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传奇.长子的诅咒

在前传中我们提到过雅各并非是那一段故事的主角,以扫才是,也提到过这突出了拣选的教义。但圣经中以扫的出现单单是如此目的吗?以扫虽然有轻看神,但他仍然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我们几乎看不到他其它的缺点:他孝敬父母,勤劳,实干,打猎功夫一流,虽然不善交际口无遮拦但内心宽厚,是一个豪爽的汉子,在仆人中也似乎很有威信。更重要的是,雅各手和脖子上蒙上了羊羔皮,然后穿上以扫的衣服,而以撒正是闻到衣服上以扫的香气、摸到“以扫的手”才给雅各祝福的,这与我们披戴基督来到上帝面前是如此的相似,难道这仅仅是巧合吗?若不是巧合,以扫是基督的预表?

为了不轻率的下结论,我们需要跳出以扫这一具体的人物,从更广的视角来寻求答案。以扫是长子,他被弃绝,而次子蒙拣选——这一模式并非单单发生在以扫身上,长幼次序调换的还有:该隐-亚伯、以实玛利-以撒、谢拉-法勒斯、玛拿西-以法莲。神为什么这样安排呢?圣经直接论述到这些的经文不多,略有启发性的是保罗对以实玛利-以撒的解读:

Tell me, you who desire to be under the law, do you not listen to the law? For it is written that Abraham had two sons, one by a slave woman and one by a free woman. But the son of the slave was born according to the flesh, while the son of the free woman was born through promise. Now this may be interpreted allegorically: these women are two covenants. One is from Mount Sinai, bearing children for slavery; she is Hagar. Now Hagar is Mount Sinai in Arabia; she corresponds to the present Jerusalem, for she is in slavery with her children. But the Jerusalem above is free, and she is our mother. For it is written, “Rejoice, O barren one who does not bear; break forth and cry aloud, you who are not in labor! For the children of the desolate one will be more than those of the one who has a husband.”

Now you, brothers, like Isaac, are children of promise. But just as at that time he who was born according to the flesh persecuted him who was born according to the Spirit, so also it is now. But what does the Scripture say? “Cast out the slave woman and her son, for the son of the slave woman shall not inherit with the son of the free woman.” So, brothers, we are not children of the slave but of the free woman.
【加4】

保罗把夏甲与撒拉“比喻”成了两约。若仅仅是“比喻”保罗所说的这段就仅仅是修辞手法了,但我们在其它地方没有见到保罗使用过这种“修辞手法”。而且,这两者之间的确是存在着相似的地方,这种相似仅仅是巧合吗?神为什么要亚伯拉罕有这样的两个儿子(其实还有其他几个)?圣经又为什么要详细记载夏甲的事?这在创世纪中有什么意义?

那么夏甲与撒拉是“预表”两约吗?其实这和“预表”一词的用法有关。但既然我不想深究“预表”一词,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来读那些经文、来看经文之间的脉络。

首先,亚伯拉罕娶夏甲的时候神还没有说过撒拉要怀孕的事,所以这与亚伯拉罕、撒拉的“信心”无关,而是合情合理的一件事。而且夏甲与以实玛利都是蒙神祝福的,神两次向夏甲显现,拯救他。神也特别祝福以实玛利,而以实玛利也是于割礼有份的,亚伯拉罕也很喜欢他,他又与以撒一同埋葬了亚伯拉罕–这些细节说明圣经并非一味的否定夏甲与以实玛利,在神面前他们有自己的位置。

民间有说夏甲是奴隶什么的,但雅各也娶了两个使女,但、拿弗他利、迦得、亚设都是使女所生,难道说辟拉、悉帕比夏甲更“高级”吗?还是这四个支派比其它支派更低等?其实不管母亲是不是奴隶,孩子的地位是由父亲决定的。而且,即便是奴隶,娶了之后也就不再是奴隶了,这在摩西律法里面也有体现。

以实玛利并非因为夏甲的出身不好而被否定,这不是皇宫争储。圣经否定他们母子的地方仅有两处,一是夏甲怀孕后轻看撒拉,二是以实玛利嘲笑以撒、撒拉。正是因为这两件事撒拉才要赶走他们 ——如果夏甲尊重撒拉一些,而以实玛利也不要嘲笑撒拉/以撒,那么撒拉就不会赶他们走。所以说,以实玛利与以撒同样都是亚伯拉罕的亲生儿子并没有区别,而且以实玛利是长子,他本有“长子的名分”。他并不是“外邦人”,而是受了割礼的亚伯拉罕的后裔,是与亚伯拉罕之约有份的。但以实玛利的确有轻看神的地方,神也没有拣选他成为亚伯拉罕之约的继承者。

神拣选了以撒来拓展亚伯拉罕之约,这并不意味着以撒之外的人与此约无份,而是说以撒是亚伯拉罕之后此约的“立约”意义上的继承者,其他受割礼者都通过以撒而与此约有份。并非亚伯拉罕亲生的才与此约有份,他的仆人、奴隶都是有份的,以实玛利就更不用说了。以撒、雅各之约与亚伯拉罕之约是同一个约,但又有所发展,但这些“发展”却不是否定前约,而是把前约具体化了。后约是前约的“完全”,在这个意义上后约“优于”前约,但却仍然是同一个约。以实玛利虽然没继承亚伯拉罕而成为此系的族长,但他的确是约内的选民,这与以撒并没有区别。以撒的独特性在于他是族长,是以色列的先祖,神也是在这个意义上与他立约,这是以实玛利所没有的,我们也没有——基督才有。

所以,以实玛利唯一的问题就是他对以撒的嘲讽。以撒是上帝亲口所应许的,但以实玛利却轻看他,这和嘲讽上帝没有太大区别。夏甲也轻看自己的主母,而撒拉显然是更有尊荣的。夏甲是撒拉送给亚伯拉罕的,她当然也有自己的位置,但当她把自己摆在撒拉之上的时候她就有罪了。这正如同旧约与新约的关系一样。旧约与新约本是同一个约,有着同样的应许,旧约并非坊间所说的那样毫无价值,相反,旧约与新约并没有实质上的区别。但是,当旧约与新约对立起来的时候,或者说以旧约来否定新约的时候,旧约就成为了新约的敌人。而且新约也的确比旧约更有“尊荣”,旧约并不能否认这一点,相反要见证这一点。以实玛利与以撒都是亚伯拉罕的亲生儿子,但以撒比以实玛利更有“尊荣”。以实玛利可以与以撒一同来服事他们的父亲亚伯拉罕,他们也是骨肉至亲,但当他轻视以撒甚至要“逼迫”以撒的时候他就是与神为敌了。

保罗所要处理的正是新旧约交替的问题。摩西本是预言基督的,但犹太人以摩西来否定基督,正如同以实玛利逼迫以撒一样。并非是摩西有问题,而是犹太人对摩西、对基督的诠释不正确,没有看到基督正是摩西律法所指向的那一位。摩西不过是仆人,基督却是主,他们以仆人否定了主人,正如同夏甲轻看撒拉。

既然这使女及使女所生的轻看主母及主母所生的,他们就不能与主母的儿子同受产业了。他们本来可以的,是他们对主母的敌对使他们失去了本有的祝福。而旧约也并非没有祝福,当旧约与基督对立起来的时候它才成为了绊脚石。从新旧约的对比来说,因新约的荣光,相对的说旧约就是“奴仆”了,但这并非否定旧约的荣光,而是肯定新约更加有荣光。以实玛利不应该轻看以撒,以撒也不应该轻看以实玛利,以实玛利是长子,而以撒是主母凭应许所生的,两者都是有荣光的,也都是亚伯拉罕的血脉,他们是弟兄手足,所以他们共同的埋葬了亚伯拉罕。这是父所喜悦的。

若从这个思路来看,以实玛利与以撒突出的是“为奴”与“自由”的问题,该隐与亚伯则突出了“逼迫”与罪的主题,而以扫与雅各突出的是“拣选”与“名分”。这些不能孤立的来看,比如以实玛利是奴隶所生的没错,但以扫却不是奴隶生的吧?可见以扫与雅各的双生就是对以实玛利的“为奴”的一个平衡,而以撒的“自主”又是对以扫的双生拣选的平衡。旧约与新约的关系也正是这么复杂,旧约是长子,是有荣光的,但又是为奴的,不及新约。旧约逼迫、杀害新约,而新约却是神的心意所在,是神的应许。最后,这“长子的名分”就落在了新约头上,因为基督才是真正的长子。

但若真是这样,那以扫代表的是旧约,而雅各代表的是新约 ——这并不能解决我们开篇所提出的雅各穿以扫衣服的问题,反而离得更远了。其实我们忽略了一点:旧约本身正是新约的预表,或者说摩西律法正是基督的预表,基督是律法的道成肉身。该隐、以实玛利、以扫都是长子,他们本应受到祝福,但他们却都一定程度上失去了长子的名分,又都受到了诅咒,而基督做为长子也同样受到了诅咒,基督也把自己的儿子的名分与我们一同分享。

仔细读该隐的细节,他是人类首生的,无疑是长子,他也是圣经所提过的第一个向神献祭的,他的祭却没有蒙神悦纳,但这些都构成了对基督的预表:基督是长子,是初熟的果子献给神的,不同的是基督的献祭是蒙神悦纳的。亚伯的献祭蒙神悦纳了,该隐嫉妒亚伯而杀害亚伯,基督则相反,看到我们的献祭不蒙神悦纳,就把自己献给神为祭,从而使我们因他的献祭而蒙神悦纳。该隐与基督都流了义人的血,只是该隐流的是别人的,而基督流的是自己的。罪恋慕该隐,该隐没有制伏罪反而被罪所胜,而基督也是受罪试探,但基督却制伏了它,又将我们从罪中赎回得自由。当上帝向该隐询问亚伯的时候,该隐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么?”但基督却知道那些属他的人,也保守他们一个都不失落。该隐被神所弃绝,害怕被人杀,神给他立记号,基督同样在十字架上被神所弃绝,确实的被人所杀,但圣灵膏他是没有限量的(受膏-记号),父也亲自给他作证。(基督徒也有神的印记,这印记也保守他们。)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凡拒绝基督的,也必无永生。

所以说,该隐的记载都构成对基督的隐喻,或者是正面的,或者是反面的。尤其是该隐所受的诅咒,这代表的是人类的邪恶及所该受的刑罚吗?但我们却不是从该隐而生的。更好的理解是:该隐做为长子受到诅咒,正如同基督做为长子受到诅咒,不同的是该隐是为自己的罪而受诅咒,而基督却是为我们的罪而受诅咒。该隐做为长子并没有带领弟兄们进入安息,他的献祭也失败了,而基督做为长子成就了神的一切应许,他一次献祭后就坐在那至高者的右边。所以,毫无疑问的,该隐是基督的预表。

同理,以扫被弃绝所以雅各得到了长子的祝福,而我们也正是因为基督的被弃绝而得到了本属于基督的祝福,基督却承载了我们的诅咒。同时,那应许,诸约,本来也的确是属于以色列人的,他们轻看这应许,所以我们得到了这本不属于我们的应许——以色列人也正是基督的一个“比喻”。

所以说旧约所“代表”的正是基督,以扫既然代表旧约,也自然代表基督。这也就解释了雅各为什么要穿上以扫的衣服,而以撒又为什么喜欢以扫,雅各正是披戴着以扫的香气而得到父的祝福的,这祝福本是属于以扫的,但以扫却只剩下了诅咒,正如同基督独自承担了诅咒一样。

有必要看一下以撒对以扫的“祝福”:

39 他父亲以撒说:地上的肥土必为你所住;天上的甘露必为你所得。 40 你必倚靠刀剑度日,又必事奉你的兄弟;到你强盛的时候,必从你颈项上挣开他的轭。

看起来还不错,有肥土有甘露的,但这却是翻译问题:

39 Then Isaac his father answered and said to him: “Behold, away from the fatness of the earth shall your dwelling be, and away from the dew of heaven on high.
40 By your sword you shall live, and you shall serve your brother; but when you grow restless you shall break his yoke from your neck.”

–肥土甘露全都没了。而基督本与神同等,却道成肉身,成了奴仆,也远离了肥土甘露,最终死在十字架上。但神却将他升至至高,万膝要向他跪拜。

基督有降卑有升高,坊间往往只看到了基督的降卑却忽略了基督已经升高。基督的降卑只是暂时的,是已经完成了的,基督的升高才是永远的,也正是现在主所处的位置。事实上基督的升高比基督的降卑更加重要,复活的意义比降生、受难更加重要。这是题外话。

从这个视角来看创世纪中诸长子都是基督的预表。女人的后裔将战胜那蛇,正如同上帝在伊甸园所说的,所以创世纪就非常注意长子的问题,该隐出生后夏娃的言语里透露着一种希望,事实上该隐的出生本身就是很大的“福音”, ‘With the help of the Lord I have brought forth a man’,结合上帝对后裔的应许或者能更好的明白夏娃为什么会这么说。但诸长子却都受到了诅咒,你可以说这表示了人类不可救药的罪性,人类的确如此, 长子也的确有代表性, 但我同时也愿意把这看成是基督所受诅咒的预表。甚至埃及的凡头生的都被杀也是这样,基督正是神出埃及召出来的长子。而且,这些长子往往是因为“行的不好”而被诅咒的,也即他们的行为不满足神的圣洁。你或者会说他们不是凭信心来称义的所以被诅咒,但基督却同样不是凭信心而是凭行为,基督是以行为为祭的,可以说是因行而“称义”的。所以长子们的行上的问题就构成了基督无瑕疵的献祭的预表/对照。

总之,这些长子本身都是堕落的罪人,更别提救赎出自己的弟兄来,他们亏欠了长子的名分。基督才是那真正的首生的,他战胜了罪与死亡,把弟兄们带领到那应许之地。基督救赎弟兄们的方式就是自己来承担他们的诅咒,又以自己的血来洁净他们,赐给他们白衣,使他们因自己的香气而蒙神悦纳。

但也不要忘了这些长子同样是蒙爱的:“As regards the gospel, they are enemies of God for your sake. But as regards election, they are beloved for the sake of their forefathers. ”这是说以色列的,也可以延伸到诸长子。正因为他们受到了诅咒,他们的弟兄才承受了神的祝福,但他们仍然是父亲的儿子,也因此是蒙爱的。我并非是说他们是得救的或者是不得救的,而是说“the gifts and the calling of God are irrevocable”。所以在该隐、以实玛利、以扫身上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上帝特别的祝福。这刚好也有点像基督: 主承担了我们的诅咒,这是从福音而说的,这是为了我们,但基督却仍然是父所喜悦的。

“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


那么谢拉-法勒斯、玛拿西-以法莲又该如何理解呢?法勒斯表现出了很强的主动性,他自己抢先爬了出来。而以法莲却没有任何表现,没有任何原因的被任命为长子。我不知道具体该如何解释这两处经文,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两处都强调了长子的重要性,也强调了任命长子的主权在于上帝(你以为小孩子真会自己抢着爬啊?)。以色列被称为是神的长子(出.4.22),而基督才是神的长子(罗.8.29,来.1.6)。基督是神所拣选的,是神的心意所在。

另一方面,长子是分别为圣归给神的。我们知道初熟的果子是要归给神的,所有的长子也都是初熟的果子,他们当然应该归给神。那么雅各、法勒斯等争着做长子,你可以说他们是贪爱长子的名分,但也可以说他们是争着做初熟的果子来献给神。

不管这种解经对不对,我们难道不应该争着把自己献给神吗?从南从北,无数的人挤着来到圣城,要献祭给神。基督是长子,他把我们赎出来做为初熟的果子献给神。我们不是长子,但却是初熟的果子,所以当然要归给神。不是神求着人们来信他,而是人们求着神好归于基督的名下。圣经里主耶稣不是拉着别人不放的传销员,从来都是一群一群的人涌向基督,甚至为见一眼基督要从房顶上吊下来,或者提前爬在树上。要像雅各一样努力抓住长子的脚跟,奋力进入神的国。

没错,虽然总是有人对基督不屑一顾或者是随便玩一玩,但总有认识主并以主为至宝的,他们愿意抛弃万有跟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