样是大卫的朋友. 这个 “朋友” 其实也包含着 “谋士” 的意思, 是参与大卫决策的核心成员. 犹大也被基督称为朋友(太26:50), 但这可能有讽刺的味道了.

大卫因为拔示巴的事情受到上帝咒诅, 这间接导致暗嫩强奸他玛, 后押沙龙杀暗嫩报仇. 之后押沙龙造反, 亚希多弗辅佐. 大卫深知亚希多弗计谋无双, 很是忧虑:

31 有人告诉大卫说:亚希多弗也在叛党之中,随从押沙龙。大卫祷告说:耶和华啊,求你使亚希多弗的计谋变为愚拙! 32 大卫到了山顶、敬拜 神的地方,见亚基人户筛,衣服撕裂,头蒙灰尘来迎接他。 33 大卫对他说:你若与我同去,必累赘我; 34 你若回城去,对押沙龙说:王啊,我愿作你的仆人;我向来作你父亲的仆人,现在我也照样作你的仆人。这样,你就可以为我破坏亚希多弗的计谋。

15 押沙龙和以色列众人来到耶路撒冷;亚希多弗也与他同来。 16 大卫的朋友亚基人户筛去见押沙龙,对他说:愿王万岁!愿王万岁! 17 押沙龙问户筛说:这是你恩待朋友么?为什么不与你的朋友同去呢? 18 户筛对押沙龙说:不然,耶和华和这民,并以色列众人所拣选的,我必归顺他,与他同住。 19 再者,我当服事谁呢?岂不是前王的儿子么?我怎样服事你父亲,也必照样服事你。

亚基人户筛假装背叛朋友, 而亚希多弗是真的背叛了朋友. 户筛说以色列人都归顺了押沙龙, 而大祭司之所以要杀主耶稣是怕以色列人跟随基督.

大祭司怕民众暴乱所以要暗地里捉拿主耶稣, 所以犹大夜里带人来捉拿耶稣. 亚希多弗也是献计要趁夜追赶大卫:

撒下 17:1 亚希多弗又对押沙龙说:求你准我挑选一万二千人,今夜我就起身追赶大卫, 2 趁他疲乏手软,我忽然追上他,使他惊惶;跟随他的民必都逃跑,我就单杀王一人, 3 使众民都归顺你。你所寻找的人既然死了,众民就如已经归顺你;这样,也都平安无事了。 4 押沙龙和以色列的长老都以这话为美。

他这个 “单杀王一人” 的计策与大祭司的 “一个人替百姓死” 也有类似. 亚希多弗虽然想如犹大一样带着人去捉拿他们所背叛的王, 但耶和华使用大卫的朋友户筛破坏了他的良谋.

23 亚希多弗见不依从他的计谋,就备上驴,归回本城;到了家,留下遗言,便吊死了,葬在他父亲的坟墓里。

亚希多弗见自己计谋不被采纳就吊死了. 犹大则是因为自己的计谋被采纳了而后悔上吊死了:

3 这时候,卖耶稣的犹大看见耶稣已经定了罪,就后悔,把那三十块钱拿回来给祭司长和长老,说: 4 我卖了无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他们说:那与我们有什么相干?你自己承当吧! 5 犹大就把那银钱丢在殿里,出去吊死了。

总之, 亚希多弗与犹大都是王的朋友, 与王交好, 又背叛了王, 计划带人夜里擒杀王, 最后都吊死了. 与前文押沙龙的情形类似, 这仍然要考虑大卫-基督的大背景.

押沙龙与亚希多弗与犹大一样都代表着整体犹太人的境况. 大祭司及法利赛人像押沙龙一样假冒伪善, 盗取民心, 抵挡耶和华的受膏者, 民众像亚希多弗一样出卖了他. 这些集中体现在叛徒犹大身上, 犹大所做的事也正是犹太人所做的事. 他们不但做在主身上, 也做在主的门徒身上. 一个曾经离上帝最近, 参加上帝宴席的民族离弃了上帝.

他们代表了犹太人, 而犹太人代表的是亚当的子孙. 以色列是上帝的长子, 亚当是上帝的长子. 这是整个人类的境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