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挪亚咒诅迦南

简单的说迦南对应着蛇的后裔.

这问题本身并不难, 但要对圣经略有了解.

回顾一下之前发生的事:

  1. 上帝的伊甸园, 蛇诱惑亚当夏娃犯罪.
  2. 伊甸, 该隐杀亚伯, 在东边的挪得建城.
  3. 神的儿子娶人的女儿为妻, 全地充满罪恶.
  4. 上帝用洪水毁灭全地.

这是一个罪从伊甸园拓展到全地的过程, 以至上帝的审判临到.

洪水之后, 上帝与挪亚立约, 不再毁灭全地, 并要求 “流人血的, 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 , 也即赐给人审判的权柄. 这权柄是为阻止罪恶充满全地, 在之后上帝自己也总是会

洪水之后:

  1. 挪亚的帐篷, 含诱惑闪和雅弗
  2. 东边的示拿, 巴别塔
  3. 上帝呼召亚伯拉罕从万族中分别出来

这里仍然是罪从 “圣所” 拓展到全地的趋势, 所不同的是有上帝的及时阻止, 防止罪恶向全地蔓延, 这是洪水后挪亚之约的特征.

所以上帝并没有让巴别塔建成, 之后对亚伯拉罕的呼召正是为防止神的儿子娶人的女儿为妻.

所以我们在之后并没有看到全地的审判.

这里关心的是1.

挪亚的帐篷类似于伊甸园, 挪亚完成了他的工, 经过了洪水的审判, 现在进入了他的安息, 是与上帝同享安息. 主耶稣做完他的工之后坐在上帝的右边, 获得权柄, 这个模式是来自于创世记的. 挪亚现在是上帝在地上的形象, 是王. 所以这里是挪亚宣告咒诅与赐福, 而伊甸园是上帝宣告.

上帝咒诅了蛇, 宣告了对夏娃和亚当的审判. 这里是挪亚咒诅了迦南, 宣告了对闪的神和雅弗的祝福.

挪亚祝福雅弗扩张, 对应的是上帝对夏娃的生产上的审判. 对闪的神的称颂对应着对亚当的审判.

在伊甸园, 女人听了蛇的话, 亚当听了女人的话, 这个颠倒在这里又颠倒回来:

闪和雅弗没有听含的话, 雅弗住在闪的帐篷里, 迦南要做闪以及雅弗的奴仆.

这个 “奴仆” 其实就是 仆人一词. 圣经基本并不区分仆人和奴隶, 而且在圣经语境里面仆人/奴仆并不是一个如今一样的贬义词. 无论是大臣还是老百姓甚至妻子都可以称为仆人. 但是不是奴隶其实也并不重要了, 我们也不必纠结在这里.

可10:42 耶稣叫他们来,对他们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尊为君王的,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43 只是在你们中间,不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44 在你们中间,谁愿为首,就必作众人的仆人。45 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

可见在圣经里面仆人与主人是有一个可以互换的关系. 但我们这里要强调的是仆人这个概念的对立面其实是 “君王”, 尤其是涉及到民族群体的时候, 所说的其实是一个统治上的关系, 所关心的是权柄的问题.

我们看以撒对雅各的祝福:

29 愿多民事奉你,多国跪拜你。愿你作你弟兄的主;你母亲的儿子向你跪拜。凡咒诅你的,愿他受咒诅;为你祝福的,愿他蒙福。

这也是类似的, 并非是说让以扫做雅各的奴隶, 而是说雅各要强盛过以扫, 以至于以扫要臣服于雅各.

挪亚这里所说的是闪要成为王, 迦南要臣服于闪和雅弗. 这个主题出现在以扫与雅各, 也出现在约瑟的故事里.

需要强调的是, 这里的咒诅与之后以色列对迦南的屠杀之间是没有直接关系的. 这里并不是一个屠杀的概念, 而是权柄, 杀死了还怎么做奴仆啊? 约书亚进迦南执行的是上帝的灭族的命令, 这是另一个故事, 其合理性并建立不在挪亚的咒诅里.

那么挪亚为什么要有这个关于王的咒诅与赐福呢? 这要从善恶知识树说起.

在圣经里, 分别善恶对应的是君王的权柄, 善恶知识树是君王之树. 偷吃善恶知识树的果子对应的是擅取君王之位. 正如同大卫坐王的过程一样, 君王之位是以降卑而被上帝赐予的, 而不是强夺而来的. 因降卑才可升为至高, 这也是主耶稣的死与复活所表达出的.

蛇诱惑亚当夏娃成为神一样, 这个神即是王. 含同样的诱惑闪与雅弗成为王, 窃取的是挪亚的权柄.

赤身并不必然与性相关, 相反, 圣经中的赤身往往是与性无关的. 创世记中提到性犯罪的时候都是明确的, 比如索多玛, 流便, 俄男.

赤身常常是没有权柄的符号, 穿上衣服是赐予权柄的符号. 所以圣经中常常把赤身与羞辱, 以及战争的失败联系起来. 当众人拥护基督的时候, 会把自己的衣服铺在路上, 反之则是瓜分基督的衣服, 把他钉在十字架上. 失去衣服是失去权柄的象征. 在约瑟的故事里共有三件衣服, 这是衣服/权柄的主题.

在伊甸园里, 亚当与夏娃就是赤身的, 然后上帝给他们做衣服穿上.

在挪亚的伊甸园里, 挪亚本来是有衣服的, 因为他已经被上帝赐予了权柄, 但此时他进入了他的安息. 含看到了挪亚的赤身并告诉了闪与雅弗, 从结构上来说是诱惑两人窃取/削弱挪亚的权柄/衣服. 所以两个人采取的是相反的行动: 背身把衣服盖在挪亚身上, 这是尊重挪亚的权柄/威严的象征性行动. 闪与雅弗成为了看守伊甸园的两个基路伯.

这构成了之后会幕的结构. 挪亚好比是约柜, 安置在至圣所之中, 由两基路伯看守, 是赤身的上帝, 人不可看, 不可摸. 祭司在会幕中必须记上铃铛好被上帝听到. 会幕启程的时候祭司摘下至圣所的幔子遮盖约柜. 上帝显现时要以密云幽暗为衣服. 从这角度说含的罪相当于窥视约柜.

既然含以权柄为诱, 挪亚的咒诅也不难理解了.

闪如同经受过试探的亚当, 被授予了权柄. 雅弗如同夏娃要生养众多, 并获得了与闪正确的关系-住在他帐篷里. 这些不展开讨论了.

也要强调的, 这个审判是挪亚之约之内的审判. 闪含雅弗都是约内的群体, 挪亚的审判是对约内群体的升高与降卑, 为的是维持正确的权力结构. 在这个约内, 圣徒要被升高, 恶要被遏制.

含是当受咒诅的, 犹如蛇是当受咒诅的, 只是这里并没有咒诅含. 这正是开篇所说的问题了.

这要对照对蛇的咒诅:

3:14 耶和华 神对蛇说:你既作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15 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
9:24 挪亚醒了酒,知道小儿子向他所作的事,25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

奴仆的奴仆对应的是 “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 他的反面则是万王之王.

后裔/子孙在圣经中是非常重要的概念.

这里的后裔是单数的特指, 并不是所有的后裔, 而是独特的后裔. 迦南是含的后裔, 在这里则是承担咒诅的那个后裔. 正如同并非所有的后裔都是那后裔来承担祝福, 也并非所有的后裔都是那后裔来承担咒诅. 正如同以撒单独承担亚伯拉罕的祝福, 迦南独自承担了含的咒诅.

另一个角度来说, 亚当并非是要成为蛇的王, 而是要成为蛇的后裔的王. 所以并非含要做闪的仆人, 而是含的后裔要做闪的仆人. 蛇/魔鬼/含并不是任何人的仆人, 基督也不是要做魔鬼的王.

那么挪亚为什么没有咒诅含呢?

首先对迦南的咒诅自然是对含的咒诅, 正如同对玛拿西以法莲的祝福自然是对约瑟的祝福. 并不存在没有咒诅含的问题, 而是为什么这咒诅不是全面的问题.

这里特别提到含是 “小儿子”, 这或许呼应着挪亚之约的由来:

8:20 挪亚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拿各类洁净的牲畜、飞鸟献在坛上为燔祭。21 耶和华闻那馨香之气,就心里说:我不再因人的缘故咒诅地〔人从小时心里怀着恶念〕,也不再按着我才行的灭各种的活物了。22 地还存留的时候,稼穑、寒暑、冬夏、昼夜就永不停息了。

从这角度来说, 含是一个相对 “小时” 的状态(当然他已经老大不小了), 所以上帝/挪亚并没有完全的咒诅含, 而只是修剪了其一个支系. 这是洪水后上帝的行为特征. 咒诅的目的是限制罪的蔓延. 这里更多的是象征意义.

由此来看, 含的罪并非是罪大恶极的, 相反更适合用 “幼稚” 来形容, 是罪的萌芽状态. 所以审判其实是相对较轻的, 而不是特别重的. 有些朋友把含理解的特别坏, 把这咒诅理解的特别严重, 这恐怕是南辕北辙了.

这有助于理解上帝为什么呼召亚伯拉罕去迦南地.

亚伯拉罕/闪 的呼召并非是要抢占迦南地, 杀光迦南人, 相反, 是一个对迦南的赐福. 迦南要成为亚伯拉罕的仆人, 亚伯拉罕要成为他们的王子.

23:3 后来亚伯拉罕从死人面前起来,对赫人说:4 我在你们中间是外人,是寄居的。求你们在这里给我一块地,我好埋葬我的死人,使他不在我眼前。5 赫人回答亚伯拉罕说:6 我主请听。你在我们中间是一位尊大的王子,只管在我们最好的坟地里埋葬你的死人;我们没有一人不容你在他的坟地里埋葬你的死人。7 亚伯拉罕就起来,向那地的赫人下拜,8 对他们说:你们若有意叫我埋葬我的死人,使他不在我眼前,就请听我的话,为我求琐辖的儿子以弗仑,9 把田头上那麦比拉洞给我;他可以按着足价卖给我,作我在你们中间的坟地。

类似的对话也出现在大卫王与迦南耶布斯人亚劳拿之间. 亚伯拉罕成为王子并非是依靠暴力, 而是和平之君. 一部分迦南人成为了他的仆人, 另一些则是他的盟友. 这正是挪亚的应验. 通过这位无冕之王的影响, 迦南如同约瑟治理下的埃及: 一定程度上成为上帝的子民, 有份于闪的赐福. 这是一个救赎的过程, 而不是审判.

当以色列出埃及的时候, 不但有埃及人与他们同行, 也有当初跟随雅各的迦南人. 其中就有与约书亚齐名的迦南基尼洗族耶孚尼之子迦勒.

即便到了上帝施行审判, 约书亚血洗迦南的时候, 仍然有大城基遍, 基非拉等地的居民成为上帝仆人的仆人, 甚至是比以色列更好的仆人.

所以迦南的咒诅与赐福之间是存在变数的, 取决于他如何回应. 挪亚的故事宣告了含的后裔迦南与闪的后裔亚伯拉罕的故事的开始, 而不是结局. 而含的后裔迦南与闪的后裔亚伯拉罕的故事又是蛇的后裔与女人的后裔的故事的一部分.


有朋友会认为迦南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或者有什么不好的特质表现出来, 所以才会受咒诅. 这只能是猜测, 不是圣经所提供的信息, 通常来说这并不是正确的解经方式. 既然圣经是精心编撰的, 而圣经在此根本就没有提迦南如何, 这个 “没提” 本身或许就已经表明了圣经的态度了: 选择迦南并没有原因. 这个没有原因正是选择迦南的原因. 迦南并不需要比含的其它儿子更坏, 甚至也不需要比闪与雅弗的后裔更坏, 正因如此, 迦南才具有了代表性.

亚伯拉罕-以色列与外邦的分别并不是因为以色列更优秀, 这个分别是形式上的, 血缘与民族并不能决定人的品质. 双子未生, 但雅各是他所爱的, 以扫是他所恨的, 大的要服侍小的, 这与两个人的 “好坏” 并没有关系. 同理, 迦南要服侍闪也与迦南的好坏没有关系. 迦南与弟兄的分别是形式上的. 并非以色列所生的就一定好, 也并非迦南所生的就一定不好. 比起犹大来, 他玛更为义.

即便到了上帝审判迦南的日子, 迦南人就一定比同时期的其它民族更坏吗?

申9:4 耶和华你的 神将这些国民从你面前撵出以后,你心里不可说:耶和华将我领进来得这地是因我的义。其实,耶和华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去是因他们的恶。5 你进去得他们的地,并不是因你的义,也不是因你心里正直,乃是因这些国民的恶,耶和华你的 神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去,又因耶和华要坚定他向你列祖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所应许的话。6 你当知道,耶和华―你 神将这美地赐你为业,并不是因你的义;你本是硬着颈项的百姓。7 你当纪念不忘,你在旷野怎样惹耶和华你 神发怒。自从你出了埃及地的那日,直到你们来到这地方,你们时常悖逆耶和华。8 你们在何烈山又惹耶和华发怒;他恼怒你们,要灭绝你们。…

按照摩西的说法, 撵出迦南人是因为迦南人的恶, 但以色列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他们甚至差一点被上帝灭绝.

所以迦南人或许真的很恶, 但未必比其它民族更恶. 以色列也未必比其它民族更善. 这不但是摩西的看法, 也是先知的看法:

结16:44 凡说俗语的必用俗语攻击你,说:母亲怎样,女儿也怎样。45 你正是你母亲的女儿,厌弃丈夫和儿女;你正是你姊妹的姊妹,厌弃丈夫和儿女。你母亲是赫人,你父亲是亚摩利人。46 你的姐姐是撒玛利亚,他和他的众女住在你左边;你的妹妹是所多玛,他和他的众女住在你右边。47 你没有效法他们的行为,也没有照他们可憎的事去做,你以那为小事,你一切所行的倒比他们更坏。

以西结甚至认为以色列/耶路撒冷比迦南的索多玛更可憎. 在士师记的结尾, 便雅悯的故事就是索多玛的翻版.

所以迦南并不需要比别人更恶, 相反他正如同别人. 也正因如此, 含的后裔迦南与闪的后裔亚伯拉罕的故事才是关乎万民的故事.


有种说法这里的 “小儿子” 是指 最小的孙子迦南, 这恐怕有因果倒置的嫌疑了. 既然前面说的是含如何如何, 这里的 “小儿子做的事” 自然是指含, 这是前后呼应. 那么哪里有说含是最小的儿子呢? 正是这里. 这里是含是最小儿子的证据, 而不是否证. 说这个是指最小的孙子迦南不但不能合于常理, 也没有什么依据, 况且, 哪里又有证据迦南是挪亚最小的孙子了? 也是这里吗? 这种为了解释所谓的问题而刻意的无视行文常理很难有对的, 因为你的问题并不是圣经的问题.


另有一个相关的故事也很有意思:

创 37:1 雅各住在迦南地,就是他父亲寄居的地。2 雅各的记略如下。约瑟十七岁与他哥哥们一同牧羊。他是个童子,与他父亲的妾辟拉、悉帕的儿子们常在一处。约瑟将他哥哥们的恶行报给他们的父亲。3 以色列原来爱约瑟过于爱他的众子,因为约瑟是他年老生的;他给约瑟做了一件彩衣。4 约瑟的哥哥们见父亲爱约瑟过于爱他们,就恨约瑟,不与他说和睦的话。

前文说过约瑟的故事同样是衣服的主题. 虽然约瑟并非雅各最小的儿子, 但也只有便雅悯比他小了, 所以这里强调 “是他年老生的”, “是个童子”. 不要奇怪约瑟与含是对应的, 所不同的是, 约瑟是把他哥哥的恶行报告给了父亲, 而不是把父亲的恶行报告给了哥哥, 之后不是雅各赐福哥哥, 而是哥哥给约瑟找茬. 雅各当然不是咒诅小儿子而是爱他. 最终不是哥哥给父亲衣服而是父亲给小儿子衣服.

这个故事整个的把挪亚颠倒了过来. 后面更有趣: 本来要做王的约瑟成为了埃及的奴隶, 这个奴隶后来又成为了埃及的父, 众弟兄的主, 哥哥们都住在他的帐篷里.

之后, 雅各祝福了约瑟的头两个儿子(约瑟还有别的儿子):

48:15 他就给约瑟祝福说:愿我祖亚伯拉罕和我父以撒所事奉的 神,就是一生牧养我直到今日的 神,16 救赎我脱离一切患难的那使者,赐福与这两个童子。愿他们归在我的名下和我祖亚伯拉罕、我父以撒的名下。又愿他们在世界中生养众多。

既然说是祝福约瑟, 怎么说的都是他的孩子啊? 而且为什么只是这头两个儿子呢? 这与迦南是不是很像.

这个祝福基本囊括了闪与雅弗的福分之和. 雅各把这两个孙子归为自己的儿子实际上是赋予了约瑟长子的名分. 两个孙子中又立次子以法莲为上, 但无论以法莲还是玛拿西, 他们身上可有约瑟的影子吗?

比起这十个卖弟兄的哥哥来迦南的父亲含那点事真不算什么, 雅各为什么没有在卖约瑟这件事上咒诅那十个哥哥呢? 其实这个权柄是交给了约瑟的. 至此约瑟已经升高到了雅各/挪亚的位置.

50:15 约瑟的哥哥们见父亲死了,就说:或者约瑟怀恨我们,照着我们从前待他一切的恶足足的报复我们。16 他们就打发人去见约瑟,说:你父亲未死以先吩咐说:17 你们要对约瑟这样说:从前你哥哥们恶待你,求你饶恕他们的过犯和罪恶。如今求你饶恕你父亲 神之仆人的过犯。他们对约瑟说这话,约瑟就哭了。18 他的哥哥们又来俯伏在他面前,说:我们是你的仆人。19 约瑟对他们说:不要害怕,我岂能代替 神呢?20 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 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21 现在你们不要害怕,我必养活你们和你们的妇人孩子。于是约瑟用亲爱的话安慰他们。

他们本应成为约瑟的仆人, 但约瑟反而要养活他们.

挪亚的故事在这里掉了好几个个, 但却是一脉相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