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召

关于呼召, 听说有所谓的普遍呼召与特殊呼召, 首要呼召与第二第三呼召等概念, 但既然这些都是人为的, 我也不一一分析了. 呼召就是呼召了, 既然是呼召就是从上帝而来的了.

本文所说的呼召与预定论毫无关系.

与呼召对应的是工作的概念, 这工作也是比较人为的, 什么是工作什么不是? 本文中的工作就是指一个身份及其所对应的任务. 一个任务需要人来完成, 谁来完成呢, 上帝呼召一个人来完成.

所有的工作都是工作, 都对应着一个呼召. 所以没有圣与俗之分了, 神是天地的主, 天下的工作都是为上帝工作, 都是圣的.

正因这样, 前文强调教会的事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那么上帝呼召我们归信基督难道不是特殊/首要呼召吗? 做基督的门徒这本身也是身份-任务上的委任啊, 受洗正是任命仪式. 我们生下来就被任命做一个人, 然后会是要做男人/女人, 父亲/母亲等. 我们要做人是不是首要/特殊呼召? 你若连人都不是, 还做个啥子基督徒?

归信基督有啥具体的神迹性个别性的呼召吗? 尽管有人会见证说自己是如何如何信主的, 但大多数人都是没有神迹性个别性呼召的.

既然主的美意是使我们因信使徒所传的道而信主, 那么, 这个呼召最主要的载体就是福音之道/圣经, 而不是另外个别性的呼召. 好比说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守则是写在宪法/法律上的, 既然大家都要遵守, 就不会个别的单独给某个人再写一份让总统给你送去. 如果您觉得您自己很特殊, 那其他人怎么办?

反之, 一些因为玄乎乎的事情而信的人, 也未必能成为一个好门徒. 他们完全可能放弃信仰, 或者坚信一些肤浅/错谬的教义. 有趣的是信仰佛教的人也常常会有此类事情为引子. 这么来看, 这种呼召的真实性与佛教是同级别的.

归信基督有个重生的概念, 而其它身份的转变相对而言实在是不值一提了. 既然连归信都基本没有特别的呼召, 那么很难想象其它呼召有什么理由更特殊.

但总有人会觉得神职需要上帝特别的呼召. 其实神职与 “非神职” 之间根本就没有一个界限, 这种区分也就根本行不通了.

牧师算是神职了, 但长老呢? 或者教会的门卫, 会计. 如果牧师需要上帝向他显现说你要去给我当牧师, 那门卫是否也要这样的任命呢? 一个兼职的牧师和一个全职的教会门卫哪个更专业呢?

门卫不是搞思想工作的? 那基督教图书编辑算不算? 基督教书店老板算不算? 主日学老师? (旧约里造圣殿/会幕的技工是上帝特别呼召出来的, 他们却都是技术性工作了, 但人家却是有圣灵的)

如果我们说神职人员需要上帝直接的呼召, 那么首先要划定这 “神职” 的范围. 是牧师/教师/先知/执事吗? 那神学院院长算不? 我们无论怎么划定, 这个划定都是认为的, 没有圣经依据的. 既然如此, 不如说在上帝面前根本就没有这种划分, 所以不同工作也根本就没有不同的呼召要求.

但使徒不是主亲自呼召的吗?

没错, 但使徒只有十二个. 而且主选定使徒的目的之一就是把一些任务交给他们, 比如选长老/牧师/执事之类的小事. 后面司提反在内的七执事及再后面各教会的长老等都是使徒与长老们选立的, 并不是通过神迹性的特殊的呼召.

就连补选使徒, 也是大家先甄选出两人来, 再抽签决定谁做使徒的. 后世再重要的神职也不会比使徒更大吧? 但这个也不过是抽签而已, 上帝并没有向谁显现要他来代替犹大做使徒.

旧约里最显眼的是大祭司和君王, 但这两职分上除了特殊的几个人物大都不是上帝亲自 “呼召” 的, 他的位置由谁继承基本是由人在其后裔中选出的.

保罗是主亲自选定的, 但其继承人提摩太却是保罗自己找的.

在教会史上有深远贡献的人物, 如奥古斯丁, 路德, 加尔文, 都没有特别的呼召. 反而一些给后世带来混乱的人物自己宣称有特殊的呼召.

任何工作都可能有上帝具体的呼召, 但也都可以没有这种具体的呼召. 从比例上说, 没有的占多数. 而有的也不一定就更好, 扫罗就是一个例子了, 叛徒犹大也是典型.

现实中, 许多做牧师的说他们有上帝明确的呼召, 这可能是事实, 也可能是舆论压力使然, 也可能是一些莫须有的牵强附会的引申. 当然, 有的就是睁眼骗你, 不服吗?

所以, 请不要跟人家保罗学, 说自己是 “蒙召做牧师的某某”. 人家保罗是实打实的真蒙召. 即便您的蒙召是实打实的, 您也可能是犹大啊. 而且, 人家是蒙召做使徒, 使徒意味着权威, 所以要那样讲表明身份, 您一个牧师是不是蒙召的都不是权威, 为啥非要强调自己蒙召的重要性呢? 你会说自己是蒙召做门卫的老张吗?

牧师也好, 门卫也好, 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好的, 做不好就是不好的. 你是不是 “蒙召” 的? 无所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