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人性是受造的吗?

基督的人性是完全的人性,而人性本身当然是受造之物,基督的人性正是这种人性了,不存在其它人性。在这一点上没有好争论的。比利时信条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论说基督的人性的,并进一步指出基督的人性并未因为基督而改变性质。

而我们不说基督的人性是受造的是从基督的整体性来考量的,或者说是从“过程”的角度。基督并非仅有完全的人性,也同时具有完全的神性,神而人为一基督。基督的人性与神性是不能分开、不能离散的,否则就违背了《迦克墩信经》。正因为神人二性的奥秘性,我们不可以断言基督的人性与神性是如何结合起来的,这也包含了基督的人性的形成过程。当我们说基督的人性是受造的的时候,我们就分割了基督的人性与神性,而我们绝对不可以断言基督的人性是在神性之外独立形成的。正因为基督的人性无一时一刻与基督的神性相分离,即便逻辑上也不可以分离,所以基督人性形成的过程就包含着神人二性的奥秘。所以,虽然基督的人性无疑具有受造的人性的性质,但却绝对不可以说基督的人性的形成过程是受造的。所以我们不说基督的人性是受造的。

其它的受造之物当然都是受造的,所以当说它们有受造的属性的时候也就同时断言它们是受造的。这一逻辑在基督身上却是不成立的,我们说其不成立,并非是说基督的人性是受造的或者不是受造的,而是说我们知道我们不可以断言基督神人二性的形成,其中也当然包括基督的人性的形成,因为这对于我们来说是终极的奥秘,否则就违背了《迦克墩信经》。所以,我们不在神人二性之外讨论基督的人性,尤其是其形成过程。

举个简单的例子,基督只有一个灵魂,这个灵当然是人性的,但同时也是神性的。并非先造出一个人性的灵然后神性的灵浸入人性的灵,也并非在神性的灵的基础上造出一个人性的灵。基督是道成肉身,道成肉身的奥秘不是简单的道进入肉身,否则还算什么奥秘呢?所以,说基督的人性是受造的,往往会错误的理解神人二性,在这条路上走向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