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本地,本族,父家

创 12
1 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离开_本地、本族、父家_,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
2 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
3 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

耶和华要亚伯兰离开本地本族父家, 就是说要离开被罪所玷污的环境, 脱离属肉体的败坏. 是这样吗?

诚然, 我们跟随主就应该脱离原来的罪中之乐, 但主对亚伯兰的命令是这个意思吗? 我们应该做的与经文所说的是两码事.

此外我们应该离开被罪所玷污的环境吗? 耶和华要求亚伯兰去的是迦南, 迦南是一方净土吗? 比吾珥更圣洁吗? 恐怕相对而言吾珥要好于迦南, 因为迦南人是被上帝所严重诅咒以至于要消灭的.

更为要紧的, 亚伯拉罕给以撒娶的妻子正是出于其”本地本族父家”:

创 24
1 亚伯拉罕年纪老迈,向来在一切事上耶和华都赐福给他。 2 亚伯拉罕对管理他全业最老的仆人说:请你把手放在我大腿底下。 3 我要叫你指着耶和华―天地的主起誓,不要为我儿子娶这迦南地中的女子为妻。 4 你要往我本地本族去,为我的儿子以撒娶一个妻子。 5 仆人对他说:倘若女子不肯跟我到这地方来,我必须将你的儿子带回_你原出之地_么? 6 亚伯拉罕对他说:你要谨慎,不要带我的儿子回那里去。 7 耶和华天上的主曾带领我离开父家和本族的地,对我说话,向我起誓说:我要将这地赐给你的后裔。他必差遣使者在你面前,你就可以从那里为我儿子娶一个妻子。 8 倘若女子不肯跟你来,我使你起的誓就与你无干了,只是不可带我的儿子回那里去。

若说应该离开本地本族父家, 那为什么又要回去娶老婆? 若是应该心向应许之地, 为什么却坚决不娶迦南地的女子? 若说吾珥代表着罪恶, 那迦南代表着什么? 既然亚伯拉罕认为不能娶迦南女人而该娶本地本族父家的女人, 那他离开本地本族父家也就不是因为本地本族父家不好, 也不是因为迦南之地更好.

不仅是以撒, 雅各也是回去娶老家的女人为妻. 可见这一模式并非偶然的.

那老仆人问可不可以把以撒带回 “原出之地”, 亚伯拉罕的回答是从 “我要将这地赐给你的后裔” 来解释为什么不可以, 也是从这角度来解释上帝为什么带领他离开原出之地的. 这很有启发, 在亚伯拉罕看来, 上帝的带领就是为得着迦南地, 所以他才不可以回到原出之地. 那就并非原出之地不好了, 而是上帝赐给了他更大的基业在迦南地.

这至少回答了亚伯拉罕为什么回老家娶妻, 因为他觉得老家还是比较好的. 既然是上帝指引老仆人成功娶回了利百加, 可见上帝对此是认可的.

这也给了我们另一个视角: 离开父家与娶妻是相关的.

上帝看亚当独居不好, 就使他沉睡, 取肋骨造成女人带到他面前. 于是, 男人要离开父母, 与妻子联合, 二人成为一体. 有趣的是, 这里亚当并没有离开父母, 只有他的肋骨离开了他; 也不是亚当去找夏娃, 而是上帝把夏娃带到亚当面前. 按理这里应该说: “女人要离开父母, 与丈夫联合” 才对啊. 但圣经为什么却正好相反的说呢?

这可以看为是一对称结构, 起初由男出女, 其后由女出男. 首先的亚当出夏娃, 末后的夏娃出亚当. 所以女人的后裔才这么重要. 首先的亚当死了, 女人寡居了, 只有女人的后裔才能成为女人的丈夫, 结束女人寡居的状态. 所以是男人离开父母, 与女人联合.

亚当的肋骨离开亚当并不是因为亚当不好, 而是上帝为了给亚当一个帮助者, 成为他的身体. 女人的后裔离开女人也不是因为女人不好, 而是上帝为了给女人一个领导者, 成为她的头.

所以, 离开并不是目的, 而是过程, 最终是为使头与身体成为一体. 这过程造就的是一个更丰盛的一体, 世界进入了一个更成熟更荣耀的状态.

上帝将亚伯兰取出, 使他成为万族的丈夫. 以色列从来不是一个为存在而存在的存在, 而是要做祭司的国度, 做外邦的光. 当以色列结出初熟的果子的时候, 上帝就会把他带到万邦面前, 使他们彼此联合, 成为一体. 所以娶妻才这么重要. 以撒一定要回到原出之地娶妻, 因为做为撒拉的独一的后裔这是他的使命. 雅各也是这样. 亚伯兰的离开是为给女人预备地方.

基督的到来完成了以色列的使命, 使两下合而为一. 基督的离开又是为预备新的地方, 终究基督要将他的新妇接到父家.

肋骨离开亚当, 不是肋骨死了, 而是亚当死了. 当上帝把肋骨带回到亚当面前时, 亚当又活了. 亚伯兰离开世界, 世界死了. 当亚伯兰的种子回到世界, 世界又活了.

这似乎解释了割礼的含义. 割礼不是割去一片肉, 而是割去剩下的整个人. 割礼把亚伯兰从万邦割出来, 从而使亚伯兰成为万邦的血郎. 所以割礼从来都是针对男性的, 因为这象征着上帝预备的新郎. 所以, 当新郎迎娶新妇的时候, 也就不再需要割礼了. 割礼废除的时候, 也正是新郎迎娶新妇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