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大与约瑟

在创49雅各的祝福中, 犹大与约瑟是最特殊的两个. 其背后的故事是长子流便与父亲的妾相好, 而西缅与利未在示剑也有恶行, 他们三个都失去了长子的名分. 这样按照顺序来说该轮到犹大了, 可是犹大也不咋地, 好在他有悔改的表现. 约瑟一定程度上取代了犹大, 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了 “长子”. 历代志说:

代上 5:1 以色列的长子原是流便;因他污秽了父亲的床,他长子的名分就归了约瑟。只是按家谱他不算长子。 2 犹大胜过一切弟兄,君王也是从他而出;长子的名分却归约瑟。

可以说犹大与约瑟两人分享了 “长子的名分”. 正因如此, 创世记对犹大与约瑟的记载是交叉在一起的, 他俩属于同一个故事.

虽然弟兄们常常是一同行事, 但犹大无疑是起带头作用的. 事实上既然前三位弟兄已经失去了名分, 犹大在众弟兄中承担着事实上的长子的职责, 他要为卖约瑟的事情负责.

这个故事有多处与衣服相关:
1, 雅各给约瑟做彩衣, 兄弟们把约瑟扔坑里, 把这彩衣染血后交给雅各, 雅各撕裂衣服哀哭.
2, 他玛脱去做寡妇的衣服, 用帕子蒙脸, 犹大与他玛同寝, 他玛除去帕子, 穿上寡妇衣服.
3, 约瑟被护卫长的妻子纠缠, 丢下衣裳, 妇人以衣裳陷害他, 约瑟入狱.
4, 约瑟给法老解梦, 法老重用约瑟, 给他穿上细麻衣.
5, 便雅悯被搜, 众人撕裂衣服. 后约瑟与众人相认, 赐众人衣服.
这条线索把故事串联起来.
最终约瑟得到了法老所赐的代表权柄的衣服, 而犹大则是 “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 在葡萄汁中洗了袍褂”. 犹大染约瑟的彩衣, 实则是玷污了自己的衣服, 但他最终改过, 洗净了自己的衣服.

两人都离开了自己的弟兄(38:1). 约瑟拒绝护卫长妻子的引诱, 犹大主动去找妓女. 两人分别有外邦的女人给其生了两个儿子, 这两儿子的位份都对调了一下. 所不同的是约瑟先拒绝了妇人的引诱, 坐监后被法老升高, 之后才是娶妻生子, 这是一个得胜的过程; 犹大是先自己娶了迦南妇人生子, 后背弃对儿媳的承诺, 又与 “妓女” 交合生子, 这是一连串的失败.

犹大知道他玛怀孕后要把她烧死:

25 他玛被拉出来的时候便打发人去见他公公,对他说:这些东西是谁的,我就是从谁怀的孕。请你认一认,这印和带子并杖都是谁的? 26 犹大承认说:他比我更有义,因为我没有将他给我的儿子示拉。从此犹大不再与他同寝了。

犹大是应得的, 他自己找妓女, 违背承诺, 比他玛差远了. 再放大一点的视野来看, 这呼应着他对雅各的欺骗:

31 他们宰了一只公山羊,把约瑟的那件彩衣染了血, 32 打发人送到他们的父亲那里,说:我们捡了这个;请认一认是你儿子的外衣不是?

当初犹大派人让父亲确认, 遮盖自己的罪; 如今他玛派人让其公公确认, 揭露自己的罪. 欺骗者被欺骗, 犹大一定是在此明白了上帝的公义, 自己的邪恶, 幡然醒悟.

数年之后, 在约瑟的安排下, 便雅悯特受优待, 并被发现偷了其占卜的杯子. 弟兄们完全有理由嫉妒他, 并质疑便雅悯的野心. 但这次他们没有出卖弟兄为奴, 相反, 犹大愿意自己为奴代替便雅悯.

犹大的罪恶使他几乎失去长子的名分, 他的回转直接影响了之后故事的走向:

8 犹大阿,你弟兄们必赞美你;你手必掐住仇敌的颈项;你父亲的儿子们必向你下拜。 9 犹大是个小狮子;我儿阿,你抓了食便上去。你屈下身去,卧如公狮,蹲如母狮,谁敢惹你? 10 圭必不离犹大,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就是赐平安者〕来到,万民都必归顺。 11 犹大把小驴拴在葡萄树上,把驴驹拴在美好的葡萄树上。他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在葡萄汁中洗了袍褂。 12 他的眼睛必因酒红润;他的牙齿必因奶白亮。

以色列虽然悖逆行淫, 其每一次回转却都有上帝的赐福, 上帝也是不断的警告他, 促其回转. 然而最终上帝还是把以色列的权柄交给了巴比伦王, 犹如犹大为了行淫而把 “印和带子并杖” 交给了迦南人, 之后想用羔羊换回却不可得.

另一方面, 犹大与约瑟的故事也勾勒出了南北分立的轮廓.

大卫的众子中, 长子暗嫩玷污了他玛, 这件事同时影射着示剑玷污底拿及犹大与他玛(没错, 两个他玛). 押沙龙使用计谋为妹子报仇, 这对应的是西缅与利未的示剑屠杀. 之后押沙龙造反, 与父亲的嫔妃同房, 对应着流便. 后来亚多尼雅也想称王, 被大卫阻止. 所罗门与犹大是对应的, 在他前面同样有三个继承人犯错. 所罗门娶了好多外邦的女人, 沾染了她们异教的风俗, 这直接导致上帝要将国度夺回.

但这些祸事的起源却是来自于大卫. 私生子十代不可入耶和华的会, 大卫是犹大与他玛的第十代后裔, 犹大从此掌权. 但与犹大类似, 大卫看到乌利亚的妻子而动意, 与拔示巴同房, 这个关系是存在伦理问题的. 之后先知拿单指出大卫的不是, 大卫承认了自己的罪, 这类似于犹大的悔改. 其间迦南人乌利亚是无辜的, 而且是个义者, 这类似于他玛. 总之, 归根是大卫像犹大一样犯罪, 使祸患不离其家.

波阿斯与路得的故事是犹大与他玛的翻转, 使犹大的流放结束, 而大卫自己却几乎成为了下一个犹大.

到了所罗门儿子的时候, 王国一分为二, 北国以约瑟的儿子以法莲为名, 南国以犹大为名. 当初犹大舍身维护便雅悯, 如今便雅悯依附于南国犹大, 而其它支派却跟从了以法莲.

犹大的堕落导致约瑟被卖到埃及, 间接促成了约瑟的升高. 所罗门的堕落使以法莲从王国分裂出去, 自己仅剩下两个支派. 约瑟的掌权曾经成就了上帝的美意, 但上帝的永约却是归与了犹大.

另一方面, 有神的灵的约瑟又代表着王国时期的先知及 “余民”, 约瑟的坐监及掌权对应着先知的坐监及掌权(如但以理). 这与本文并无矛盾, 因为北国本来就是先知膏立的(王上11:26-40), 本应是以先知(如以利亚)为尊的, 这与但以理治下的巴比伦是类似的, 只是北国很快离弃了上帝的先知.

总之, 犹大与约瑟的叙事有意相互呼应, 这两兄弟的故事同时是王国时期的历史框架. 这与前文中亚伯拉罕的情形是类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