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之地

申命记第三章中摩西把河东之地分给三个支派, 其经文结构如下:

得河东之地
    分河东之地
        摩西的吩咐
    去河西之地
约书亚与河西之地

细节:

12 [那时],我们得了这地。
    从亚嫩谷边的亚罗珥起,我将基列山地的一半,并其中的城邑,都给了流便人和迦得人。
        ^13 其余的基列地和巴珊全地,就是噩王的国,我给了玛拿西半支派。
            ^#亚珥歌伯全地乃是巴珊全地;这叫做利乏音人之地。
        ^14 玛拿西的子孙睚珥占了亚珥歌伯全境,
          ~ 直到基述人和玛迦人的交界,
            ~ 就按自己的名称这巴珊地为哈倭特睚珥,
          ~ 直到今日。
        ~ 15 我又将基列给了玛吉。
    ^16 我给了流便人和迦得人,从基列到亚嫩谷,以谷中为界,直到亚扪人交界的雅博河,17 又将亚拉巴和靠近约但河之地,从基尼烈直到亚拉巴海,就是盐海,并毗斯迦山根东边之地,都给了他们。
        @18 [那时],我吩咐你们说:
    耶和华你们的 神已将这地赐给你们为业;
        ^在你们的弟兄以色列人前面过去
            ^你们所有的勇士都要带着兵器,
                ^#19 但你们的妻子、孩子、牲畜〔我知道你们有许多的牲畜〕可以住在我所赐给你们的各城里。
            ^20 等到你们弟兄,得享平安,与你们一样,
        ^在约但河那边也得耶和华你们 神所赐给他们的地
    ^你们才可以回到我所赐给你们为业之地。
21 [那时]我吩咐约书亚说:你亲眼看见了耶和华你 神向这二王所行的;耶和华也必向你所要去的各国照样行。22 你不要怕他们,因那为你争战的是耶和华你的 神。
  • 本部分是约的结构.
    • 分地是权柄/责任的委派.
    • 他们想要得河东之地必须宣誓要与弟兄同过约旦河.
    • 约书亚是摩西的继承者.
  • 利未记中颁布律法者是上帝, 而申命记中颁布律法者是摩西. 四十年的时间, 摩西从上帝得到律法, 把律法存入心中, 最终摩西成为了律法, 成为了律法的诠释者.
  • 他们占领的是巨人利乏音人之地, 亚摩利人之地.
    • 当初他们不敢攻打迦南地, 害怕 “妻子孩子被掠夺”(民14:3), 如今亚摩利人之地成为了 “妻子, 孩子, 牲畜” 的安息庇护之地.
    • 这可能是上帝要他们杀尽该地居民的理由之一.
    • 巨人是龙的象征. 当初蛇在伊甸园里诱惑夏娃, 只有勇士把蛇踩在脚下的时候伊甸园才重新成为女人与孩子安全的所在. 这是福音书中大量出现女人孩子的背景.

河东之地与河西之地:

这段将河西之地与约书亚连系起来. 这里摩西分河东之地, 以后约书亚分河西之地, 摩西则死在河东. 同时, 河东支派必须等得到河西之后才能获得完全的安息. 这些帮助我们思考河东与河西的关系.

因为新约将约书亚与主耶稣相类比(来4), 河东与河西又对应着摩西与约书亚, 所以, 河东与河西的关系正是摩西与主耶稣的关系, 或者说是摩西之约与新约的关系.

来11:39 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证据,却仍未得着所应许的;40 因为神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叫他们若不与我们同得,就不能完全。

河东支派必须与河西同得基业, 否则他们便不能完全.

与河东相比, 河西有更多的外邦人的居住. 以色列原来并不敢去河西, 而外邦的迦勒却得到了其脚踏之地, 喇合也居住在其间, 此外还有一些民族.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 河西原本并非什么更美之地, 相反, 是罪恶的迦南人之地, 是属世之地. 神的山是西奈山, 是至圣. 西奈山-旷野-迦南地, 这三者构成了 至圣所-圣所-院子, 天-地-海. 因为神的荣耀从西奈山经过旷野来到约旦河边, 才使这里成为新的圣所的所在, 之后锡安山代替了西奈山. 以色列得迦南之后迦南才成为了地, 而迦南之外成为了海. 司提反也提过类似的过程.

所以对于摩西来说, 河西地并非是更圣之地, 但却象征着一个更美好的约, 是神的荣耀充满全地的约.

(而以利亚则是有着与摩西相反的路线, 他从迦南经过旷野跑到了西奈山, 临终又从耶利哥过约旦河来到摩西埋葬之地升天. 既然有一个上帝去迦南的过程, 自然有一个上帝离开迦南的过程.)

摩西眼望河西之地却不得进去, 这是十一月, 之后摩西死, 以色列哀哭三十日, 第二年一月以色列过约旦河. 这样, 摩西之死与过约旦河之间是有关系的.

这启发我们将三件事情联系起来:

圣山 第一对约版-摔碎-第二对约版 约版 亚当 亚当-
旷野 第一代以色列-死-第二代以色列 吗哪 该隐 亚伯拉罕-
迦南 河东之地-摩西死-河西之地 神子 基督-

这样, 以色列从埃及到迦南包含着三个层面的死而复活, 这是更大过程的一个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