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11中的第三个王

但以理10-12章是一个有极为精致结构的整体, 其中11章的预言是由相关的三部分组成的:

  • 11:5-20 讲的是北方王把圣民从南方王手中领出来及之后的堕落.
  • 11:21-35 讲的是大祭司与北方王相勾结, 使圣殿被玷污.
  • 11:36-45 讲的是犹太王联合南方王攻击北方王后又投靠北方王, 以及其结局.

第一部分是关于全地的情况, 第二部分集中到圣民的情况, 第三部分则是讲王的情况. 这是一个从地上到天上的递推次序, 最终王自高到与神相比. 这个次序在圣经中是很常见的.

这里仅展开一下第三部分:

  • A 36-37 王自高自大不需帮助
  • ….B 38-39a 王的保障
  • ……..C 39b 王所喜欢听到的
  • …………X 40-43 王与南北两王的战争
  • ……..C’ 44 王所不喜欢听到的
  • ….B’ 45a 王的宫殿
  • A’ 45b 没人能帮助王

需要注意的是:

  • 这个王并非是北方王, 而是南北中间的王–犹太王.
  • 中间战争得胜的是北方王, 这从原文可以看出来. 这次战争使南北统一于北方王, 形成一个大的帝国.
  • 第二部分的北方王并不被加百列称为王, 而这里的北方王已经是另一个王Octavian.
  • 40中的 “末了/At the time of the end” 是指但七中第三个兽的终结.

这个王是大希律. 从东方传来犹太王降生的消息, 从北方传来儿子背叛的消息, 这些事都导致他大开杀戒, 正如同扫罗王试图杀死受膏者大卫及儿子约拿单.

紧接着12章提到了”从尘埃中复醒”, 这里讲的是以色列民族性的复醒, 类似于结37的预言. 但以理预言的是七十个七之内的这段时期, 也即到旧约时期彻底结束为止.

那么加百列为什么没有讲到第二部分后期的圣殿的修整/恢复呢?

这里要先明白 “毁坏可憎” 的意义. 圣殿是神的名在约民中的居所, 有上帝的眼目看顾, 但当约民不再圣洁的时候上帝就会离开约民, 抛弃其圣所任外邦人亵渎. 所以外邦亵渎圣殿并非圣殿成为污秽的原因而是其结果. 只有约民才可能污秽圣殿, 外邦人即便在圣殿撒尿也无非类似于飞鸟/走兽在圣殿里–上帝不会把这些放在心上.

这里所设立的 “毁坏可憎” 最主要的是大祭司. 圣殿的大祭司是由上帝指派的一脉来继承的, 但这里却改立了另一脉的人为祭司, 之后的一连串大祭司不但血缘不合法, 对上帝的忠心也是没有的. 这些非法的大祭司使整个圣殿体系成为可憎. 圣殿的实体是否修复根本无关紧要.

至于后期的一些犹太人的起义, 这些其实并不符合上帝在此时期的心意, 所以也并不看为是一种复兴, 相反是悖逆上帝的表现.

类似的, 加百列也并不关心这个北方名义上不是王的人是如何收场的, 他关心的是这些节点性事件的影响. 这些事件勾勒出的是约民与所处社会在这一时期的演变过程及旧约终了时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