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与巴别

创11的巴别塔, 我们简单的把它分为七部分:

A.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
    B.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
        C.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作砖,把砖烧透了。
        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
        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
        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
        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D.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
        E.耶和华说:看哪,
        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
        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
        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
        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
    F.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
G.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
所以那城名叫巴别〔就是变乱的意思〕。

而徒2也可以分为七部分:

1, 门徒被圣灵充满
    2, 犹太人的反应
        3, 彼得. 引用约珥书
            4, 彼得. 论述基督的复活
        5, 彼得. 圣灵与基督
    6, 犹太人的反应
7, 门徒们的生活

创11与徒2的这两个故事构成了一对称结构:

A.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
    B.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
        C. ...人们的计划。
            D.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
                E. ...上帝的计划
                    F.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
                        G.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

                        1, 门徒被圣灵充满
                    2, 犹太人的反应
                3, 彼得. 引用约珥书
            4, 彼得. 论述基督的复活
        5, 彼得. 圣灵与基督
    6, 犹太人的反应
7, 门徒们的生活

A->G是一个人类分散到全地的过程, 而 1->7则是全地的人类聚集到一处的过程. 这解释了为什么7.会记载门徒聚在一处, 凡物公用, 擘饼… 这些是与A.相对的.
B.是人们迁移到示拿平原, 居住在那里. 6.是讲犹太人迁移到基督里, 居住在那里.
C.是人们的自高, 传扬自己的名. 5.是讲上帝高举基督, 立基督为主.
D.是上帝对人们的城与塔的考验; 4.是上帝对基督的考验.
E.是上帝的审判; 3.是上帝通过约珥书所宣告的审判.
F.是上帝把人分散到全地, 人类停止建塔; 2.上帝把是分散到全地的人召聚到一个新的塔/城/房子, 人们/门徒开始建塔.
G.是耶和华”变乱”人的语言, 1.是耶和华赐下方言, 使各族人可以交流.

可见, 徒2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形式上都是创11的逆转.

创11上帝变乱人的语言是为使他们无法交流, 而徒2赐下的方言是为使他们可以交流.

两者之所以是相反的, 在于中心D-4, 前者是 世人所建的 “城和塔”, 而后者是基督. 上帝不喜悦那城和塔, 却喜悦基督, 基督是新的塔城. 所以上帝要召聚万族人, 好使他们建筑此塔城. 这一切的基础是基督的死而复活.

前者上帝担心人类的合一会使他们没有难成的事. 而后者上帝使人类合一从而使他们没有难成的事, 这在3.中表述为上帝”大而明显”的日子.

值得注意的是, 创11两次提到为了审判世界上帝的降临/下去. 这对应着基督的死而复活以及赐下圣灵. 换言之, 基督的复活以及圣灵的赐下意味着耶和华上帝的降临及审判. 所以说, 上帝与上帝的国当然已经降临, 上帝大而明显的日子已经到来.

所以彼得会要他们 “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2:40)”, 这同样是指耶路撒冷那最后的日子. 所以约珥书的后半段会是一个审判末世的景象.

既然是审判, 自然不仅仅是有救恩了. 所以面对赐下圣灵/方言的时候, 人们的反应是两种: 一种是惊讶/寻求, 一种是嘲讽. 而彼得讲道之后又特意提到”领受他话的人”受了洗, 换言之, 有不领受他的话的人.

这样, 上帝/圣灵的降临 就把犹太人分为了两群. 所以这里不只有合一, 还有一个分离.

创11中耶和华的降临是对全地/全人类的审判, 而徒2中耶和华的降临却是对犹太地/犹太人的审判. 这非常重要. 巴别塔上帝审判了万族, 之后上帝拣选了亚伯拉罕一族成为上帝赐给万族的祭司. 到了徒2, 亚伯拉罕/雅各一族悖逆了上帝, 耶路撒冷成为了新的巴别, 所以上帝要审判耶路撒冷, 变乱他们, 拆毁他们.

所以, 徒2的末世气息是很浓厚的. 不是世界的末了, 而是耶路撒冷的末了. 创11的方言见证了挪亚之后人类做为整体的死亡, 徒2的方言见证了亚伯拉罕血统的死亡.

徒2基本都是犹太人, 而在之后的两次方言记载中范围扩大到信旧约的本地外邦人(哥尼流)及以色列之外的受约翰洗的以弗所人. 这是一个福音在地域/种族上扩展到全地的过程, 又是一个全面弃绝耶路撒冷/犹太人的过程. 这是新约的主要内容.

值得注意的, 创11中上帝通过变乱人的”嘴唇”而使他们不能合作, 但语言不通可以翻译啊, 不至于完全无法合作啊. 其实有一些证据表明, “嘴唇”不单是指语言, 而是指人的信仰体系. 上帝变乱的是人类的信仰体系, 其次才是语言. 换言之, 语言/方言是信仰体系的一个象征/标记. 徒2中耶和华上帝赐下的不仅是方言, 而是一个合一的信仰体系. 不同方言陈述同一个信仰正是这个信仰体系的最佳象征/标记. 这些也只有在以希伯来语为标记的亚伯拉罕系统下才有意义. 与方言相对应的是希伯来语. 离开了这个背景, 方言就没有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