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后是合并而成吗?

有种说法林后是保罗第四,五两封信合辑而成的, 这种观点依据是两条:
1, 第八章提到提多及弟兄将要去哥林多, 而十二章则是将此事看为已经发生的事情.
2, 前九章气氛温和, 后四章则语气尖锐.

对于1, 我们不妨先假设第八章的确是要让他们与此信一同带去, 但问题是, 保罗已经访问过哥林多至少两次了, 提多当然也是在那里待过, (从7:13也可知), 而八章里提到的两位弟兄中完全可能后一位弟兄也是曾经/已经在他们那里, 所以, 十二章完全可以是在说以前的事情.

而且, 十二章中提到 “弟兄” 的时候丝毫没加解释是谁, 若是与前九章分开的另一封信, 则显得突兀了.

此外, 8:6 中提到劝提多是过去时, 而8:16-24中提到他们的 “去” 似乎也是过去时, 不知为什么在一些译本中会翻译为进行时. 他们很可能是在保罗第三封信的时候就已经去了, 而林后只是解释一下这件事情.

对于2, 即前后语气为何不同, 在此从结构上来尝试回答:

本文把林后分为三大部分:

A(1-7) 基督-使徒, 约版, WORD
    B(8,9) 捐献, 吗哪, SACRAMENT
C(10-13) 使徒-哥林多, 亚伦的杖, GOVERNMENT

前文分析过C的结构, C与A是一一对应的:

. A C
1 在世为人 争战的兵器
2 赦免犯过失的人 权柄是为造就
3 新约的执事, 荐信 福音的界限, 许配
4 瓦器里的宝贝 保罗的使徒身份
5 劝人和好的职分 为灵魂费财费力
6 劝其圣洁 恐其不圣洁
7 忧愁与安慰 软弱与刚强

总体而言, A倾向于理论上的论证, C倾向于具体的应用. A讲的是基督的福音之道, C涉及的是哥林多对使徒的质疑及其回应. A是头-框架, C是身体-治理.

这样看来A-C似乎应该是属同一封信, 但为什么A中似乎哥林多情况还不错, C中却开始质疑保罗的使徒身份了呢?

其实参考林前, 之前哥林多的问题是极多的, 而且大多是涉及伦理教义或教会秩序的, 对保罗的争议只是关乎薪水. 到了林后, 似乎大部分问题都解决了, 保罗有理由感到欣慰. 没解决并加重的主要是关于保罗的, 质疑的是他的书信风格/为人/财产/使徒身份等. 但为什么其它问题都解决了, 单单这个反而加重了? 既然她们质疑保罗, 又何必听从保罗前信中的劝诫呢?

一个可行的解释是:

哥林多教会的大多数门徒都顺从了之前的劝诫, 错误的实践得以纠正, 以至于保罗要劝他们不要过于懊悔. 但是, 魔鬼的差役并不甘心, 假使徒变换方式来引诱教会, 他们这次攻击的重点是保罗的身份. 这一旦得逞, 他们就可以取保罗而代之, 哥林多将逐渐成为魔鬼的巢穴. 保罗在得知哥林多教会悔改的同时也知道了这些新的情报, 所以即为他们高兴又充满了忧虑. 房间打扫干净了, 魔鬼也开始要住进来.

所以, 保罗在A中就已经开始为C做铺垫了, 主要目的就是要坚固门徒对自己的信任, 防止他们被假使徒诱骗. C针对的是假使徒所提出的种种质疑, 这并不代表哥林多教会的普遍观点, 而是他们所面对的诡计网罗. 所以保罗不得不来捍卫自己的使徒身份, 以防魔鬼的伎俩得逞.

同时, A-C之间表达上的差异也正合于两者的对称结构. 即便两者完全相反也恰恰可以是两者为同一篇的正面证据.

综上, 林后完全可以是一封信. 两信合一之说依据并不充分.

事实上, 一信说反而是更合理的. 两信说意味着C是知道哥林多情形急剧恶化之后的另作, 但既然因林前的恶化保罗推迟了对哥林多的访问, 若此时又有恶化, 保罗为什么在C中并无推迟之意, 反而宣告了自己的第三次访问?

但话说回来, 历史上是一信还是两信也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圣经中呈现的是一信的格式, 所以这就是正典所认证了的. 我们的解经应当把其作为一信来看待, 这从结构上来看也是更为合理的, 更有利于理解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