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路得与他玛

今天看到Alastair关于路得的一小段解读, Video: Ruth the Moabitess and the Moabite Women of Nehemiah, 路得记与爱情无关这大家都该知道, 只是Alastair说的更加无关.

关于levirate law不必多说了. 路得沐浴抹膏躺在波阿斯脚下, Alastair说这是与牛踹谷相关的, 是关于seed的, 而波阿斯把六簸萁大麦放到路得衣服里则更是关于seed的.

摩押出身的路得本来就提醒着罗得的故事, 更多的细节验证了这点.

罗得的女儿与路得都面临着没有seed的问题. 波阿斯像罗得一样喝了酒, 在夜间沉睡, 罗得不知道女儿几时躺下几时起来, 波阿斯不知道路得几时躺下, 怕别人知道路得几时起来.

不同的是, 路得并没有趁着波阿斯沉睡而自取后裔, 波阿斯醒后承诺了她. 在这里罗得的故事发生了翻转.

第二是关于他玛. 这其实是很明显的, 只是我之前没有注意到, 以至于奇怪为什么他们要祝福他们家 “像他玛从犹大所生法勒斯的家一样”.

他玛同样是面临seed问题. 他玛的策略是大白天直接的勾引犹大, 路得虽然是另一种风格, 但终归是有引诱波阿斯的, 至少是她把自己最有魅力的状态展示给波阿斯. 当然两者同中又有不同, 我们可以用纯洁来形容路得, 但这个词很难用在他玛身上, 虽然他玛也并非淫荡, 只是老练的有点吓人.

犹大给了他玛带子什么的做凭证, 当然是他玛主动要的. 波阿斯给的是大麦.

最后犹大称他玛为义, 而路得基本上所有人都一直称赞她.

这里同样是一个翻转. 他玛虽然不应受到批评, 但犹大怎么说都不算正面形象, 法勒斯算作是犹大的私生子. 路得记结尾给出了从法勒斯到大卫的十代家谱. 私生子十代之内不可入耶和华的会. 这家谱把路得与他玛联系起来.

这里上帝用相似的桥段翻转了两段不光彩的历史, 成就了一个美丽的故事. 他们的相似之处表明了相同的主题, 而不同之处彰显了上帝的美意. 救赎历史正是翻转的历史.

但Alastair并不停留在此. 其实路得记真正的主角并不是路得了, 而是拿俄米. 路得虽然没有seed, 但其实自己也无所谓的, 只是拿俄米才需要这个kinsman redeemer. 所以波阿斯在城门口也是说拿俄米如何如何. 最后是 “拿俄米得孩子了”.

回到levirate law, 按理说其实是波阿斯该娶拿俄米. 这是Alastair说的. 只是这想法好像实在有损我们的浪漫幻想, 但连拿俄米自己也说过, 正常流程是她自己找个新丈夫, 生了孩子给儿媳妇. 当然波阿斯不会娶拿俄米, 因为她已经年迈了, 按常理不可能生孩子了.

因为路得与拿俄米的联合, 事情发生了转机, 拿俄米从路得而得孩子. 之后的flag更是暗含乾坤:

14 Then the women said to Naomi, “Blessed be the LORD, who has not left you this day without a redeemer, and may his name be renowned in Israel!15 He shall be to you a restorer of life and a nourisher of your old age, for your daughter-in-law who loves you, who is more to you than seven sons, has given birth to him.”

所以这实在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 自称玛拉的拿俄米又重新成为了拿俄米, 因为有一婴孩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