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传奇.光辉岁月

在《归去来兮》中我们强调了雅各此行的主题是娶妻生子,这对应的是神要其生养众多、成为大国,而这又是与将来雅各得着神的应许之地相联系的(生养众多才能占领这地),在这个视角下才能明白圣经在讲什么。正因如此,雅各在这二十年是否性情有变化、是否“成长”了根本不是摩西所关心的,也与圣经的主题无关,这不过是后来的福音派“福音化”的解读。

但圣经也的确讲到了雅各的“成长”,但并不是以他的性情变化来讲的,而是以雅各的牛羊、财产的增加来讲的。“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所以经上说:他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弗.4)”雅各牛羊的增长隐喻上帝所要赐给他的丰盛恩赐,这恩赐是拉班所夺不走的,出埃及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情节。个人的“成圣”同样是上帝所赐的,当然同样是“恩赐”。

同时,上帝也提到了“地上万族必因你和你的后裔得福”,对于雅各、以撒、亚伯拉罕来说,这含义或者是模糊不清的,但至少他们知道上帝的心意包括了通过他们而赐福“万族”。既然这样,那么雅各家族的崛起就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而是一祝福万族的事工。换句话说,对雅各的祝福以及雅各家族的发展直接关系到万族,万族的祝福都栖身于对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祝福之内。这不是个人的经历也不是民族史而是世界史、教会史。雅各是否“自私”、是否“诡诈”?这些或者要考虑雅各对神的整个心意的回应,也要从神的永恒计划的角度来理解。

也要注意到,上帝对雅各生养众多的强调并不同于福音派“拯救灵魂”的思路。对于神来说雅各的扩张是上帝实现自己计划的一个环节:“我要在你们中间行走;我要作你们的 神,你们要作我的子民”(利.22.12),“ 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19)在新约里主耶稣则说:“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可以笼统的说,神的心意在于建立一个天国,他要做他们的神,他们要做他的子民、门徒。所以,雅各的生养众多对应的是神的国度的拓展,雅各家就是神的国度。最终基督将得国降临,一切仇敌将受到审判,神将与他的子民同在。

在迦南地伯特利雅各梦见神,意识到“这是神的殿,又是天的门”,神最终又把他领回此地,就是有神的军兵驻扎的迦南,这些意味着神所应许的“这地为业”并不仅仅是地上的地,更是可畏的“神的殿、天的门”,神所应许的就是基督。

但我们还剩下一段没有处理,雅各与神摔跤到底该如何理解?

在对雅各的解读里, 一个很有决定性的因素就是对雅各的定性: 他到底是 “好的” “坏的” 还是 “由坏变好” 的? 对此不同的答案会导致对整段经文的不同诠释. 那么到底是先有对经文的诠释后有对雅各的定性呢还是相反? 这恐怕是个滚雪球的过程, 一错便错上加错, 回头不容易. 对雅各来说, 除了前文从救赎历史的整体来反推, 还有两段略可增加本方筹码的经文:

一段是圣经介绍雅各的时候说的:

When the boys grew up, Esau became a skillful hunter, a man of the field, but Jacob was a peaceful man, living in tents.

这里的原文中是说雅各是个 “tam” man, 这个 “tam” 是形容挪亚是个完全人的 “完全” 的词根, 也有完全的意思. 当然翻译为 “peaceful” 也是有道理的, 与以扫形成了对比. 但一定程度上这里暗含了对雅各的肯定: 他是个完全人, 至少, 原文的词汇使人产生了这样的联想, 而这也是符合圣经的笔法的. 我不是说这里可以翻译为 “雅各是个完全人”, 也不是说一个词汇的多种含义都会在经文里有意义, 而是说在这句高度概括性的经文里有可能存在双关的修辞. 至少, 是给雅各加分的.

还有何西阿说的:

​​​​​​​​The LORD has an indictment against Judah ​​​​​​​and will punish Jacob according to his ways; ​​​​​​​he will repay him according to his deeds. ​​​ ​​​​​​​​In the womb he took his brother by the heel, ​​​​​​​and in his manhood he strove with God. ​​​ ​​​​​​​​He strove with the angel and prevailed; ​​​​​​​he wept and sought his favor. ​​​​​​​He met God at Bethel, ​​​​​​​and there God spoke with us- ​​​ ​​​​​​​​the LORD, the God of hosts, ​​​​​​​the LORD is his memorial name: ​​​ ​​​​​​​​“So you, by the help of your God, return, ​​​​​​​hold fast to love and justice, ​​​​​​​and wait continually for your God.” ​[Hosea12]

这里先知的思路初看有些奇怪, 先知先说主要按他们所行的审判他们, 接着就提到雅各在母腹中抓以扫脚踝的事, 以及成年后与神摔跤得胜蒙福的事, 之后提到雅各伯特利遇到神. 先知的结论是: 要在神的帮助下回转, 谨守神的道, 仰望神的到来. 那么, 先知是说要学习雅各从罪中回转然后蒙神祝福吗? 但这里对雅各战胜天使基本是正面的叙述, 只有抓以扫的事不明确. 先知是说雅各娘胎里抓以扫是个混球, 然后战胜天使蒙神祝福? 这种逻辑恐怕对当时的以色列人没啥说服力. 要知道犹大的罪恶远远超过了抓哥哥脚踝, (不管你如何夸张抓脚踝是多么邪恶), 雅各从抓脚踝中回转而蒙福不能类比到犹大离开所犯罪恶也会蒙福, 正如先知所说的, 神要按照以色列人所行的来报应他们. 所以更好的解释是, 先知重提雅各蒙选的事实来呼吁以色列重回圣约. 神既然从娘胎里就拣选了雅各, 就保守雅各一生得胜, 并向他显现. 既然神对雅各是如此的恩待, 以色列当然应该遵守神的约, 神也会赦免他们, 再次顾念他们, 向他们显现. 神是他们的帮助. 这样看来, 先知对雅各的叙述强调的是神的作为, 神对以色列的拣选. 也或者是先知在勉励以色列人要向雅各一样竭力追求主, 珍惜自己 “长子” 的名分, 而这一雅各在母腹中就竭力追求的祝福他们却弃之不顾了. 所以雅各的几件事都该是神正面的启示.

所以, 肯定雅各的证据是较充分的, 而否定雅各的所谓证据都是来自对叙事的解释, 这就是循环论证了. 我们否定雅各, 除了个人喜欢与先入为主的偏见外并没有什么好理由.

回到雅博渡口, 这段充满奥秘的经文我们绝对是无法完全明白的, 但至少我们确定雅各是做对了. 关于摔跤的意思暂且不谈, 首先要注意的这不仅是摔跤, 而是 “面对面” 见神, 是神的显现. 所以它首先具有所有面对面见神的 “常规” 意义. 而圣经所记载的这种事件是不多的: 摩西与以色列人在西奈山, 约书亚见天使, 基甸及参孙的父母, 以赛亚, 启示录. 当然还有亚当在伊甸园见神, 亚伯拉罕, 主耶稣. 他们都是非常重大的划时代事件, 极富象征意义, 又有内在的连续性. 雅各处于亚伯拉罕与摩西的中间, 神向亚伯拉罕显现并立约, 这约可上推到亚当, 而神向摩西显现的时候就重新立约并赐下律法. 其它的显现也基本是与约相关的, 要么是呼吁回转到约内, 要么是实践约中的应许, 要么是重新立约. 这都不是针对个人的, 而是面向整个选民群体的. 在雅博渡口雅各受了什么祝福圣经并没记载, 但与后面相关的伯特利显现相联系, 不难知道这是与亚伯拉罕之约相关的. 亚当的背约中断了与神的交通, 人与神隔绝了, 而神的显现则是重建神人之间的关系, 所以这种显现本身就是救恩性的, 其所立的约也是救恩性的. 他们应该死的, 却没有死, 反而获得祝福, 这是神单方面的恩典, 而且是有代表意义的.

正因为这样, 我们至少要在亚伯拉罕之约的高度上才能看到此事的意义, 而此事又构成了上帝向摩西显现/在西奈山烈火中向以色列显现的背景. 所以何西阿才会重提此事来呼吁以色列人回转到圣约中来. 那么摔跤到底是什么呢? 亚伯拉罕/摩西的 “面对面” 都有多次, 对于亚伯拉罕来说, 最奇特的那次大概要数他拯救罗得后上帝与他立约, 中间的插曲就是麦基洗德的祝福. 亚伯拉罕战胜了五王, 得回了罗得及人口/财物, 献十分之一给麦基洗德, 麦基洗德祝福他, 之后上帝与他立约. 雅各则是从舅舅那里带出了自己的人口/财物, 战胜了那摔跤的天使, 他曾经许愿说要在回来的时候献十分之一, 天使祝福他, 之后上帝在伯特利与他立约. 这样对照下来, 与天使摔跤就对应着亚伯拉罕战胜五王. 在摩西的故事里, 上帝向摩西显现, 赐下他的名, 之后摩西把以色列从埃及领出来, 在西奈山上帝与他们立约. 其中最有 “得胜” 特色的恐怕是摩西那几个神迹, 最终劈开红海逃离埃及. 亚伯拉罕战胜了五王, 摩西战胜了埃及王与红海, 雅各摔跤战胜了天使. 不同的是, 亚伯拉罕与摩西的得胜都是有实际意义的, 而雅各的只有象征意义, 但雅各的得胜却更形象的把这种得胜的内涵表达出来: 依靠上帝征战, 得胜有余.

但那位天使不是上帝的天使吗? 雅各不是面对面见了上帝吗? 是的, 那雅各是在与上帝征战吗? 得胜只能靠神, 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雅各的敌人是神吗? 我们从叙事中不难看出他们并非是敌我之间的那种征战, 而是 “较力”, 上帝安排这场较力当然不是想试试雅各的力气, 而是出于启示的目的, 这是一充满奥秘的启示. 摩西的时候上帝就说过, 他要让法老的心刚硬, 然后显出自己的荣耀来. 进迦南的时候上帝又让迦南人的心刚硬而抵抗, 这样摩西面对的就是上帝所预定好的局面了, 是上帝手下的埃及人与迦南人, 而上帝又赐给摩西能力来战胜他们. 我们的仇敌是魔鬼, 但魔鬼难道不是行在上帝的计划里吗? 希伯来书说:

But we see him who for a little while was made lower than the angels, namely Jesus, crowned with glory and honor because of the suffering of death, so that by the grace of God he might taste death for everyone. For it was fitting that he, for whom and by whom all things exist, in bringing many sons to glory, should make the founder of their salvation perfect through suffering.

基督通过受苦而使救恩的根基得以完全, 以此领众子得进入荣耀里. 当我们问基督的受苦从何而来的时候, 那些从人来的苦难是算不了什么的, 而魔鬼也没有什么能力能治死基督, 他最多只是试探主罢了, 基督的敌人是魔鬼吗? 是, 但魔鬼在基督面前却是不堪一击的. 我们思考基督最大的 “敌人” 的时候, 恐怕要数上帝自己, 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承担的正是上帝的愤怒. 所以, 基督本身正是与上帝较力者, 而这也正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

若进一步思考, 当金牛犊之后, 摩西作为中间人为以色列代祷, 甚至提出愿以自己为赎价, 最终挽回了上帝的愤怒, 之后上帝再次向摩西显现, 宣告自己的名. 这种对上帝心意的 “挽回” 难道不比战胜五王/劈开红海更加惊心动魄吗? 而基督作为我们的大祭司所做的正是这种工作. 如果把这说为是与神较力并非不合适. 但要注意这些都是关乎以色列整体命运的, 是与救恩相关的大祭司级别的. 他们并非是与自己的罪相抗争, 而是舍己为神的国而努力. 自己的情欲与肉体之争就不要贴金的称为与神摔跤了.

另一个主题是 “名字”. 天使让雅各改名, 雅各问天使的名字, 天使没告诉他. 类似的情节出现在参孙父母那次, 可以看为是对雅博渡口的呼应. 不管以色列如何, 神一如既往的顾念他们, 如同上古之时. 而摩西问的时候上帝却告诉了他, 上帝启示自己的名字是极大的启示, 预告着极大的启示, 摩西律法就正是 “耶和华” 之名的记念, 其实整个以色列都是此名的记念. 上帝的新名(上帝不是改名了, 而是赐下新名/更详细的名)是新的启示, 基督的福音是对上帝的新名的记念. 而启示录中基督另有新名, 是上帝独有的奥秘. 我们可以把雅博渡口看为是上帝把自己的名字启示给摩西的前奏, 上帝之名是在救赎历史中逐渐启示出来的. 知道上帝名字的人是有福的.

上帝给雅各改名也是意义重大的, 这代表着新的身份/关系, 略有像新封的头衔. 上帝改名的并不多: 亚伯拉罕, 撒拉, 雅各, 彼得; 另有出生前赐名的: 以撒, 所罗门, 参孙, 施洗约翰, 主耶稣. 这些无一不是 “空前绝后” 的里程碑式的人物, 其重要性是无可替代的. 雅各的独特性在于他的新名成为了整个民族的名字, 反过来看 “以色列” 这个名字的起源及其含义就与整个民族相关了, 当然不仅是雅各一个人的事. 这样 “与神与人较力, 都得了胜” 就以 “以色列” 为符号成为了整个民族特质的缩写.

坊间有传言说雅各改名之后仍然新旧名混叫反映了他在旧人与新人之间跳来跳去, 这是胡说八道. 圣经常用 “雅各” 这个旧名并非是因为雅各没有脱离 “老我” , 而是因为 “以色列” 这个新名字在后来成为整个以色列人的共用称谓, 所以需要用雅各来区分此以色列与彼以色列, 圣经中并没有暗示雅各在上帝命令他改名后仍然用旧名, 也没有暗示周围的人用旧名称呼他. 但等以色列成为一个民族的时候, 他们是用 “雅各” 来称呼这位先祖的, 而不只是 “以色列”. 所以当上帝向摩西显现的时候, 是说 “亚伯拉罕的神, 以撒的神, 雅各的神”, 而不是说以色列的神, 因为说 “以色列的神” 并不能使以色列人清楚是 “你们祖宗的神”, 而 “亚伯拉罕” 是亚伯兰所专有的, 所以就没有这种混乱.

不管怎么解读, 雅博渡口的经历在雅各的一生中无疑是最独特的. 雅各是一个被今人严重误读的先祖, 一些误读甚至让人气愤. 雅各不是阿猫阿狗, 而是与亚伯拉罕/以撒齐名的以色列奠基性人物, 是约瑟的父亲, 十二支派因他得名. 雅各对于以色列犹如主耶稣对于基督徒. 以色列国就是神的国, 就是基督的国. 雅各与主耶稣的一个相似点就是他们最荣耀的时刻却是最被人误解的. 正如同独自在十字架上的主, 雅各独自一人在黑夜中面对上帝, 超脱生死, 蒙神赐下新名, 使众人得福.

误解尽管误解, 没人明白又有何妨, 在黑夜中持守主的道, 在孤寂中不放弃, 这是雅各的光辉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