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那点事儿.伦理

以色列到底有没有权力跑到巴勒斯坦建国呢?

首先, 圣经并没有这样的预言.

即便有, 这并不表示上帝希望我们支持他们这样做. 圣经预言犹大卖主了, 难不成你还帮着卖? 圣经预言犹太人要被杀来杀去的, 那你是帮着杀啊还是不帮? 预言只表示那件事情会发生, 而不表示其发生的正当性. 我们的责任是伦理上的公义怜悯, 而不是实现预言.

其次, 这块地并不是犹太人的.

如上所述, 我们并不能以圣经为依据来为犹太人分地. 即便以圣经为依据, 那地也不是犹太人的. 迦南原来属于亚摩利等族的, 连亚伯拉罕都不可以武力取之, 四百年之后, 上帝才允许以色列来此寄居. 上帝当时就说的清楚:

地不可永卖,因为地是我的;你们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 [利25:23]

地是上帝的, 是基督的, 只是让他们寄居几年而已. 正如同主耶稣所说的比喻, 这园子是租给他们的, 而他们为了霸占就杀了园主的儿子, 还有继续租给他们的必要吗? 还是也和犹太人一道否认了园主的所有权及儿子的继承权? 真要从圣经算, 教会才是迦南的继承人的合理代表, 除非他们想出卖这名分.

历史上, 以色列真正在迦南建立统一的政权至少要从大卫攻下耶路撒冷算起, 而所罗门之后王国就分裂了, 算起来以色列真正完全拥有迦南的时间不足百年. 之后一百北国灭, 再一百年南国灭, 全加起来也不过三百年时间. 这在数千年迦南历史中不过是弹指一挥而已. 之后上帝把迦南全面的转交给了巴比伦, 波斯, 罗马帝国. 罗马统治耶路撒冷的时间要比大卫王国长的多, 而且还是个基督教国家, 于基督教发展影响巨大.

自从巴比伦之后, 上帝逐渐允许他们重新回到以色列居住并重建圣殿, 但犹太人基本没有对迦南拥有过主权, 因为这主权是属于大卫的. 所以他们才盼望大卫子孙的到来, 而这直到如今也是保守派犹太人的信仰. 可惜那位弥赛亚他们不认, 所以后来连在那里居住的权力都没有了.

但即便主耶稣自己, 真正的迦南之王, 也没有向罗马交涉要独立, 而是承认了罗马的主权. 因为在主看来, 不但迦南是主的, 全地也都是主的, 所有的王都是主的仆人, 主是万王之王. 所以, 主耶稣根本就不会谈 “独立”, 不但地是我的, 连天也是我的, 上哪独立去啊? 正是在这个视野下, 主差派门徒去让万邦做其门徒, 耶路撒冷, 犹太全地, 撒玛利亚, 直到地极.

也正是这位主, 赐予了罗马政府合法的权力, 甚至赐予了他们杀死自己的权力. 之后的使徒, 以及早期教会, 也都确认了罗马政府的合法性, 即便罗马屠城耶路撒冷的时候也是如此, 而当时的罗马还是个异教帝国.

既然迦南曾经有多个政权存在过, 而它们至少有两个是经过上帝授权的(其实阿拉伯帝国与奥斯曼帝国也同理是授权了的), 那么, 凭什么犹太人可以说他们才是真正的继承者呢? 这是与基督教对政府的理解相抵触的.

第三, 这种对待巴勒斯坦居民的方式是不公义的.

这些巴勒斯坦人在这一地区生活了很长时间, 至少比犹太人长的多, 而且是当时的原住民. 虽然是处于英国的托管之下, 但这些人对自己的家园仍然是具有与其它国家一样的权益的. 依靠武力把人家赶离家园是不人道的, 是欺负人. 虽然说人权大于主权, 我们也同情犹太人的遭遇, 但并不能因此而不顾公义, 更不能因此而无视其他人民的人权. 英美在自己国家里划块地出来给犹太人那没啥说的, 但跑到别人家里去划那就不好了. 这其实是把人家当殖民地对待了, 好吧, 当时的巴勒斯坦也的确和殖民地差不多, 但这样犹太人落井下石就更不道德了.

犹太人的野心是巨大的, 阿拉伯联盟的野心也是不小的, 美国, 俄国也都想在这里获得利益. 这里没有人道主义考量, 没有对上帝与生命的尊重, 只有利益与博弈. 可怜的是这些巴勒斯坦人, 没有土地, 没有国家, 没有朋友.

我听到过有为当初摩西带领以色列入迦南时杀死的婴孩不平的, 有为孔子得不得救费心的, 有为地震什么的捐款的, 但对于这些巴勒斯坦难民, 即便不愿捐款, 不愿声援, 不愿怜悯, 那闭上眼睛装看不到总可以吧? 请不要支援受难者的加害方, 请不要把入侵者的行为神圣化. 侵略的是别人你幸灾乐祸, 总有一天会侵略到你的. 我们愿人们怎么待我们, 就该怎么待人.

第四, 以色列建国无益于基督的国度

从一定程度上, 以色列建国是有助于宣扬犹太教的正确性的, 而犹太教于基督教, 还不如耶和华见证人会于基督教更友好, 甚至没有原来的伊斯兰教友好. 以色列国很大程度上是在向基督的合法性挑战. 这一国家的建立是其更加刚硬的表现, 也会与上帝更加的遥远.

同时, 这酿造了伊斯兰国家与犹太人之间的矛盾, 进而使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之间有了隔阂. 这不但导致了中东长期的动乱, 人民生活的艰辛, 也促使伊斯兰教极端化, 严重不利于福音工作在这些地区展开. 而一些教会对以色列国的追捧不但增加了与穆斯林的隔阂, 彰显了自己毫无怜悯公义的本性, 还促使基督教信仰异教化, 严重削弱了主耶稣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