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士与穷寡妇的小钱

穷寡妇捐了自己养命的两个小钱, 被主耶稣称赞, 这被认为是鼓励信徒奉献的证据, 信徒也要把自己的养命钱奉献出来. 但圣经为什么要记载这件事呢? 其前后文是什么? 是如何连贯起来的? 这却少有人提及.

路加福音本部分的结构:

19:28-44 荣入圣城
    45- 洁净圣殿
        20:1-18 祭司长-园户 (祭司)
            19-26 纳税给凯撒 (君王)
        27-40 复活 (先知)
    41-44 基督与大卫
45-47 文士 21:1-4 寡妇

在这一部分, 主耶稣首先以君王的身份进入了圣城, 最后一次洁净圣殿, 与祭司谈论了自己的死, 与奸细谈论了自己与凯撒的关系, 与撒都该人谈论了(自己的)复活, 之后重申了自己是更大的大卫, 结束了所有论战. 在结尾, 主耶稣诅咒了文士, 并称赞了一个寡妇.

从结构来说, 结尾讲的是圣城/神的国度的祝福最终归于谁的问题. 文士被咒诅, 寡妇被称赞. 文士是头, 是牧人, 本应看顾寡妇, 但他们却侵吞寡妇的家产. 寡妇虽然没有钱财, 却被上帝悦纳, 看为宝贵. 神的国里正是这种人.

所以说, 圣城耶路撒冷将要被拆毁, 文士将要被审判, 而清心寻求主的人将得着上帝的国. 这一部分讲的正是这种转化.

对文士所说的这段:

45 众百姓听的时候,耶稣对门徒说:46 你们要防备文士。
    他们好穿长衣游行,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安,
        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
            47 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
        假意作很长的祷告。
    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罚!

这是一个会幕的结构, 中间侵吞寡妇家产对应的是金灯台. 这里说的并非是文士欺骗寡妇的钱财, 而是他们所教导的教义迫使寡妇捐献钱财. 文士本应是教师, 正解律法之光, 维护社会公义, 照顾孤寡老人. 但他们不但不扶助她们, 还要把不应当担的担子加在寡妇的身上. 他们所教导的律法成为了侵吞寡妇家产的途径.

文士是贪爱钱财的, 自然会以钱财来分人的贵贱. 这些寡妇出于对文士教义的良心而捐献了自己的养身之物, 但她们这两个小钱却不被文士-祭司们所看重, 她们被看为是低等的存在物. 主耶稣却说, 这两个小钱比财主的捐献更多.

请注意, 主耶稣并没有鼓励寡妇的做法, 而是单纯的在讲多与少的相对性. 无疑, 这寡妇比文士更敬虔, 这是我们应当学习的. 但这并不表示其做法是合理的.

寡妇为什么要去捐献自己的小钱呢? 因为文士是这样教导的, 可能是这样吧: 你看, 要给圣殿贴宝石了, 我们都捐了一千块, 你们反正也出不起, 那就有多少出多少吧.

寡妇呢? 若不捐献就会被视为不敬虔, 捐也没有几个钱, 只能把自己所有的都捐献了.

文士呢? 正如本部分第二节所提到的, 他们把万国祷告的殿变成了贼窝, 并侵吞寡妇的财产. 主耶稣荣入圣城正是要赶出这些盗贼, 使神的殿成为祷告之殿. 但他们显然不服主耶稣的权柄, 他们要杀害他, 而他要复活, 坐在大卫的位子上, 审判文士, 为寡妇伸冤.

所以, 主耶稣这里并非是在鼓励寡妇的行为, 而是要纠正门徒的钱财观, 神的教会并不是以穷富来分贵贱的. 同时, 主耶稣所要建立/更新的教会也不再是侵吞寡妇的小钱的教会, 相反, 是照养寡妇的教会. 上帝并非是剥削者, 而是看顾孤儿寡妇的慈父, 这正是圣经一贯的教导.

文士们不许主耶稣安息日治病, 因为他们没有怜悯的心. 他们诱使寡妇捐献自己的家产, 因为他们没有怜悯的心. 他们不明白上帝的心意.

这寡妇虽然如同生于狼群之中, 她扔是爱神的, 她是有福的. 但那收取这寡妇捐献的教会有祸了, 因为他们用美石和供物妆饰的圣殿是来自于侵吞的寡妇的家产, 是她们的血. 任你妆饰的再华美, 在上帝面前看为污秽.

论到你们所看见的这一切,将来日子到了,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