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传奇.归去来兮

话说雅各为了逃避以扫而出走,但从名义上讲,他却是为了娶妻:

“You must not take a wife from the Canaanite women. Arise, go to Paddan-aram to the house of Bethuel your mother’s father, and take as your wife from there one of the daughters of Laban your mother’s brother. God Almighty bless you and make you fruitful and multiply you, that you may become a company of peoples. May he give the blessing of Abraham to you and to your offspring with you, that you may take possession of the land of your sojournings that God gave to Abraham!”

从伟大的以撒的这段话来看,雅各此行消极的角度讲是为避免娶迦南女人,积极的角度来讲是为娶他母亲的家族,而且以撒把上帝的祝福与生养众多联系起来,祝福雅各及其后代能取寄居之地为业,而这正是亚伯拉罕的祝福。

在雅各出发经过伯特利梦到天梯的时候,神对他说:

“I am the LORD, the God of Abraham your father and the God of Isaac. The land on which you lie I will give to you and to your offspring. Your offspring shall be like the dust of the earth, and you shall spread abroad to the west and to the east and to the north and to the south, and in you and your offspring shall all the families of the earth be blessed. Behold, I am with you and will keep you wherever you go, and will bring you back to this land. For I will not leave you until I have done what I have promised you.

而到了35章,雅各归来的时候,在伯特利神对他说:

“I am God Almighty: be fruitful and multiply. A nation and a company of nations shall come from you, and kings shall come from your own body.The land that I gave to Abraham and Isaac I will give to you, and I will give the land to your offspring after you.

这和以撒所说的后半段基本上是相同的。

总结起来,这些讲话的重点都围绕着后裔、土地这两个主题,又从中延伸出娶妻、国度、君王等应许,而这些应许又是靠神的保守而实现的。既然这样,雅各此行的意义也就不言而喻了,凡是离开这些主题的解经都是胡说八道,故弄玄虚。

从这个思路来看,雅各的娶妻其重点并非在妻子,而是在于后裔的繁衍。见拉结的情形与昔日的利百加基本是一个模式,不同的是,利百加是给老仆人打水,而拉结却是喝雅各的水,这是雅各与老仆人的区别。利百加接待老仆人,而雅各使拉结的羊群有水喝。

而从新约的角度来看,后裔既是众圣徒,而国土可以说是神的国度。利百加是那蒙应许的独子的妻子,雅各受以撒差派去娶妻,而这正是利百加所策划的,所去娶的也正是利百加的家族。而新约中保罗也是留在耶路撒冷有被同胞杀害的危险,所以主就差派他去外邦,保罗去外邦的目的是为牧养主的那另一群羊,使他们有草吃。但我并非是说雅各预表了保罗,而是说雅各与保罗都有类似的经历与使命——教会的原始性拓展。注意到这些有助于我们按照正意来理解这段经文。

接下来,拉班接待了雅各,又把利亚、拉结给了他,而雅各为此服事拉班十四年。据坊间的说法,是拉班欺骗了雅各,而上帝是以此来管教雅各。但从《前传》的分析来看,依人而言雅各并没有太明显的缺点,管教又何从谈起呢?而且,第一个七年是雅各主动提出的,而拉班也的确是在七年结束后就把两个女儿给了雅各,后一个七年是拉班提出的,毕竟是两个女儿,虽然有点让人不痛快,也不算太过分。所以这里与“欺骗”并没有太多关联,反而是为之后的十二支派的出生埋下伏笔。

说到十二支派,有人会说这是什么“生子大战”,但拉结与利亚之间并没有太大的仇恨,别忘了人家可是亲姊妹,这里可不是后宫争宠你死我活,她们或者表现出了一些女人的小心眼,但这并非叙事的主体,而是推动情节向前发展的元素。她们的确存在一定的竞争,但却是积极的建设性的,是于促进“生产力”有益的竞争。我们看到的不是勾心斗角,而是阳光灿烂的感恩。这在她们给孩子起的名字上表露无遗:充满着对上帝的赞美。所以,着眼于姐妹之间的竞争纯粹是以读小说的心态来读圣经,是在读自己的故事而不是神的故事。在神的故事里面,圣经所关注的是十二支派是如何的赐给雅各的,而这正是雅各此行的主题。她们或者真有些不合,但这又何妨呢?儿子毕竟生出来了,正如保罗所说的,“基督毕竟传开了”。难道这还不足以让我们感叹神的奇妙与丰盛吗?而姐妹俩就算真打着玩儿又关你啥事了?

所以我们还是把焦点放在神对雅各后裔繁多的应许上面,雅各的儿子们像雨后的春笋一样冒了出来,孤身一人的雅各有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家庭,而这个家庭正是日后的以色列。神赐给雅各的是那流奶与蜜的美地,而他的子孙也是多的装不下。从细节来看,利亚虽然不受宠,但她一人生了六大支派,特别是犹大、利未都是从利亚而出的,摩西、大卫、耶稣都是利亚的后裔。雅各是否宠爱利亚有什么关系——利亚绝对是上帝所宠爱的,这利亚自己也清楚知道,她与马利亚一样有福。同时拉结以及那两个使女也都生了一两个孩子,这表明神也顾念他们,使她们都结出了果子。

无论高低贵贱,无论从人看是否受宠,神都赐给她们丰盛的祝福,使她们福杯满溢。这也很像主后福音的广传,与身份地位无关,与美丑中外无关,福音是所有人的福音,凡是愿意的都可以白白的来得生命,都可以结出永恒的果实来。这也可以拓展到教会的情况,播种的与收割的一同喜乐。在这寄居之地雅各确实是获得了“大丰收”。

这一丰收却也是来之不易的,但十四年的辛苦对雅各来说也不算什么,因为他爱拉结。真教会的兴旺离不开好牧人的忘我事奉,这正是圣灵的结果。牧人的痛苦没人知晓,但痛苦里并不缺乏喜乐。

接下来的章节圣经转入记载牧人与羊的故事。对于雅各的牧养技术有“隐性基因”说,又有“胎教”说,对于这些民间信仰,除非他们在可控制的实验里重现雅各的牧羊术,否则就应该闭嘴好使自己不至于显得太愚蠢。那么雅各是如何成功的繁殖出有斑点的羊呢?答案是他没有!他的方法也根本无效。不信你可以去试试。

但的确是生出了有斑点的羊啊?所以才说这是神迹。

传福音时你所做的仅仅是你的本分,却根本无法使人得救。这与你的技巧、学识、能力、生命无关,你就算有天使一样的本领也没有用。只有神的灵才能苏醒人心,烙上基督的印记。你花尽心思去制造气氛,搞什么音乐会,各种推销术,这些本来就是针对人的属肉体的情欲的,又怎么能使人脱离情欲呢?即便是以敬畏之心宣讲真道,都不保证有人得救,何况这些歪门邪道呢。但我们的本分是宣讲真道,而神的灵也会与我们同工,从而使人得救。这人撒种,那人浇灌,唯有神使之生长。

我们的事工常常像雅各一样自以为是,但神按照其美意而有选择的使我们不至于完全毫无收获,这是神的怜悯,但若因此就把那些看起来有效果的手法奉若神灵,那就是强取神的荣耀归给偶像了。但不管我们是否强取神的荣耀,也不管有多少的障碍,看似多么不可能,神总是能从纯白的羊群中生出有条纹的羊来,使这小群成为大群,他也认识他的羊。

雅各就是以色列,而以色列就是神的教会,这没有其它选择的余地,那么拉班又是何许人物呢?在某些民间信仰里面拉班是一个阴险狡诈的敌人,几乎是魔鬼的化身了。但不要忘了拉班可是那被献的独子的妻子利百加的亲哥哥、雅各的舅舅和岳父、以色列十二大支派的外公,不要随便就对别人说好说歹的。亚伯拉罕的仆人为以撒娶妻的时候拉班就是女方的主要人物了,表现的也很积极。相对于迦南人来说,拉班是他们的亲人,对亚伯拉罕的神也即拿鹤的神并非一无所知,以撒与利百加都很尊重他,所以才会让雅各去拉班那里讨老婆。而雅各初到的时候,拉班热情的接待了他,使这个处于逃亡状态的外甥有了安身之所。

拉班的确有点贪财,但还够不上大恶人,他也讲亲情与仁义,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世俗中人,这和我们自己家的舅舅们没有太大差别。至少,比起当时的以扫来,雅各认为拉班更加友善,所以才会在他那待了20年。那么对拉班到底该如何定位呢?

首先想到的是埃及法老。雅各寄居拉班生养众多然后回迦南,这直接隐喻了以色列下埃及、出埃及。埃及人对以色列的态度也是先帮助后压制,既爱又恨,即需要他们不想让他们离开又不想他们太发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以色列逐渐成为了他们的奴隶,这和雅各后期的处境也是相似的。更重要的是,神在这两个时期都保守了以色列,使他们生养众多,并满载而归,而另一方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进一步的,拉班其实很像使徒时期的外邦人尤其是罗马政府。保罗被本族所逼迫,但却得到了外邦人的欢迎以及罗马政府的保护,保罗也常主动利用自己的罗马人身份来寻求援助,包括主耶稣被钉在内,罗马政府一直表现的较为友善,而使徒们也没有敌对罗马的言论出现。教会与罗马也并非没有冲突,但这是使徒后期的事情,正如同雅各与拉班后期关系逐渐紧张起来一样。

拉班们之所以对我们友好前提是“共同利益”,至少不能使他们受损失付代价,否则这一暂时的联盟就会破裂。外邦喜欢俘获以色列,他们贪恋因以色列而得来的好处,也即经济、文化、政治领域的好处,所以他们欢迎他们,甚至不惜把女儿嫁给他们,甚至让他们来做宰相。这些的确很有诱惑力,而且以色列也不可能脱离开这些,需要借助这些才能够生存、发展,但若因此而陷入进去就成为人家的奴隶了。传福音必须深入到外邦的各领域,但若因此而被外邦所俘获而成为社会福音、成功神学、社交团契,那么就连自己都迷失了。正确的策略是要将人的心意夺回,要把他们俘获,把他们领到迦南。但埃及实在太诱人,而回迦南会面临许多风险,所以人们宁肯留在埃及,他们也不想伤害与埃及人民的深厚感情。所以神要灭绝这一代人,他们断不能进入神的安息。

回到主题,雅各所处的正是以色列教会从无到有天天加增人数的开拓期,这与使徒是类似的。我并非是说拉班“预表”了罗马,而是说神通过这位友善的拉班来赐福初期的以色列教会,这正如同神通过罗马而赐福新约时期的教会。我对拉班并不关心,而是关心神的手是如何的让以色列在这外邦寄居之地“生养众多”、“极其发大”的,这里表现出来的是神特别的赐福,正如同神所应许雅各的,也正如同基督所应许使徒的。神的心意是拓展他的国度,这才是圣经所启示的。

雅各对此旅程充满顾虑,但顾虑的并不是如何与舅舅相处,而是路途的艰辛。虽然一路的奔波圣经根本没写,但当雅各与拉结抱头痛哭的时候,你就知道他是怎么走过来的了。相对来说,牧羊的生活就是享受了。这二十年,雅各虽然过得很辛苦,但也很快乐,至少他不需要为自己的生命担心,又有四个老婆十多个孩子和一大群羊,可以说已经是“今世得百倍”了。但神的意思却不是让他自己单过,而是要他与以扫有团契。新约虽然很好,但并不应该离开旧约,外邦教会也不应该离开以色列教会。他们虽然有分开与各自的发展,但却是共同的组成了新以色列,两群羊要合而为一,并没有分别。外邦虽然有暂时的友善,但雅各真正的身份认同却是在以扫,他们需要一起来埋葬以撒。

这一归来之路并不好走,但有神为指引别人又能如何呢。四百年后,拉班追赶雅各的一幕升级为法老的大军追赶摩西。法老没机会效法拉班和摩西立约,摩西自己立石堆为柱,纪念神的大能保守。对于雅各来说,拉班的石堆不但是舅舅与他的约,也同样更是上帝信实保守的见证。

比起拉班来,雅各更害怕见到的是以扫。拉班最坏不过是把羊群扣下来,难道还把自己的女儿和外孙们杀了?而以扫就会这么做。你也许会觉得亲兄弟无非是说了句气话,但事实上这二十年以扫一直在说这句“气话”。何以见得呢?当初离开迦南的时候,利百加就叮嘱雅各说等自己确定以扫原谅雅各后就派人叫他回来,若以扫回心了,利百加肯定早就通知雅各了。

那他为什么还要回来呢?因为是神要他回来的。他也像保罗把捐输奉到耶路撒冷时一样忐忑不安的为以扫准备礼物,他又做了最坏的打算:自己死就死吧,至少要让几个孩子跑掉。以扫出人意料的原谅了雅各,兄弟俩和好了。

从以扫带四百人出来不难看出他是带着杀机来的,但这一路上看到雅各的礼物,又看到雅各的俯伏,这些使他转恨为爱了,结果哥俩抱头痛哭。从另一个角度,雅各全家真是命悬一线了。从灭门的惨剧转为骨肉团聚这无疑是上帝保守的结果。

这一和好非比寻常,这意味着大河外的受割礼者与迦南地受割礼者的合一,也即外邦教会与原以色列教会的合一。我不是说他们“感情”、“人事”上的合一,而是教义层面的合一。雅各承认自己的渊源,而以扫也接纳自己的弟兄。他们同是出于独子以撒,不仅仅是血缘上,也是宗教信仰上。他们并不像今人一样将生活、宗族与宗教分开,这些对他们是耦合在一起的:一个宗族意味着同一信仰同一生活,甚至同一国家。所以这里和好的并非仅仅是弟兄俩私人关系,也代表着教义与渊源,代表着神的约。如今民间信仰把新旧约分的很开,又把以色列人极度丑化,这不是保罗及雅各的做法。新旧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外邦教会与以色列教会同是神的羊群。

10 Jacob said, “No, please, if I have found favor in your sight, then accept my present from my hand. For I have seen your face, which is like seeing the face of God, and you have accepted me. 11 Please accept my blessing that is brought to you, because God has dealt graciously with me, and because I have enough.” Thus he urged him, and he took it.

对于雅各来说,他知道自己受到了神极大的祝福,也知道这祝福本是以扫的,所以就迫切的想把自己得到的祝福与以扫分享。新约的福分源自旧约,而外邦人所得到的本是属于以色列人的,是根托住枝子,而不是枝子托住根。原来树上的枝子并不比你这野橄榄差,神砍下他是为使你接上,你又有什么好自夸的呢?神既然不爱惜原来的枝子,也必不爱惜你。真正受过神恩膏的就会知道敬畏,绝对不会向原来的枝子夸口,反而会像雅各一样俯伏在地上。

和好之后兄弟俩马上分手了,坊间有说雅各狡诈的骗以扫先走,这是先入为主的偏见。他俩的主要矛盾是对“祝福”的争夺,但以扫既然收了雅各的礼物就表示真心原谅了兄弟,俩人之间已经没有什么隔阂了。雅各对以扫的谢绝不但是自我谦卑而不想麻烦兄长,也更是合情合理的。而且以扫若想害雅各从实力来说也根本不需要再拐弯抹角,从性格来说当初以扫把杀雅各的想法说出口这就表明了他是一个没有心机的人,他是一个喜欢住在野外喝酒吃肉的粗汉,根本不屑搞什么权谋。这一点雅各自然清楚,连利百加都清楚。而且从雅各冒着生命危险来见以扫来看,雅各有十分的诚意来与以扫和好,正如同保罗冒死回耶路撒冷一样。既然这样,现在都和好如初了,还有什么理由敌对呢?

那么雅各为什么没有按照自己所说的去西珥呢?雅各虽然说要去西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要定居西珥。对于这些牧羊为生的民族,他们只能是随水草迁徙,很难长期定居某地。从亚伯拉罕与罗得的分开也不难看出他们的难处,而这些人一生中也一直是从南到北迁来迁去的,所以连以撒都没有与以扫在一块儿。雅各与以扫现在都是养殖大户了,他们不可能同居一处,(创36.6中是以扫离开雅各,我们没有看到雅各惧怕、回避以扫)。所以雅各寻到一美地时就安顿下来,让牛羊休养,而他自己按理自然会去走访以扫以及以撒,也可能和他们团聚了些日子,他也可能计划着慢慢的将羊群向以撒、以扫的地盘靠拢好有个照应,而他向以扫所说的“慢慢”是几天还是几年,这也不能按照我们的时间观念来说。圣经不是肥皂剧,所以不会讲这些琐事。而且圣经的时间节点往往是随着救恩历史而有偏重的,两句话之间可能相隔几个月甚至几年。比如福音书里主耶稣的一生,从小孩一笔就带到了三十岁,三年的事工最后的一周却是重点,这些都不是线性的叙事。当然也完全有可能因为其它事而打乱了雅各的计划,总之不能简单的下结论雅各诡诈。

之后雅各屠城示剑,又按照上帝的指示去伯特利筑坛献祭。示剑之战似乎仍然属于雅各归来的行程。上帝信实的将雅各领了回来,回到了初次向他显现的伯特利,一路的保守不再重复。之后雅各终于回到了以撒那里,这段旅程也就结束了,再次出发就是下埃及了。

有人说使徒行传其实是圣灵行传,无疑使徒们的事工以及教会的拓展是圣灵的手在运作,但无疑使徒们也真实的参与到了神的历史中。雅各的出发、归来伴随着的是家族的兴旺,也伴随着与神的更加丰富的相交,上帝国度的雏形逐渐显露出来。上帝与雅各在伯特利的两次立约也有个递进关系,后者加进了君王、国度的内容,而前者强调了“全地得福”以及神必实现自己对雅各的承诺。这二十年的确外邦的拉班因雅各而受到了祝福,这可以看做是“全地得福”的小小的前奏,而之后接着的约瑟的故事又开始向“君王”、“国度”的方向靠拢。福音向万邦的广传自然重要但不是终点,历史归结于国度与君王。我们常常以为以色列王国是新约教会的一个预表,而新约教会是以色列教会的“高级阶段”,事实上相反,以色列王国是新约教会的高级阶段。以色列王国并非是新约教会的预表,而是“未然”的天国的预表。列祖时期的教会才是新约教会的“预表”——准确的说不是预表,就是。

雅各当初在伯特利的那个祈祷似乎很“幼稚”,但他却是按照神梦中的应许来向神许愿的,这可以看成是对神的约的回应与确认,这是亚伯拉罕、以撒所没有做过的,其意义非同寻常,以至于二十年后上帝对此愿仍念念不忘(gen.31.13)。日后摩西、约书亚都带领以色列民重申神的约,这是后事。所以这并非是我们通常的祷告,没有理由因此而推出雅各幼稚,而且就算是祷告也无非是求日用的必需品,而所求的还是神五分钟前所应许的,这比起你们这些妄自批评雅各的人的祷告来更符合主祷文。第二次立约的时候,雅各被正式赐名以色列,而此次雅各也以族长的身份要求族人自洁。

伯特利之后拉结难产,给孩子起名为“son of my sorrow”,而他的父亲却叫他“son of the right hand”。忧患之子终将成为右手的蒙福者,辛苦播种者必获得收割的欢欣。拉结的女仆对她说“Do not fear, for you have another son.”这似乎是呼应着拉结生约瑟时所说的“May the LORD add to me another son!”神的确赐给了拉结另一个儿子,而她本来是不生育的。在大家看来这自然是神对拉结莫大的赐福,所以她就知道这个孩子是蒙神保守的,所以她没有必要为孩子担心,她的劳苦也不是徒劳的。拉结虽然因此而死,但她并没有失去盼望,反而更有信心。她对孩子的命名是为纪念她的难产,也可能包含着她一生的痛苦,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抱怨,也可能是对着得之不易的孩子的珍惜。这从雅各如何对待约瑟、便雅悯中也可以看出来。

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牧者一定要看清这一点,否则要么灰心丧志,要么更惨:传另一个福音。

在行程接近终点的时候,圣经列出了雅各众子的名单,无疑这是雅各此行的最大收获,也是上帝的心意所在。这十余个人下埃及的时候已经是七十人,出埃及的时候则达到了六十万,他们将征服列祖寄居之地——迦南。二十年前,雅各孤身一人拿着杖过约旦河,神的应许使他成为大国。虽然基督所传之道被人们抵挡、篡改,但天国的福音终必传遍天下。虽然教会充满稗子,虽然到处是稗子教会,但神仍能兴起、保守属他的羊群,基督终将得国归来,因为父乐意把国赐给他的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