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利亚与伊丽莎白

在路加福音里面, 天使加百列先向撒迦利亚显现预言施洗约翰, 之后伊丽莎白怀孕, 五个月之后加百列向马利亚显现预言主耶稣. 对于撒迦利亚与伊丽莎白, 路加明确说他俩是无可指摘的义人, 在马太福音里面也明确说过约瑟是个义人, 只有马利亚圣经并没有明确表态过她为人怎么样. 按照加百列的说法她在上帝面前是蒙恩的, 推想起来马利亚当时应该是个不错的闺女, 但我们并没有特别的证据说她比伊丽莎白等更好.

但马利亚却是一非常特别的女人, “万代要称我有福”. 这是什么意思呢?

民间大多认为她生了基督具有特别荣耀, 正如同主耶稣家谱上的男男女女都有特别荣耀. 这或许不算大错, 但我们读主耶稣的家谱, 上面义人恶人都有的, 列在这个家谱上并不表示有什么荣耀. 拿玛拿西来说, 这个王简直是专门敌对上帝的, 有什么好荣耀的? 他是大卫的子孙和王位的继承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本来是该有尊荣的, 但单因为他是约瑟的直系祖辈他就具有尊荣吗? 马利亚的家谱里面更多的是没有坐过王位的, 他们与玛拿西具有同等尊荣吗? 路得与喇合因为列于家谱而被认为有福, 但她们最多也只能在玛拿西这样的水平上被称为有福, 而玛拿西基本上是受诅咒的.

事实上圣经从来没有把家谱与赐福联系起来, 成为主耶稣的祖先并不是件荣耀的事–这和是否荣耀是否有福无关. 主耶稣并不是来光宗耀祖的, 华人的传统文化或许这么认为, 但福音书作者没有这么想过.

那马利亚又福从何来呢? 伊丽莎白的一句话很有启发性: “Blessed are you among women, and blessed is the fruit of your womb!” 为什么要说她在女人中是受祝福的呢? 又为什么说她的子宫所结的果实是受祝福的呢?

女人从哪里来的呢? 伊甸园, 夏娃. 创世纪中上帝的宣判中提到过 “女人的后裔” 会战胜蛇, 又提到过要增加女人怀胎的痛苦. 地因咒诅而生出不好的果实, 女人的子宫也因咒诅而生出悖逆之子, 但上帝却预言了一个救恩的盼望, 将会有一个女人的后裔结束此咒诅. 每个女人怀孕生子都是即包含了咒诅又包含了救恩. 当夏娃生该隐的时候, 她多少是有些盼望的, 所以说 “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 而到了生挪亚的时候, “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 拉麦的表达就更直接了. 但在所有的女人中, 马利亚却是那个唯一的怀胎那个应许的后裔的女人, 她的子宫结出了神所喜悦的果实. 这也就把马利亚提高到了夏娃一样的历史地位, 夏娃是众生之母, 而马利亚是主母, 是女人中蒙上帝赐福的那位. 主耶稣战胜了蛇, 又是上帝对女人诅咒的终结者, 是初熟的果实.

在这个创世纪的背景下, 马利亚说 “万代要称我有福” 并不过分. 也只有这样才能明白马利亚颂歌的意义. 加百列其实说的也很清楚, 这是划时代的事件. 这一视角对于路加来说特别合适, 因为他更强调基督是全人类的救主, 这和他把家谱追溯到亚当是一个道理.

那么马利亚是个很有信心的人吗? 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吗?

加百列是怎么找上马利亚的, 路加并没有交代, 他大概也不知道. 加百列一见面就说马利亚是 “favored one”, 又说神(已经)与他同在了, 逻辑上, 马利亚之后的表现在这件事情上不起什么作用. 当初上帝用以撒试验亚伯拉罕的时候, 亚伯拉罕的表现对事态发展是有影响的, 上帝本来就是要 试验 他吗. 但加百列却不是来试验马利亚的, 他只是宣告而已.

事实上马利亚对加百列所说的并不完全相信, 或者说不是十分理解. 这并不怪她, 因为这件事太特殊了, 比开天辟地还要特殊. 童女怀孕还不算什么, 加百列预言(30-33)远非单纯的怀孕, 而是创世纪级别的大事件, 这不是一下子能感觉过来的.

正因如此, 为了打消马利亚的顾虑, 加百列拿伊丽莎白怀孕一事来缓冲. 而这也把伊丽莎白与马利亚关联起来, 她们类似且相关. 伊丽莎白与圣经中的几处不孕类似, 这些都是在叙述同一主题, 而马利亚则是这一主题的高峰.

与伊丽莎白最像的是撒拉, 他们两对夫妻都是 “old, advanced in years”, 生育后撒拉说 “神使我喜笑,凡听见的必与我一同喜笑”, 伊丽莎白则是 “邻里亲族听见主向他大施怜悯,就和他一同欢乐”. 撒拉不信时神对亚伯拉罕说 “Is anything too hard for the LORD?” 而面对马利亚的疑问加百列回答说 “For nothing will be impossible with God”, 而这句话是在伊丽莎白怀孕的基础上说的.

至少, 在加百列看来, 伊丽莎白的事有助于马利亚的信心. 难怪马利亚急急忙忙的去找伊丽莎白确认, 这是她对加百列之言的重视, 也隐含着其内心的不安, 需要更多的安慰. 当见到伊丽莎白后圣灵也再次见证加百列的宣告, 六月胎儿约翰也为此作证–时间上的安排有神的美意. 马利亚的著名的颂词是这时候才说的, 可见她这时候才是比较安心一些了.

伊丽莎白最后一句 “And blessed is she who believed that there would be a fulfillment of what was spoken to her from the Lord.” 与其说是对马利亚的赞美不如说是对她的鼓励, 是作为年长的亲属在激励马利亚的信心. 而圣经记载这些却是为增加我们对主耶稣的信心. 圣经并不是要我们认识马利亚, 而是要我们认识马利亚所认识的上帝. 上帝差加百列宣告的好消息是从创世以来就赐给女人的, 这是关乎万民的. 顺着圣经的脉络, 我们不但要相信主耶稣的真实, 更要睁开眼睛看到主耶稣的应许是如何的大. 现今教会的状况, 大多不是否认基督的真, 而是否认基督的大.

认真的读伊丽莎白\马利亚\撒迦利亚的三段颂词, 他们对上帝的认识是非常深的, 对这两个孩子的定位也是极高的.

第三个问题, 马利亚一家是否很穷?

从约瑟到圣殿献祭的祭物来看他们家不算太富裕, 但若说很穷也是没根据的. 大部分人认为他们家穷是因为那个马槽, 但在以色列的处境下马槽(其实是饮喂牲畜的槽, 不单是马)与穷没太大关系. 以色列人喜欢羊, 他们常常与牛羊共用一室, 这在冬季有保暖作用. 从牧羊人的情况看当时不是冬季, 牛羊在外, 室内就空出来了.

约瑟并非一个人在拿撒勒, 应该是有个亲属群的, 他们七年后从耶路撒冷回家的时候就是一群的, 从这可以看出来. 所以他们去伯利恒的时候也很可能是结伴上去的. inn 很可能是亲属的客房, 但当成旅店也无所谓, 总之人员过多住不下. 这时在外面搭帐篷的可能性比较大, 天气还不冷, 而以色列人也有搭帐篷的传统. 但也可能挤在屋子里平时住羊的区域.

并非是他们刚到达伯利恒马利亚就生产, 从拿撒勒走到伯利恒并不需要几天, 若马上就要生了约瑟一定会留在拿撒勒. 这从经文也可看出来:

And Joseph also went up from Galilee, from the town of Nazareth, to Judea, to the city of David, which is called Bethlehem, because he was of the house and lineage of David,to be registered with Mary, his betrothed, who was with child. And while they were there, the time came for her to give birth.

And she gave birth to her firstborn son and wrapped him in swaddling cloths and laid him in a manger, because there was no place for them in the inn.

这里的叙述很平稳, 他们到了那里, 在那里的时候马利亚生产, 生了之后就包好布, 放在食槽里了. 没有什么戏剧性成份. 在耶稣诞生记里, 一个漆黑的雨夜, 约瑟抱着阵痛中的马利亚疯狂的敲门, 但没人接纳他们, 所以就找了个避雨的牲畜棚子, 在稻草中生产了. 但在圣经里, 却没有提下雨, 也没有啥着急的, 也不是别人嫌弃他们, 他们也不孤独. 甚至可能不是在晚上–牧羊人是在晚上去的没错, 但那时人家早生好歇着了, 生头胎大概需要13个小时, 马利亚可能从上午就进入状态了.

既然这马槽与贫穷和冷漠无关, 其用意又何在呢?

天使向牧羊人报告好消息的时候, 把在马槽里称为是 “sign”, 是标记. 这种标记很可能是与摩西相关的, 当初摩西就是被放入篮子中的. 而摩西的标记又是与诺亚方舟相关的, 挪亚\摩西\主耶稣 三者也的确具有相似性, 都开创了新的时代.

同时考虑到牧羊人的背景, 这马槽也很可能和饮牧羊群相关. 与雅各类似, 摩西去旷野时有个环节是为米甸祭司的七个女儿打水饮羊. 当天使让守夜的牧羊人寻找马槽标记的时候, 饮羊的不再是水, 而是羊群的救主. 主是我们的好牧人, 他以自己的身体喂养我们. 主为我们舍去血和肉, 使我们得生命. 马槽中的婴孩, 是我们的救主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