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上

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样式造人, 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 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 他就成了一个活物.

AA上帝说: “那人一个人不好, 我要为他造一个适合他的助手.”
A0耶和华 神已经 A1从地中 A2造出了 A3各样走兽和诸天各样飞鸟, A4把它们都带到那人跟前, A5看他叫什么. 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 那就是它的名字. A6那人便给一切牲畜和诸天飞鸟、野地走兽都起了名. A7只是那人没有遇见适合他的助手.

aa于是耶和华 神使他沉沉睡去, 当他睡着的时候取下他的一条肋骨, 又把那地方用肉合起来.
a0耶和华 神就 a1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 a2造成 a3一个女人, a4把她带到那人跟前. a5-a6那人说:这个是我骨中的骨, 肉中的肉, 应该称她为女人, 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a7因此, 人要离开父母, 抓紧他的女人, 他们要成为一个肉身.

上引文是我直译的创2:18-24, 从我的编号不难看出此段分为两部分. AA上帝准备为那人造一个助手, aa上帝为那人造了一个助手. 两个阶段又各分为七个要素(行文的角度), 一一对应.

关注这个经文结构有利于我们理解女人与男人的关系. 比如坊间有传闻说 “骨中的骨, 肉中的肉” 是亚当的情诗, 而经文分析表明这句话其实是亚当对女人这种活物的 “鉴定”, 以此为依据亚当把这个活物称为 “女人”, (原文的 “女人” 这个词是从 “男人” 衍生出来的). 亚当给这活物起名的过程与他给其它活物起名的过程是一样一样的(这是一个喵喵叫的活物, 可以称它为猫). 通常认为亚当给活物起名是他宣示其管理权责, 这些是上帝委派给他管理的, 女人是其中之一.

其实人家亚当说的很清楚: 这个活物的骨头是我的骨头, 肉是我的肉, 应该称她为 “从男人而出的物” , 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一句其实是重复了 “骨中的骨, 肉中的肉”, 换了种说法一个意思. 亚当并非说这女人是他骨头中的更高级的骨头, 而是说她的骨头是从他的骨头里弄出来的. 思高本的翻译或者更明了些 “这才真是我的亲骨肉, 她应称为 “女人”, 因为是由男人取出的”.

坊间有人说女人的材料是男人, 男人是直接用土造的, 所以女人比男人精致, 高级. 这种逻辑是不靠谱的, 再生纸比原浆纸更高级吗? 是否高级不在于所用原料, 而在于造物主的设计. 坊间又传闻说上帝用肋骨造女人, 这肋骨最贴近心脏, 又是平行于心脏, 所以女人是与男人平等的, 也是男人所心爱的. 但人的肋骨有十二对, 比起比心肝脾胃肾肝胆膀胱来损失一两根肋骨也不算大事, 女人之于男人就这么无所谓吗? 而且靠近心脏的只有一两条, 造女人所用的更可能是腰腹部的浮肋, 而不是与心肺功能关系密切又与胸骨相连的真肋. 贴近心脏之说实属牵强.

肋骨代表的是身体: 亚当是用从地上取出的尘土造的, 亚当属于地. 至于是从地上的哪一位置取出来的尘土无关紧要. 地是与天相对的, 亚当的属地是与第二亚当的属天相对的. 夏娃是从亚当的身体里取出的肋骨造的, 从而属于亚当的身体, 身体是与头相对的.

上帝以土壤为原料造亚当, 是为表明第一亚当是从地而出的, 是属地的, 这些更多的是属灵含义, 与土壤本身的物理性质没有什么关系. 夏娃并不是属地亚当的对应物, 她也是属地的. 与亚当对应的是基督, 一个属地一个属天, 在亚当里的属地在基督里的属天, 没有第三个划分.

女人从男人而出很像男人从女人而生, 儿女并不比父母更高级, 儿女也是父母的 “骨肉”. 这种关系其实是衍生关系, 一方面儿女与父母有相同的本质, 一方面父母是儿女的根源, 这是这种关系的两方面. 夏娃是从亚当而出的, 夏娃就从亚当继承了人的属性. 亚当是夏娃的根, 夏娃是众生之母. 正如保罗所说:

“然而照主的安排, 女也不是无男, 男也不是无女. 因为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 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但万有都是出乎神. “
Nevertheless, in the Lord woman is not independent of man nor man of woman; for as woman was made from man, so man is now born of woman. And all things are from God.
[林前11:11,12]

在上下文中, 保罗说: “起初, 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 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 并且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 又说: “我愿意你们知道, 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

上帝用肋骨造夏娃->夏娃是亚当的身体, 而亚当是夏娃的头. 头与身体并不是平等的, 而是有上下先后尊卑之分的, 同时两者又是荣辱与共的一个整体, 这与基督同教会的关系是一致的. 教会与基督并不是平等的, 而是身体与头之间的关系, 基督是元首, 是主, 是头, 教会是子民, 是仆人, 是身体, 亚当同夏娃之间的关系也是这样.

上帝造女人来成为男人的助手, 这不是说男人需要帮助而女人比男人强, 而是强调一个主次本末关系. 男人当然需要女人的帮助, 但助手却不是主力, 而是辅助性的. 而且注意上帝这句话是在2:15上帝指派亚当修理看守伊甸园的背景下说的, 上帝觉得亚当需要一个助手来帮助他修理看守伊甸园, 而不是说亚当本身需要夏娃来帮助. 亚当本身是完美的, 只是面对上帝赋予的使命, 他需要一个助手做为伙伴, 而这助手的使命就是帮助亚当来完成使命.

正如同女人的使命是从男人的使命而来, 女人的荣耀是从男人的荣耀而来(林前11:7), 女人之上帝的形象样式是从男人之上帝的形象样式而来. 男女都有上帝的形象, 而且都是完全的, 两者是相等的, 但其受造又是不同的: 男人的上帝的形象是原版的, 是直接从上帝赋予尘土的, 而女人的上帝的形象是以男人为中介而获得的, 女人从男人而是其所是. 亚当是上帝的儿子, 夏娃因亚当而成为上帝的儿子, 亚当的中介作用与基督是一致的.

这样男女本质相同而次序有别. 圣父与圣子也是本质相同而次序有别, 子是从父而生的, 子具有父的本质但却不是父, 子并不是比父更小的神, 但父却是更大的, 子永远顺服父. 在受造物之中男女是有同样尊贵的, 但丈夫却是妻子的头, 而妻子是丈夫的身体, 两者存在严格的次序.

对夫妻关系的理解会影响基督教信仰实践. 既然基督与教会的关系如同丈夫与妻子, 若认为夫妻是平等关系, 则就会认为基督与教会之间也是平等关系. 撒拉是称亚伯拉罕为主的, 圣经里的夫妻关系与启蒙运动之后的夫妻关系是不同的. 夫妻如何相处倒是小事, 以今人对夫妻\父子的理解来重构圣经中基督与教会\神与人的启示是拿生命开玩笑.

说基督是教会的头, 以及说教会是基督的身体, 这些都是从基督的人性而说的. 混乱了神性与人性, 不是异端也不远了.

此外, 这段内容其实并不是针对婚姻的, 而是在讲上帝设定的男女两性所组成的社会, 婚姻是其中典型的应用, 但却不是唯一应用. 比如保罗就把此原则应用到教会里面, 指出女人在教会中要安静, 不可以管辖男人. 男女的次序不是以婚姻为基础的, 相反构成了婚姻的基础, 以及其它社会关系下相处的基础.

最后一句说 “人要离开父母, 抓紧他的女人, 他们要成为一个肉身”, 和合本翻译为 “一体”, 此 “一体” 可不是 “三位一体” 的 “一体”, 望文生义害死人. 这一体是一个肉体/身体的意思, 夏娃本来就是从亚当割下来的吗. 这里强调的是两者在根源上的同一性, 这是他们联合的基础, 其外在体现就是要彼此忠诚, 视同骨肉手足, 离婚是不可以的.

或许对a7的解读可以更倾向于去对应A7. 前面既然结论是 “没有遇到他的助手”, 后面对应着就说 “抓紧他的女人”, 显然这女人成为了他的助手, 既然是同一肉体, 可见两者的合作关系是蛮密切的. 上帝为他创造了一个助手, 他既然遇到了这个助手, 就有了相应的责任. 既然这个助手是适合他的, 而且是出自于他的, 他就与她结盟, 组成一个牢固的团队, 共同承担上帝的呼召, 修理看守园子.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