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ABC

关于方言现象, 我们不是完全清楚, 但有一些基本的知识点还是没啥好争论的.

1, 没有经文表明主耶稣曾说过方言

主耶稣的祷告也都不是方言祷告. 没有人会比主的祷告更好, 没有人会比主耶稣与天父更亲密.

2, 圣经里没有提到方言有预言功能

没有足够的经文证明圣经里曾经出现过用方言说的预言. 从上下文推测, 基本是在说感恩赞美的话或者劝勉. 保罗是把方言与预言对比起来谈的(徒19:6, 林前14:5), 两者不是一回事.

3, 圣经里的方言不具有特殊的祷告效果

方言祷告并不大过普通祷告, 上帝不会因为方言而特别垂听. 所有祷告都是圣灵与基督代祷才被天父垂听的, 与祷告所用语言无关. 天父垂听我们的祷告, 我们靠基督来到上帝面前. 说方言祷告有特殊效力的其实是否认了基督的救恩所成就的神人和好.

4, 圣经里没有记载过有女人曾说过方言

圣经里出现过女先知, 但没有提到过任何一个具体的女人说过方言. 而且保罗也一定不允许女人在教会说方言(如果她们真的会说).

5, 圣经里的说方言不是圣灵充满

虽然徒2:4说 “And they were all filled with the Holy Spirit and began to speak in other tongues as the Spirit gave them utterance.” 但这里的圣灵充满和说方言却是两件事情. 这些人是忠心跟随主的门徒, 五旬节圣灵降临时他们圣灵充满, 同时圣灵赐给了他们说方言的恩赐作为外在象征. 这两件事情在这里同时发生是有其道理的, 但这并不表示他们之后必须圣灵充满才说方言, 他们之后说方言的时候也不一定是圣灵充满的. 事实上, 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曾经第二次说过方言(虽然他们可能说过).

徒10哥尼流等说方言就更与圣灵充满没有太大关系了, 所以圣经就只提到圣灵赐给他们说方言的恩赐作为其受圣灵的外在证据. 受圣灵与圣灵充满是两回事了.

保罗在以弗所按手时(徒19)也是类似的, 这些人都属于初信者, 与主并没有太深的认识, 信仰刚刚建立而已.

司提反殉道前圣灵充满, 但没有证据表明他曾经说过方言.

6, 使徒时代也并不是人人说方言, 只是某一些人说过而已

参(林前12:30). 也并不是所有受圣灵的都说方言.
五旬节受洗三千人, 但当天说过方言的也仅限于原来那一屋子人(很可能只是十二使徒). 有意思的是保罗在以弗所时也是约12个人.

7, 使徒时期说方言的信徒信仰/生命未必好

否则还用的着保罗狠狠的批评他们吗? 这也侧面说明说方言与圣灵(充满)之间不是直接相关的.

8, 方言恩赐不一定不能失去

他们未必是第一次说方言后就一直会说下去, 反正圣经没有这么讲过.

9, 历史上使徒之后方言现象在教会迅速消失了

现今的所谓的 “方言” 是最近一个世纪才出现的

10, 使徒之后对教会教义形成贡献重大的人物都不说方言

包括圣经本身在内, 基督教没有一篇正统经典文献是从方言之中翻译而来的.

11, 如今基督教界说方言的人物大多不是正统神学背景

他们大多不持守传统教义, 也没有受过严格的神学训练. 他们的解经往往是错误百出的, 至少是缺乏严谨态度的. 这种类型与方言现象之间存在统计学意义上的相关性.

12, 不少异教/异端存在方言现象

方言现象在佛教/道教里称为 “灵语/天语”, 是广泛现象.

摩门教的创始与方言有关.

真耶稣教会, 否认三位一体, 存在方言现象

最后, 圣经并未说过方言可以建立信心

在圣经里, 方言见证的是摩西到基督以及以色列到万邦的转换, 是用于说明真道的. 方言不能见证摩西, 也不能见证基督, 而是在摩西的基础上见证基督之道. 它的主要意义是救赎历史上的神学价值.

说方言的人未必有真热心, 但说方言能激励某些人的热心却是可以理解的. 就像医病一样, 这些看得见的 “神迹” 会短暂激发人们的宗教热忱, 但这些若不能扎根在信仰里面是毫无价值的, 与喜得贵子后大拜观音是一回事. 这些都是停留在迷信的层面, 不能建立真正的信心, 也与此 “神迹” 是否真实无关.

那些走过红海, 吃过嘛那的人在哪里呢? 宏大真实的神迹尚且如此, 莫须有的常见的宗教现象就更不需要夸大了. 只有在主里才能找到那不可动摇的磐石, 信仰才会有根有基, 有始有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