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俄米

拿俄米一家去摩押, 所以男丁死光, 所以…

是这样吗?

摩押地不好? 那请问与索多玛相比如何? 但上帝所写的圣经却说罗得是义人.

伯利恒就好吗? 不过是迦南地, 迦南人是上帝所诅咒的.

就算去摩押的拿俄米不好, 那留在伯利恒的以色列人就好? 如果好, 那士师记在写什么? 要知道路得记与士师记是相承接的.

13 你们若留意听从我今日所吩咐的诫命,爱耶和华―你们的 神,尽心尽性事奉他, 14 他必按时降秋雨春雨在你们的地上,使你们可以收藏五谷、新酒和油, 15 也必使你吃得饱足,并使田野为你的牲畜长草。 16 你们要谨慎,免得心中受迷惑,就偏离正路,去事奉敬拜别 神。 17 耶和华的怒气向你们发作,就使天闭塞不下雨,地也不出产,使你们在耶和华所赐给你们的美地上速速灭亡。

你住在耶路撒冷, 住在圣殿, 就好吗? 饥荒就是上帝的回答.

以色列人并不比摩押人更圣洁, 是否饥荒并不在于何地而在于上帝的恩典.

有人说伯利恒是面包之家, 拿俄米离开伯利恒所以才… 这恐怕是说反了, 因为有了摩押的路得, 伯利恒才成为了伯利恒, 面包之家.

逃荒的都是穷人, 富人怎么可能饿死? 富人为富不仁, 穷人才不得不逃荒. 但这些本地所弃绝的人, 上帝却没有弃绝, 上帝与他们同在. 即便他们沦落为寡妇, 上帝也能从枯木中为她们兴起子嗣, 使他们得国为基业, 成为房角石.

在法利赛人看来, 穷的逃荒的人是罪人, 瞎子是罪人. 但上帝就是用这些卑微的器皿彰显出他的荣耀来. 圣经的教导从来如此.

本应流奶与蜜之地闹饥荒, 而外邦的摩押地却有粮食, 这只能说明以色列已经玷污了这地, 这地已经连摩押都不如了. 穷人要去摩押地才能活命这正是对以色列的一大控诉, 是上帝对以色列人的警告. 反而是说这些穷人是犯罪?

25 我对你们说实话,当以利亚的时候,天闭塞了三年零六个月,遍地有大饥荒,那时,以色列中有许多寡妇, 26 以利亚并没有奉差往他们一个人那里去,只奉差往西顿的撒勒法一个寡妇那里去。 27 先知以利沙的时候,以色列中有许多长大痲疯的,但内中除了叙利亚国的乃缦,没有一个得洁净的。

25 耶和华说:看哪,日子将到,我要刑罚一切受过割礼、心却未受割礼的, 26 就是埃及、犹大、以东、亚扪人、摩押人,和一切住在旷野剃周围头发的;因为列国人都没有受割礼,以色列人心中也没有受割礼。

可见, 不要把以色列的血统及迦南地偶像化了, 因为使你站在上帝面前的根本不是你的血统, 也不是你所在的地理位置. 在哪里居住与信仰没有关系. 上帝不偏待任何人, 不管什么种族, 只要归信上帝, 上帝都视他为珍宝. 反之, 恶人就算住在圣殿里也逃脱不了上帝的审判.

那上帝为什么不允许摩押人入耶和华的会呢?

申 23
1 凡外肾受伤的,或被阉割的,不可入耶和华的会。 2 私生子不可入耶和华的会;他的子孙,直到十代,也不可入耶和华的会。 3 亚扪人或是摩押人不可入耶和华的会;他们的子孙,虽过十代,也永不可入耶和华的会。 4 因为你们出埃及的时候,他们没有拿食物和水在路上迎接你们,又因他们雇了米所波大米的毗夺人比珥的儿子巴兰来咒诅你们。 5 然而耶和华―你的 神不肯听从巴兰,却使那咒诅的言语变为祝福的话,因为耶和华―你的 神爱你。 6 你一生一世永不可求他们的平安和他们的利益。

注意, 不只摩押人, 上帝也不许外肾受伤的, 私生子, 入耶和华的会。如果接待私生子不是罪, 那么接待摩押人就是罪吗? 法利赛人认为是罪, 法利赛人认为基督是住在罪人中间的罪人, 正如同上帝的仆人拿俄米一样.

可见这只是仪式上的问题, 并非说上帝不悦纳他们中的信徒. 大卫一脉正是犹大的私生子.

摩西给出的拒绝与摩押人来往的理由是巴兰事件. 此事与摩押乱伦而生的血统是无关的, 是一”偶然”的历史事件, 一些译本会认为十代之后(大概从巴兰算起)摩押人可受以东类似的待遇. 但至少这并不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 不可与兽行淫之类才是原则性的.

其实摩押人并不比以色列人更邪恶, 当以色列人要杀大卫的时候, 摩押却给大卫提供了安身之所.

“不可入耶和华的会” 也并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 这只是禁止他们参加一些宗教活动而已. 摩西律法有一个层层筛选的系统, 大祭司才能进至圣所, 利未人才能办理圣殿事物, 一些祭肉只有受割礼者才能吃. 外邦人的限制自然更多, 但这些都是宗教特权上的限制. 这些 “不可入耶和华的会” 的人不可受割礼而成为以色列人, 那么他们维持外邦人的身份就好了.

尼 13
1 当日,人念摩西的律法书给百姓听,遇见书上写着说,亚扪人和摩押人永不可入 神的会; 2 因为他们没有拿食物和水来迎接以色列人,且雇了巴兰咒诅他们,但我们的 神使那咒诅变为祝福。 3 以色列民听见这律法,就与一切闲杂人绝交

这里, 尼希米把对摩押人的限制应用到了 “一切闲杂人” 身上, 可见, 在尼希米看来, 此限制并不是针对摩押人的, 而是表达了一个更普遍的原则. 反过来讲, 摩押人也就并不比 “一切闲杂人” 更不好了.

上帝从来是没有禁止与归信的外邦人来往的, 上帝禁止的是与不信的外邦人来往. 拿通婚来说, 这从来都是一个宗教问题, 而不是血缘问题.

上帝也从来没有禁止以色列个人迁居外邦. 上帝的命令更多是一个民族层面的, 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 不是个人层面的.

义人必因信得生, 与地无关, 与种族无关. 正如老传道人彼得所说, 神是不偏待人, 各国中, 那敬畏主, 行义的人都为主所悦纳. 凡是与此抵触的解经彼得都会认为是错误的. (路4, 申11:16,17, 耶9 …)

从亚伯兰去埃及的时候人们就说亚伯兰犯错误了, 这是一系统性的观念. 这种对 “地” 和 “种族” 的看法根本不符合圣经的旧约和新约. 更像是法利赛人的观点, 这正是主耶稣所严重斥责的.

那么, 路得记为什么要记载拿俄米之事呢?

这等于是问, 为什么那么多以色列人, 但大卫却偏偏生于摩押女子路得呢?

从士师记中可知, 当时的迦南地是离弃耶和华的. 像波阿斯这样的人在以色列中并不多见, 否则路得和她婆婆及城门的众人也不会对其言行有那么大的感慨了. 但波阿斯并没有给以色列带来什么盼望, 他虽然可能早有妻儿, 家产富足, 但于以色列却没有影响力.

穷苦的拿俄米家在迦南混不下去, 在摩押却能生活十年. 拿俄米回迦南并非是其在摩押混不下去了, 而是因为她在迦南的田里听到耶和华访问了其子民赐粮食给他们, 于是回到犹大地.

拿俄米家的男丁死在摩押没错, 但这并非是她要回犹大的原因. 若是耶和华没有重新访问其子民, 她是不会回犹大的. 所以, 拿俄米家寄居摩押男丁去世的日子恰恰是耶和华离开迦南并不赐粮食给以色列的日子. 这段日子里, 以色列人离弃了耶和华, 敬拜外邦的神, 于是, 耶和华神就把他们交在外邦人手里, 并让饥荒笼罩他们, 甜成为了苦, 流奶与蜜之地成为荒场. 这样, 以色列人就成为了寡妇, 没有了 “赎回者”.

可见, 拿俄米家的状况就成为了以色列的一个象征: 失去 “赎回者”, 伏在外邦之下. 这并非说拿俄米家有罪, 而是说她象征了以色列这个女人的属灵境况. 主耶稣也曾使寡妇的儿子复活, 而这寡妇也同样是象征当时犹/太人的境况, 这与这寡妇是否有罪无关. 相反的, 既然她们没有罪却承担了以色列这个大淫妇所当承担的, 可以说(象征性的)这些属神的寡妇担负了以色列的罪, 正如同基督/使徒/初期教会担负以色列的罪一样.

拿俄米回犹大与耶和华重访子民是相关的, 正因为耶和华重新来到其子民中间, 迦南才重新成为了迦南美地, 拿俄米的回归其实是象征/预示以色列人的回归, (不是拿俄米离开了迦南, 而是以色列离开了迦南) 而以色列真正的 “回归迦南” 却是要等到路得的后裔大卫.

正如同上帝赐给以色列一个新的丈夫/赎回者: 大卫, 这里上帝赐给老拿俄米一个新的赎回者: 波阿斯. 耶和华使一个丧子的寡妇重新得回其后裔.

波阿斯成为了新的拉结利亚的丈夫, 在以法他得亨通, 在伯利恒得名声. 波阿斯因路得而建立了一个新的家, 使外邦与以色列合而为一.

以色列的赎回者是通过一个外邦女子路得而有的. 以色列离弃了耶和华, 而这个外邦女子却以耶和华为至宝, 投奔于耶和华的翼下, 所以, 这位以色列的耶和华成为了外邦女子的耶和华, 而以色列也正是因为耶和华成为外邦女子的耶和华而重新回归于耶和华的翼下.

当初迦南地饥荒, 列祖投奔埃及, 然后重归迦南. 约瑟被自己的弟兄所抛弃, 却成为了埃及的救赎者, 以色列全家因为埃及人的粮食而存活下来, 雅各重新得回了自己的儿子, 而约瑟也成为了全家的长子.

有趣的是使徒行传中迦南地也有饥荒, 保罗组织外邦教会捐献于耶路撒冷的圣徒. 保罗认为外邦的得救会促使以色列得救. 若说路得好比是外邦教会, 那么保罗就好比是拿俄米了, 他身为以色列人, 把上帝的好消息传于外邦, 他深深眷恋犹太地, 却又是对犹太批判的最严厉的一位使徒. 保罗如同拿俄米一样, 成为了一个一无所有的人, 却使外邦女子得到了一个新的丈夫. 他的缺乏是因为犹太人的悖逆, 他的富足是为万民的富足.

以色列的福祉与万族人的福祉是相关的, 因为外邦人的得救而使以色列得救, 上帝的心意本是如此.

“女儿啊, 我不当为你找个安身之处, 使你享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