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终于来了?

圣经中人一次次在堕落中循环,最后,基督终于降生了,人类从此摆脱了这堕落的循环。是这样吗?

“旧约”(如果有所谓的旧约)的确有种种的不足,新约当然超越了旧约,基督当然超越了以前的先知、祭司、君王。基督作为最终的立约者的到来成全了诸约,之后不会再有圣约的更替,直到主再来。但人类是否因此摆脱堕落循环了?圣经又是否有此应许?

在圣经记载的使徒时期里,教会各种问题层出不穷,使徒过的并不是太平盛世。到了启示录,一些教会堕落到了危险边缘,而另一些早已叛教。教父时期,中世纪,到20世纪为止的新教时期,教会烛光摇曳。上帝子民兴起有时,衰残有时,从创世到当代,并无区别。上帝的国度也总是在这循环中螺旋成长,并不是简单的重复,从创世到当代,并无区别。

以前的圣徒也的确对那应许的救恩心存盼望,夏娃如此,挪亚的母亲如此,但说到“终于”二字,基督是姗姗来迟吗?保罗却说:“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基督教讲信、望、爱,看的见的又哪里用谈信、望?而主耶稣自己在地上的一个重要考验就是忍耐,这是旧约圣徒的重要功课,也是新约圣徒的重要功课。我们比起旧约圣徒来的确是更为丰盛的时代,但以将来主的再来而论,我们与历代信徒一样都是劳苦叹息,仰望上帝最终的救恩,万物更新。

旧约盼望的是救主的降生吗?准确的说更该是上帝救恩的成全吧,或者说是救主的再来。基督既然一定会再来,而现在尚未再来,并且再来的日期并不是越早越好,那么基督当日的降生又有什么“终于来了”的论调?在某些对主的认识里面,基督或许没有再来的必要了。

最后我们要问,一次次的堕落循环是一种无奈还是另有深意?或者问,上帝为什么要这样来安排圣经历史?这就不是本文的讨论范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