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之数

大卫数点民数为什么招来上帝的惩罚呢?

在圣经里, 数点民数是一个体系, 并非是孤立事件. 我原以为是个七天之类的结构, 后来发现共有十次整体性的数点民数, 似于十诫的结构:

. A B
后裔 亚伯拉罕318 雅各70人下埃及
会幕 摩西,亚伦,60.3550 摩西,以利亚撒,60.1730
扫罗vs亚扪,30+3 扫罗vs亚玛力 20+1
圣殿 大卫,80+50+所罗门15 所罗巴伯,42360+7337
安息 奥古斯都, N 启7,天使,144000+N

有意思的是左列都比右列的民数要多一些, 但左列包括的人要杂一些, 右列大多是经过熬炼之后的.

亚伯拉罕的318个勇士都不是以色列人, 但他们也受割礼, 所以也应该看成是亚伯拉罕的家人, 但还有亚摩利人与他们一同作战不计算在内. 雅各的70人都是以色列人, 但我们相信与雅各一同去埃及的也包含其它一些人, 只是他们不计算在内.

奥古斯都的民数则是由外邦人主持的, 所以也没有给出数字; 天使数算了以色列人同时又有各族各邦的人不计其数. 前者是特别与基督相关的, 后者与教会/上帝的国度相关. 这一行是安息的主题.

这遵循着只计算以色列人, 外邦人不可数的传统. 这并非说外邦人不好, 而是因为以色列是与后裔/土地相关的, 数点是献祭的象征; 外邦则是生养众多的, 是海洋, 所以不可计数.

扫罗第一次数点奠定了其称王的基础, 第二次则是使上帝后悔另立新王. 这两次都是与君王的战争相关的, 居中.

摩西第一次数点的人死在了旷野, 第二次数点的人进入了迦南, 是一个重生的旋律. 这两次都强调了大祭司的参与, 其军队环绕会幕, 是祭司.

大卫是以色列全盛时期, 其数点带来的却是死亡; 所罗巴伯是亡国之后, 带来的是新生. 他们是赎罪日的那两只羊.

摩西的第一次数点是与会幕物件的数点联系起来的, 第二次数点是与分地联系起来的. 所罗巴伯是与被掳的圣殿器物联系起来的, 他们也各归各城. 以色列人与会幕之间是对应的, 会幕正是以色列人的象征, 上帝要住在他们中间.

有趣的是, 所罗门计算了外邦人的数字, 让他们为圣殿做工; 所罗巴伯则计算了他们的奴仆, 甚至包括女人. 所罗门建圣殿, 所罗巴伯重建圣殿.

可见, 我们的结构左右及上下的对称性都还是可以的, 这个结构的确定会帮助我们回答开篇的问题.

从总体来看, 这里讲的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从一而成为大国, 又在政治上走向灭亡, 同时在属灵上走向成熟的故事. 寄居者终又成为寄居者, 但却成为了人类的祝福. 民数, 土地, 外邦人, 圣所, 这几个要素有机联系在了一起. 圣所是以色列人的象征, 外邦人的参与也是越来越多的. 上帝拣选以色列是为使其成为祭司的国度, 使万民得福.

摩西时以色列是从奴隶走向自由, 扫罗的数点是以色列的立国时期, 这些数点军队是好的, 因为这正是需要他们的勇士的时期. 大卫则是全盛之后的数点. 他该做的是在列国中彰显出上帝的公义及仁慈来, 而不是向列国耀武扬威. 上帝不许大卫建圣殿也印证了这种观点. 祭司的国度于列国不应是种威胁, 而应是代祷, 成为山上之城.

到了所罗巴伯, 是帝国时期, 以色列不再是独立的王国而是帝国的一部分, 上帝的国度已经拓展到整个帝国, 以色列民事分散于其中的祭司和先知. 这一次数点并不是军队的数点, 而是利未人的数点. 所有以色列人都成为了利未人, 整个耶路撒冷城纳入圣所范围, 整个帝国是属于上帝的.

所以, 大卫的数点从性质上说相当于用数点支派的方式数点了利未人, 或者说他们本应履行利未人的职责, 却履行了其它支派的职责. 这与强迫基督做王是类似的思维. 所以, 也正如同基督把他们交于罗马的刀剑之下一样, 上帝也要惩罚大卫及其百姓. 因为他们错误理解了祭司国度的性质.

大卫之后不再有这种军事上的数点, 而更像是属灵上的数点. 所罗门之后王国分裂, 更不要说去威胁他国了. 直至演化到主耶稣时期, 最终福音传于万邦. 大卫是重要的转折点. 有大卫的死才会有所罗门的兴起, 正如同有大卫的死才会有所罗巴伯的兴起. 这两个圣殿的区别正是旧约以色列民与新约教会的区别. 但教会之所以能够复生却全要倚靠奥古斯都数点时的那个唯一的以色列人之死.

最终, 下埃及的七十人上帝把他们领了出来, 这时他们已经是十四万四千人, 还有各族各方的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