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社会学

不知道从何时起, 绝对不可以说教会的坏话成为了标配. 本文用 “坏话” 来指表达批评性/否定性/非赞扬性 的观点, 不是指诽谤/诅咒之类.

是人们”觉悟”很高, 从不说坏话吗?

但在教会里你可以听到人们在不停的说老板的坏话, 公司的坏话, 配偶的坏话, 子女的坏话, 父母的坏话, 政府的坏话, 社会的坏话, 其它宗教的坏话, 但就是听不到说自己教会的坏话.

既然如此, 这显然与 觉悟/修养 之类的无关, 而是对教会(尤其是自己的教会)的定位/定义有关. 教会具有了一个属性: 不可以被自己人批评.

那么教会是全善无谬的吗? 连天主教也不会这么直接说. 教会工作人员有句口头禅: “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 既然是罪人组成的, 犯罪得罪神或出各种错谬是自然的啊. 既然教会常常犯罪犯错, 那为什么不可以批评呢?

如果教会不可以被批评, 那其他人/组织为什么可以被批评?

从教会里常见的坏话来看, 被批评者清一色的都是不在场者, 又大多是与其他人无直接厉害关系者. 因为人家不在, 又没有同盟, 所以可以放心的批评. 没有人会批评你的批评.

但当你批评教会时, 马上就会有人来批评你的批评, 各种帽子就扔过来了.

为什么呢?

有人会说: 批评教会将使教会分裂, 而教会应该合一.

但我们对其他人/组织的各种批评导致了他们的分裂吗? 为什么教会就这么如纸糊的不堪一击? 这种虚伪的合一有个屁用?

连被批评的最多的组织都知道要批评与自我批评, 只有穿新装的黄帝才怕别人说坏话.

你禁止自己人批评自己, 那外人就不会批评你了? 若禁止基督徒批评教会, 只留下不信神的人来批评教会才好? 你或会说: 外邦人爱咋说咋说, 反正我不看, 你不要说就好. 那么, 你还能举出更固步自封掩耳盗铃的例子来吗?

有人会说: 你怎么可以批评神的仆人呢?

谁是神的仆人? 牧师吗? 传道人吗? 名人吗? 那其他人就不是神的仆人了吗? 那请问其他人事奉的是谁呢? 若每个基督徒事奉的都是神, 谁不是神的仆人呢? 既然大家都是神的仆人, 你批评别人是在批评神的仆人的时候你自己不正是在批评神的仆人吗?

神的仆人咋啦? 叛徒犹大还是使徒呢, 扫罗还是受膏者呢. 就算只有你才算作是神的仆人, 就不能被批评? 你犯错了, 就要接受批评. 你没犯错, 别人也可以批评你. 批评不一定要对啊, 别人也可以犯错啊. 有则改之吗. 为什么别人批评一下都不可以?

有人会说: 批评教会是骄傲的表现, 基督徒应该谦卑.

但是, 还有比禁止别人批评你更骄傲的吗? 你禁止别人批评教会的时候是在维护教会的声誉吗? 这只能说你傻. 是在表现自己的属灵优越感吗? 这只能说明你不属灵. 是在出于爱心帮助别人成长吗? 但每个这样的人为什么都表现的像个自己教会的守护神? 这是要发动圣战吗? 还是你把那所谓的教会当作了上帝?

批评其他人/组织就是骄傲吗? 若不是, 为啥单批评教会就是骄傲了?

有人会说: 这是个权柄的问题, 你要顺服教会.

政府有政府的权柄吧? 那是不是不可以批评政府? 批评政府是否就是不顺服上帝赐予政府的权柄?

每个权柄是有其范围限制的, 正是各种批评来限制这些权柄的无限扩张与谬用, 谢绝批评, 就是贪图无约束的权柄.

可教会的权柄不是由上帝来约束的吗? 没错. 但上帝正是通过人的批评来约束教会的. 禁止批评, 就是禁止上帝的干涉.

批评上帝的仆人不过是在批评上帝的仆人而已, 批评别人的批评却是在批评上帝.

抛开这些表面现象, 持这种观点的朋友大概有三种情况:

  1. 来教会是来社交的. 他们希望的是一种轻松融洽的氛围, 并不真正关心这间教会是否合神心意,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关心神的事, 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事.
  2. 和平主义者. 他们从教义上认为批评别人是不对的, 所以他们会批评那些人.
  3. 崇拜教会偶像者. 他们把教会神化了.

前两种不多说. 第三种是教会这个事物的自身倾向, 是一个恶性循环的过程. 在历史上, 使徒所建立的教会逐渐发展成宗教改革之前的形态, 这不是偶然的. 任何不受约束而又握有实权的组织都可能会自我神化, 政权如是, 教权如是.

因此, 必需有一个力量可以与之相抗衡. 上帝把天下分为多个国家, 把教会分为多间教会, 使他们相互制衡, 又使各种权利相互制衡. 若他们妄图一个虚假的 “合一”, 实为重归巴别之路.

但这些制衡的目的却是为使其能自我约束. 一个国家不应希望其他国家来约束他, 他应该自己约束好自己, 这是走向成熟的表现.

但一个国家如何自我约束呢? 这可能是其内部的派系之争. 派系又如何自我约束呢? 归根到底, 是一个个具体的人来扮演批评者的角色.

离开了一个个具体的人, 又哪里有个所谓的国家了? 但有人就是以为, 这些一个个的人不算什么, 但当他们组成一个国家/民族的时候就突然变得神圣起来. 这就是常说的民族主义了.

教会也有类似的现象. 一个个的信徒不算啥, 当他们宣称组成了一个所谓的”教会”, 这”教会”就是神圣不可批判的了. 不妨称此为 “教会民族主义”, 简称为"教民主义".

大家知道个人会有把自己神化的冲动, 集体/组织也是如此了, 民族主义/教民主义正是组织自我神化的表现了. 如果说个人自我神化是自高自大, 某组织自我神化就不是自高自大了吗?

我们从历史来看, 个人生有时死有时, 正确有时错误有时. 教会亦然. 每天不知道有多少教会新创, 又有多少教会消亡. 一间教会的寿命是否比一个人更长? 这很难说. 但至少是有一些能延续百年以上的教会的, 只是这更多的是建筑物上的延续, 其精神是否能保持百年的延续性是很难说的. 这几千年来, 大家能叫的上名字的教会又有几个? 而青史留名的伟人却是数不清的. 同样的, 对历史产生影响的经典著作大多是个人的, 您知道哪本名著是某间教会写的吗?

这么说并非是否定教会, 而是我们必须看到教会与个人之间是不可分割的, 他们没有谁比谁更牛, 因为他们是不同层面的事物, 并不具有相互比较的基础. 个人的著作正是教会的著作, 个人青史留名正是教会青史留名. 离开了个人, 根本没有教会.

拿在基督教影响最大的著作来说, 圣经是摩西/撒母耳/马可/保罗 等一个个个人写的, 但圣经也是教会写的, 圣经同时是圣灵所写的, 也是三一上帝所写的. 这些层面相互之间并没有排他性. 并非只有所谓的教会才可能代表上帝, 相反, 连教会自己也都必须通过个人来代表.

有人会说: 但教会是神的殿啊!

即便是神的殿又怎么了? 耶路撒冷建了三次圣殿, 如今它们在哪里?

神的殿就不能修剪了? 就不能改造了? 就不能拆了破败的部分了? 就不能被上帝所抛弃了? .

每个人还都是神的殿呢? 难道不是有圣灵住在你里面吗? 那又怎么样? 那只能说是你不应该去犯罪, 而不是说你不可能去犯罪. 你若犯罪, 别人还不能说一说? 而犯错就是更平常了.

但我们没有人喜欢别人批评自己, 这并非是因为自己不能被批评, 而是因为我们太骄傲. 只有真正谦卑的人才不会反感别人的批评. 但我们同时又是很伪善的, 所以我们就假装谦卑的接待别人的批评, 因为我们不想被别人说自己骄傲. 同样的事情, 一间教会若不接待批评难道不也是出于骄傲吗? 不也是自以为义吗?

至少应该假装一下谦卑不是吗? 但教会连假装都不屑, 好像自己就是上帝一样, 而且会理直气壮的批评你幼稚骄傲不属灵. 这种自我感觉良好也是无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