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元故事.下

Van Til 等从知识论的角度看这个, 会说亚当吃善恶知识树的果子是以自己为知识的根源, 是自立, 从而离开了知识的真正根基–上帝. 坊间的护教往往会把真理之上帝放在被告的位置, 让罪人们去审判, 这与宣扬自由意志说的异端阿民念主义者是一脉相承的. 真知识是以上帝为知识之上帝而产生的, 是以上帝的权柄而形成的专制统治, 而亚当们不服从上帝的统治, 自立为权威, 把自己偶像化后就杜撰出了神性的自由意志.

而按照Jordan等的看法, 善恶知识树是与君王的职分相关的. 君王以善恶知识赏善罚恶来治理其国度, 这属于高级职分. 修理看守是祭司的职分, 一开始就给了亚当, 夏娃之后亚当具有了先知的职分. 君王的职分却是需要时间历练之后才适合承担的, 要先学会忍耐谦卑与顺服. 所以上帝一开始限制亚当君王的职分, 让他学习忍耐等候. 同理, 摩西之后很久才有大卫王, 主耶稣也是先通过顺服学习忍耐, 之后才被高举而行使君王职分. 我们基也同样是在今生要在肉身中忍耐, 我们盼望的上帝所应许的国度只有凭信心才能看到, 荣耀与冠冕要见主后才会有. 所以我们与亚当及旷野中的以色列是具有相似性的, 都处于上帝的磨练之下, 要努力进入那应许之地.

Jordan内在与Van Til是协调的, 毕竟判断知识之真假可以看做是君王职分, 是属于 士师 级别的. 上帝并不是不允许人坐王, 而是要求人要顺服于万王之王之下来坐王. 在立扫罗为王这件事情上 神就说的很清楚: 他们是厌烦耶和华做他们的王, 所以要立一个自己的王. 大卫王却是个以耶和华为王的王, 是和 神心意的. 所罗门的智慧是从上帝而来的智慧, 所以他可以明辨是非善恶. 主耶稣做为受膏之王统治其国度, 也同时带来了智慧知识, 比所罗门更智慧.

这与前文的律法说也是协调的, 律法之为律法本身就是一个国度的概念. 国土, 国法, 国民, 国王. 善恶知识树即是律法的象征, 也自然与国度脱离不了关系.

为主耶稣做见证的先知施洗约翰被君王杀害, 主耶稣自己受到的是祭司权柄与君王权柄两者的审判, 最终判刑的是君王, 祭司等指证主耶稣是假先知且违背了旧约律法, 这两股力量把主耶稣推到十字架上. 主耶稣复活升天后把自己获得的先知祭司君王的职分与权柄分赐给众人, 一个新的国度逐渐展开了.

从这些主题间的脉络来反推, 元故事的主题必然是类似的.

在创世纪中其实是记载了三次亚当(人类)的受造. 上帝首先创造了人的同一性(identity), 之后是社区性(community), 之后是道德性. 同一性与社区性先在1:27中提及, 后在创2中先造亚当, 后重造亚当而形成社区性的人类. 这一与多的复合创造的基础是上帝的一与多. 而第三次创造则是赋予人类律法. 律法是人与上帝之间的关系, 以及由此衍生出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从另一角度来说, 这对应着人的 祭司\君王\先知 三职分. 得胜的祭司成为君王, 得胜的君王成为先知. 祭司管理家庭, 君王管理国土, 先知将国度拓展到全地. 亚当受造而成为祭司管理伊甸园, 他必须学会舍己与顺服, 学会先去死, 才能加冕为君王管理伊甸地, 伊甸管理好了就可管理全地了. 这是一个走向成熟的必经过程.

大卫及主耶稣都是经过死亡般的忍耐才走向君王的位子, 然后才能进一步拓展上帝的国度. 天国统治的原则是服事的原则, 是一个死而复生的原则. 主来不是受人服事, 乃是要服事人, 一粒麦子死了, 才能结出籽粒来. 王要为他的国度去死, 这样才能得着这国度. 自高的必降为卑, 自卑的必升为高. 善恶知识树考验的就是这个.

亚当在走向君王时失败了, 败在他想谋取权柄, 而不是通过顺服与服事等上帝赐下权柄. 该隐的失败在于杀死了弟兄, 之后神的儿子娶人的女儿, 导致全地的败坏. 祭司讲的是父子关系, 君王是弟兄关系, 先知则是夫妻生儿育女. 人类在这三个职分上都败坏了, 罪已经成熟了, 上帝的日子到了.

在伊甸发生的故事是圣经故事的元故事, 之后的故事都是在讲述这伊甸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