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传说.天使的荣耀

亚当堕落后,神命基路伯看守伊甸园,基督再来的时候,将与众天使一同降临。从创世纪到启示录,圣经中天使的足迹随处可见。而且天使与魔鬼之间并非是井水不犯河水,而是相互间有着剧烈的冲突。无疑,“天使论”是圣经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在进入主题之前,首先要探讨一个问题:天使与人类在神面前谁更有尊荣?

从遍布圣经的天使相关章节来看,天使基本都是“盛气凌人”的,都是以尊者的身份来与人类交流的,这些大家只要认真去读就不会看不到。启示录中约翰甚至不由自主的要去拜天使,要知道约翰可是见过大世面的,而当时已是使徒末期,该有的启示基本都有了。做为使徒约翰对天使的定位无疑代表了整个教会、甚至说整本圣经。天使拒绝了约翰的敬拜,但他并没有否认自己的地位,而仅仅是谦卑的说我们都是神的仆人云云,这事实上是承认了自己的位份要高过约翰——只是没有高到可以受敬拜的程度。

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你叫他比天使〔或译: 神〕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诗8】

在诗人看来,天使一定是满有荣耀尊贵的,所以才会以“比天使微小一点”来论证神所赐给人的尊贵。天使与神更近,更有能力,满有智慧,充满圣洁尊荣,从各方面来看,天使无疑是更加尊贵的。

主耶稣降世的时候,当然只是“暂时”比天使微小一点,那么我们呢?我们会因基督的升高而高过天使吗?

持这种观点的人大多以“岂不知我们要审判天使么?”为依据,但这是官本位的思想了。总统偷东西,警察会捉他,法官会审判他,能说警察、法官比总统更大吗?犯法的总统会沦为罪犯,犯法的天使也是这样,因为神并不纵容他们。但这并不表示总统、天使比法官小——尤其是没有犯罪的总统和天使。所谓的审判无非是按照神的律法来审理,不像某些行政区那样可以胡作非为。而且这种审判是与基督一同审判,可以说基督才是法官,我们最多是秘书什么的打打杂而已。

而且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受到了教会、政府的审判,主甚至还做了当堂申诉,这难道能说明教会、政府比主耶稣更高吗?

可见这种推论无非是罪人的逻辑罢了。

从经文本身来看,这节经文的后半句是“何况今生的事呢?”此节的背景是门徒们去求官府在他们中间断个公道,保罗就说:“岂不知圣徒要审判世界么?若世界为你们所审,难道你们不配审判这最小的事么?”既然神把将来犯罪的天使都交给我们来审判,我们自己地上的事自己反而无法审判了吗?

这里的“审判”是指对纷争进行公断,所以保罗说“为什么不情愿受欺呢?为什么不情愿吃亏呢?”。按照保罗的逻辑,“审判世界”、“审判天使”是更大的事,更“属天”的事,而审判门徒则是更小、更属地的事。可见保罗在此不是否定了天使的地位,相反是肯定了天使比门徒要更加尊贵:连阿扁都要交给你,阿猫阿狗你居然推脱说干不了!

要知道,我们不但要审判犯罪的天使,也更要审判“以色列的十二支派”。若说审判天使就证明我们比天使高,那么审判教会是否证明我们比教会高?我们自己比自己高?圣徒虽然蒙神拣选,但与其他未蒙拣选的人仍然是同一种族,并不比那些预定灭亡的人更“尊贵”——从种族的意义上来讲。你觉得你比你没信主的外公更尊贵吗?

第二个“依据”就是“天使岂不都是服役的灵、奉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么?”

但首先,希伯来书作者在此并非是拿天使与人比较,而是拿天使与基督比较,作者的论点就是:基督远超过天使。在作者看来,基督是有一个“宝座”的,是“永不改变”的——总之是受敬拜的“神”,而天使却是神的仆人,是“ministering spirits”,他们是神差派的,而神是为“承受救恩的人”的益处而差派他们的:Are they not all ministering spirits sent out to serve for the sake of those who are to inherit salvation? 这里有两点:1,他们不是人的仆人而是神的仆人——或者说是职事、大臣。2,并非是神差派他们来服役于人,而是神为了人的益处而差派他们——也即他们是向神负责听命于神的,而不是听命于人。基督在救恩事工里面是一位有宝座的永恒者,而天使却不过是打工的而已——他们并不受敬拜,也没有股份。

而且,若按照“服役”就是低等的思路,父降雨在地上岂不是为人服役吗?难道父比人低等吗?而“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这么说人子也比人低等了?但基督却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只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

可见,此“依据”乃是依据魔鬼的道理,与天国何干?

又有人说了:“他并不救拔天使”吗,这岂不是说明了主更看重人吗?

For surely it is not angels that he helps, but he helps the offspring of Abraham.Therefore he had to be made like his brothers in every respect, so that he might become a merciful and faithful high priest in the service of God, to make propitiation for the sins of the people.

作者在这里是说什么呢?说的是基督降世的目的是为拯救我们而不是天使,所以基督就各方面成为与我们一样,从而成为了我们的祭司,为我们赎罪。也即,基督若是为拯救天使,他似乎该取天使的样式,但既然基督是为拯救人,所以就取了人的样式。基督既然已经取了人的样式,所以我们就确定无疑的知道基督是为拯救我们,从而有信心。

请注意,作者根本没有拿天使与人相比较的意思,而是在讲基督的职分与道成肉身的意义,从而使我们受益。作者甚至也没有说神不拯救天使,而仅仅是提到基督降世的目的不是为拯救天使。

而且这里所用的并非是“救赎”,而是“help”,基督来不是为“帮助”天使,而是为“帮助”亚伯拉罕的子孙。

请注意,天使根本不需要这种“帮助”,因为他们是圣天使。也请注意,基督来是为帮助“亚伯拉罕的子孙”而不是“人类”。我们退一步按照那些人的思路,基督并没有帮助那些亚伯拉罕之外的人,他们彻底沉沦了,基督仅仅是帮助了亚伯拉罕的子孙——他们也绝对需要这种帮助。同时,基督或许没有帮助那些犯罪的天使——正如同基督没有帮助那些预定灭亡的人一样,基督也没有“帮助”圣天使——他们也根本不需要这种帮助。如此看来,上帝并没有特别的“偏爱”人类。

难道人类犯罪堕落了需要救赎这反而是人类的优点吗?而圣天使根本不需要救赎反而是他们的羞辱?那基督来不但没有旧拔天使,也没有旧拔圣父、圣灵,请问是否说人类比圣父、圣灵更尊贵了?这不是魔鬼的道理是什么呢?

还有第三个论证:我们是圣灵所生的,圣灵住在我们里面,所以我们比天使更大。

但问题是,这个“生”到底是什么意思?神子是神所生的,他也是神,既然我们是神“生”的,那我们是否也是神了?又或者具有某种神性了?这大多数人目前恐怕还不愿公开承认吧!既然此“生”与神性无关,又如何改变了人与天使之间的相对位置了?其依据何在呢?

其实我们并非是神所生的,而是妈妈所生的,神是“重生”了我们,而这个“重生”其实是“创造”,或者说是重新受造:神除去我们的石心,把律法刻在我们心版上,又赐给我们新的灵——这些都是受造的过程,恢复了我们本应有的属神的形象。从消极的角度来说,“重生”以及圣灵的内住是为消灭罪在我们身上的权势,从积极的角度来说,这些是为使我们得享属神儿女的自由。但天使本来就是无罪的束缚的,也具有神儿女的自由——甚至更自由。

没错,天使也同样被称为神的儿子,而我们也不过是后来被收养为神的儿子——并不是神所亲生的儿子,在这方面天使至少并不比我们差。

那么圣灵的内住呢?对此我不想展开,仅提一点:圣灵的的内住是为结出圣灵的果子来,没有好果子的树就不能说是好树,但那些“圣灵的果子”有哪一种是天使所没有的呢?既然没有圣灵就无法结出圣灵的果子来,而天使无疑比你我更加圣洁,那么天使在圣灵上的恩赐就绝对不会比不上我们,而只能更多。

综上,我们没有任何经得起推敲的证据来证明以前、现在、将来圣徒的尊荣会超越天使,反而有压倒性的材料支持天使的地位高于圣徒无需列举。所以使徒们才会以“能无形中接待天使”为荣,以此来勉励门徒们的热心,而旧约中神子更是常取比人更尊贵的天使的形象来与人相交。

那么这些尊贵的天使有哪些职分呢?概括起来,天使至少有如下的职能:

  1. 敬拜赞美神。
  2. 执行神对世界的审判。
  3. 与那恶者交战。
  4. 守护圣徒。
  5. 向圣徒传达上帝的旨意。

这只是我随便列举的,因为经文实在太多。若你对此不太了解你就应该去认真的查考一下,否则就不知道我后面在讲什么了。

我们现在要问的是,神为什么需要这些天使的介入?全能的上帝当然不需要天使的帮助,但神既然不厌其烦的使用天使,就一定有神的美意——这是我们所知道的。

能够服事主无疑是荣耀的,这对天使来说的确是有光彩的事,那么神是为了天使的益处而差遣他们吗?或许有这方面的因素,但天使却不需要从人而来的荣耀,他们做事不需要让人知道,圣灵也不需要写在圣经里面。圣经既然把这些事启示给了我们,就绝对不仅是为了让天使在人面前有光彩,而是为了人的益处——圣经中的哪一处不是为了我们的益处呢?

但究竟于我们有什么益处?这似乎不好回答。

在犹大书中,作者以米迦勒不妄断魔鬼为例来反衬那些狂妄的人是如何的愚蠢,既然连天使长都不敢如此狂妄,何况我们呢?(我们的确总是随便诽谤、诋毁魔鬼,而这肯定不是圣灵的果子)

那么天使是否是人学习的榜样呢?我想,天使的启示至少给了我们一个可以对照的参照物,使我们更加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天使之下又与之略相仿。

若真是这样,那么,圣灵启示天上天使在宝座周围的敬拜、赞美又是何意呢?我想这至少说明了上帝并不孤独,也不需要我们的敬拜。这也说明了我们的敬拜所处的位置:最多不过是排在众天使后面凑热闹罢了——不要自吹自擂了,您老不是VIP。

对于“祷告”也是类似的,而圣经中神常常以天使来传达对我们祷告的回应,这就使我们有了反思自己的祷告的契机:神的确垂听我们的祷告,但祷告却绝对不是某些属灵人士所宣称的那样是“关系型”的,也更不是父子间的“聊天”——否则天使还来干嘛?

而圣经中神常差派天使来帮助使徒,这与祷告有类似之处,这一方面表明了神的救恩以及对我们的保护的确切性,另一方面也表明了我们在神面前的位置——不是太远,也不是太近。

为什么说天使的显现表明了神的保守、垂听的确切性呢?因为天使是上帝所差派的,上帝的能力、荣耀、威严对我们而言是很抽象的,而天使就具体的多了,从天使身上我们能更确切的感知到上帝的荣耀与临在,从而信心坚固。主在客西马尼的时候就有天使显现来增加其力量,就是一例了。

又为什么说天使的显现表明了我们与神之间的疏离呢?这也很简单,天使既然奔走于神与我们之间,这就表明了天使与神的关系比我们与神的关系更加亲密,我们或者会终日留在神的殿中,但天使却环绕在神的周围。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神认为我们不太适合直接与他相交——某种意义上。

其实基督的救恩本身也是类似的:一方面显明了神的慈爱,一方面显明了人与上帝之间的无限距离。在浪子的比喻里面,浪子并不需要救赎,他可以直接与他的父亲和好,而我们却需要一个中保。所以说,基督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人的一种否定,而这种否定正是通过主的救赎而表达出来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天使许多时候也某种程度上承担了“中保”的作用,或者说他们是“预表”或者指向了中保基督。

而且我们特别注意到,救主降生的好消息首先是由天使宣告的,天使又保守那孩童不受希律杀害,在基督受难前,天使显现增加主的力量,最后又是首先由天使宣告了基督的复活。即便到了使徒行传中,天使也发挥了关键作用,使救恩临于万邦。可见天使深入参与了基督的事工,在这方面可以说比使徒更加有尊荣。(其实无论新、旧约,天使的事工大都或直接或间接的服务于基督,这是一致的)

这些是异端阿民念主义者所无法正视的。福音首先是由天使传讲的(当然这不是和主耶稣相比较),若神乐意,神可以差遣万千的天使来传讲福音,正如同神之前差遣他们那样。

另一个重点,虽然基督是与魔鬼征战的元帅,但天使却是此战争的主力军。当然是主亲自伤了那恶者的头,但主之后就坐在天上至高者的右边,天使是神在这场战争中的军队,他们要在神的指引下把仇敌抓来做主的脚凳。

启示录中讲到在天上天使战胜了魔鬼,把魔鬼摔在地上,然后魔鬼在地上吞吃列国,圣徒在这种环境下坚忍,最后天使又抓住那古蛇,把它锁入无底洞。主掌管着七印,天使掌管着七号、七雷、七碗什么的——当然主的七印才是钥匙。无疑因主的授权天使牢牢把握着地上的事情,甚至可说是掌管着这些事情。

而且,从开头与结尾可以知道,启示录全书是由主差派天使指示给约翰的。书中约翰虽然看到主的形象,但这更可能是天使所指示的异象。全书中天使无疑占据了大多数篇幅,甚至开篇那七封信都是写给天使的——他们是七教会的使者。书中圣徒基本是以殉道者、坚忍持守者的形象出现的,或者拿着棕树枝赞美主——这些都不是战士的形象。唯有19章提到骑白马者以及后面跟随他的军队,但这军队却是“the armies of heaven”,这通常是指天使。而且这军队是骑白马穿“细麻衣”,而“细麻衣”在圣经中通常是天使级别以上才有的穿着,唯一提到过穿细麻衣的人类就是约瑟,但此约瑟却是基督的预表,而启示录中圣徒最多也就是穿“白衣”,新妇虽然有被赐予细麻衣,但这却是为婚礼准备的,是礼服而且只有一件,不是军装也没有赐给新妇的众儿女穿。但这并不重要,因为这里是骑白马的在征战,无疑天使是神的主要军队,他们代表着神的能力与掌管。

这同样带给了我们两点:1,大能的天使环绕着我们,他们也绝对可以战胜恶者,所以我们无需担惊受怕。2,这场战争中我们并不是什么主力,基本是受保护的对象,不被俘虏就不错了,最多最多不过是打打下手——总之,我们的能力根本不足以与那恶者正面交锋,神也没有对此寄予厚望,所以也不要以此来自夸,或者想象出自己与魔鬼大战的情形——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或者可以说,原初0层面来看,这属于神的奥秘,第一层面,这是基督与那“古蛇”之间的战争——主已经得胜,第二层面,这是圣天使与魔鬼之间的战争,第三层面才是圣徒的征战。

或者可以这样来说:我们的所行是违逆、抵挡魔鬼的,但这种“抵挡”却不是天使与魔鬼之间的那种战争,而是“在肉体之中行事”——是属灵的征战表现在肉体之中,这略有点类似于“道成肉身”的模式。正如保罗所说的:

I, Paul, myself entreat you, by the meekness and gentleness of Christ-I who am humble when face to face with you, but bold toward you when I am away!-I beg of you that when I am present I may not have to show boldness with such confidence as I count on showing against some who suspect us of walking according to the flesh. For though we walk in the flesh, we are not waging war according to the flesh.For the weapons of our warfare are not of the flesh but have divine power to destroy strongholds.We destroy arguments and every lofty opinion raised against the knowledge of God, and take every thought captive to obey Christ,being ready to punish every disobedience, when your obedience is complete. 【林后10】

这里有两方面,第一,保罗的确是行在“肉体之中”的,第二,保罗所依靠的却不是肉体。这两点是相辅相成的,保罗的能力是来自于神的,但保罗所做的事却是很“平常”的事,保罗的“征战”从外表来看也无外乎很“平常”的事工,很普通的宣讲。

在【弗6】中,保罗勉励门徒们穿戴好全备的军装来抵挡魔鬼:

Stand therefore, having fastened on the belt of truth, and having put on the breastplate of righteousness, and, as shoes for your feet, having put on the readiness given by the gospel of peace. In all circumstances take up the shield of faith, with which you can extinguish all the flaming darts of the evil one; and take the helmet of salvation, and the sword of the Spirit, which is the word of God, praying at all times in the Spirit, with all prayer and supplication.
To that end keep alert with all perseverance, making supplication for all the saints, and also for me, that words may be given to me in opening my mouth boldly to proclaim the mystery of the gospel, for which I am an ambassador in chains, that I may declare it boldly, as I ought to speak.

这些军装是什么呢?真理、公义、福音所带来的安息、信心、救恩、神的道,外加上要不断的祷告祈求。这些都是很“普通”的,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神神秘秘的东西,都是那些一讲大家就打瞌睡的题目。这些“军装”大多被属灵人士认为是不属灵的,因为他们的军装要高级的多——他们可以像天使一样与魔鬼交战。

这里面唯一例外的就是“祷告”了,祷告侥幸的被认为是属灵的,这正是其悲哀之处——离开了前面的“军装”,剩下的祷告还是祷告吗?不过是看起来有些像祷告又被称为“祷告”的一种民间宗教行为而已。如今形形色色的各式“祷告”根本就不同于圣经中的祷告,这一点本文不展开了。

总之,天使与魔鬼征战,而我们与魔鬼的“抵挡”也好“征战”也好是另一个意义上的,这种征战表现为很普通的事情(也很枯燥,不浪漫,不神奇)——至少比起天使的征战来普通多了。

这些或者还需要再考虑,但至少我们可以确定天使在上述各环节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上帝如此安排必然有其用意,所以天使是不容抹杀的,我们不该忽视天使的相关教义。

但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如今教界的讲台根本不会提天使(尤其是讲到“属灵征战”的时候),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否是为取代天使的位置而做铺垫呢?若真是如此,也就不难理解人们会认为自己比天使更尊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