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与马利亚

在福音书里马大与马利亚一起出现了三次, 有趣的是这三次结构上的相似性:

A. 马大接待基督, 马利亚坐在基督脚前听道
    B. 拉撒路死了, 马大迎接基督, 马利亚在基督脚前哭
C. 马大接待基督, 马利亚用香膏抹基督的脚

都是马大先出场, 然后马利亚都是与脚相关.
A与C的对称性: 都是有用餐的背景, 马利亚都受到了指责, 基督都为马利亚做了辩护.
A中是接待与听道之间的取舍, C中是膏主耶稣与周济穷人之间的取舍. 接待与周济穷人都本是好的, 但却不能与主耶稣相交换. “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

这三者并非是简单的重复, 而是有一个成长的里程.
A中马大责备马利亚听道, 而到了B则是主动叫马利亚过去, C中马大只是服事而没有说话.
A中马利亚热衷于听道, B中则有抱怨基督没有早点来拯救拉撒路的味道, C中则是膏基督.
这些变化的中间环节是基督复活了拉撒路, 这使马大与马利亚都改变了对主耶稣的认识.
这也为理解马利亚的香膏提供了背景: 基督虽然会受难, 但却不会在坟墓里变臭, 而是要带着满屋的香气复活. 所以拉撒路的坐席也是有提到.

圣经中带着香膏出场的女人只有五个个: 路得, 书拉密女, 以斯帖, 没名的女人, 马利亚.
前三个都是女人见男人的背景, 也即婚礼的主题, 是新郎与新妇的故事. 后两个也同样是新郎与新妇的故事, 这两个女人都是新妇的象征.
无名罪人与路得相似: 这两者都是与脚相关的, 主耶稣赦免了她的罪, 用衣服遮盖了她, 让他平平安安的回去.
马利亚与书拉密女的故事略有相似: 他们都是新郎 “所爱的”. 马利亚这里是与葬礼相关的, 而这葬礼又何尝不是婚礼的开始呢.

路得,
    书拉密女,
        以斯帖,
    无名罪人,
马利亚.

这似乎是一个约的结构:

路得最特别的是后裔
    雅歌是一对男女的情歌, 可以看作是他们的誓约
        以斯帖的主题是统治
    无名罪人的主题是赎罪
马利亚

这似乎解释了马大与马利亚的三段故事的着眼点:

A.上好的福分
    B.神的荣耀
C.与基督的死与复活有份

这正是约的第五点所关心的: 得荣耀, 获得产业.

这结构提醒我们把五个女人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

路得: 起源于神的信实
    书拉密女: 彼此的忠贞相许, 爱如死之坚强, 众水不能熄灭
        以斯帖: 通过顺服与主一同坐王
    无名罪人: 你的罪免了
马利亚: 上好的福分

这才是整个新郎与新妇的故事的全貌.

但这只是从 “香膏” 的角度来看的, 另一个角度是姊妹. 圣经中出现姊妹俩的情况并不多:

<!-- 罗得的女儿
    拉结利亚
        俄尔巴与路得
            哈拿与比尼拿 (撒母耳的母亲)
        洗鲁雅和亚比该 (大卫的姑姑)
    伊丽莎白与马利亚
马大马利亚 -->

拉结利亚
    俄尔巴与路得
        哈拿(撒母耳他娘)与比尼拿
            洗鲁雅和亚比该 (大卫的姑姑)
        阿荷拉,阿荷利巴 (撒玛利亚与耶路撒冷)
    伊丽莎白与马利亚
马大马利亚

伊丽莎白与马利亚是赎罪日这不难理解.
路得的主题其实也是 “redeemer/致近的亲属”, 俄尔巴与路得是唯一分开的一对.

哈拿把自己头生的儿子献给了神, 初熟之果?
洗鲁雅和亚比该的四个儿子中有两个元帅三个勇士, 其中一个元帅杀了另一个. 但她们自己却没有出场.
阿荷拉,阿荷利巴 是以西结书给撒玛利亚与耶路撒冷所起的名字, 说她们是一对淫乱的姊妹.
这三个有点让人费解, 可能对应的是 祭司-君王-先知.
洗鲁雅和亚比该是勇士的故事, 本来应该是第五日, 但或许这也是大卫的故事, 是大卫和他的勇士. 阿荷拉,阿荷利巴是先知所说的, 先知又向她们宣告了战争, 似乎更有资格做第五日. 但这一对却不是真实的女人, 而是两座城. 虽然城与女人/夏娃之间是相通的, 但是否该把这对包含在内也不是不可以探讨.

拉结利亚是以色列十二支派的起源, 是第一日.
马大马利亚与拉结利亚也有点相似之处: 一开始马大对马利亚是有点情绪的. 拉撒路的死而复活与约瑟也有相似: 约瑟是雅各所爱的, 雅各以为他死了. 雅各与约瑟所受的苦是上帝为拯救他们全家性命, “神的意思原是好的”, 拉撒路的死也是一样.

这里婚姻不是重点, 至少12346中儿子是更重要的, 5中也多次提到对其儿女的惩罚. 唯独7是没有儿女的. 这也并不算奇怪: 从此肉身的儿女已经不重要的. 这也印证了我们前面的结论: 马大马利亚的故事关注的是新的产业与荣耀, 这些是超越肉体与死亡的.

圣经中还有一对姊妹: 罗得的女儿. 但她们与这个似乎是不相干的, 也没有名字, 而其她的都是有名字的. 当然这还需要更多的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