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波阿斯与拿俄米

写过几篇路得记的文章, 自我感觉已经很颠覆常规了, 没想到Colvin又把我颠覆了一把:David Daube Clears Up the Book of Ruth​

4:3 波阿斯对那至近的亲属说:从摩押地回来的拿俄米,现在要卖我们族兄以利米勒的那块地;4 我想当赎那块地的是你,其次是我,以外再没有别人了。你可以在这里的人面前和我本国的长老面前说明,你若肯赎就赎,若不肯赎就告诉我。那人回答说:我肯赎。5 波阿斯说:你从拿俄米手中买这地的时候,也当娶死人的妻摩押女子路得,使死人在产业上存留他的名。6 那人说:这样我就不能赎了,恐怕于我的产业有碍。你可以赎我所当赎的,我不能赎了。

关键是5的翻译, 大多数版本会明确 “死人的妻子” 是指路得, 但原文却没有这么明确–如果这种翻译不是语法错误. 更接近原文的是NIV的译法:

5 Then Boaz said, ‘On the day you buy the land from Naomi and from Ruth the Moabitess, you acquire the dead man’s widow, in order to maintain the name of the dead with his property.’

“你从拿俄米和摩押路得手中买这块地的时候, 你也娶死人的寡妇, 使死人的名存留在其产业上.”

这也没什么大变化吗! 不是的, 这种译法使 “死人的寡妇” 具有了歧义. 现代人会想当然的认为这指的是路得, (所以才会有那种明确的翻译吗), 但当时的人却是想当然的认为是指拿俄米!

其实之前波阿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要卖的是以利米勒的地, 后面要娶的当然是以利米勒的妻子-拿俄米了. 熟悉Levir律的以色列人不会有其它理解.

拿俄米不是年老不能生育了吗? 没错, 所以那人才会说 “这样我就不能赎了,恐怕于我的产业有碍”. 娶路得只不过是把长子归算给别人, 其实还是自己的儿子, 并不会妨碍他自己的产业. 但娶了拿俄米自己就会没有孩子, 这样自己的产业就没有人继承了, 所以他说有碍他的产业.

但前面在禾场上不是路得去见的波阿斯吗? 波阿斯想娶的不是路得吗? 这里怎么可能是说拿俄米, 是波阿斯昏头了吗?

答案是: 这是波阿斯的计谋啊.

正因为波阿斯想娶路得, 所以他才这么说啊. 他就是想骗那个人放弃权利. 波阿斯并不是跑到城门口碰运气,而是故意误导对方弃权.所以拿俄米才会说 "那人今日不办成这事必不休息".

自始至终拿俄米都是那个公认的Levir律相关者, 路得代替拿俄米并不是常态而是一个”秘密”. 这使之前路得拾麦穗的事情,禾场的事情,以及许多小细节获得了合理性, 使全篇成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发布于 2018-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