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喜乐

Created Wednesday 24 October 2012

神是因我的喜乐而喜乐、因我的悲伤而悲伤的神吗?主是与我同哭、同笑的主吗?他难道不是我的天父吗?我们的父亲难道不正是这样与我们一同经历人生的酸甜苦辣吗?难道主不是与我同行,与我同担苦难吗?

诗歌不都是这么唱的吗?还有一节经文为证:
耶和华你的 神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他在你中间必因你欢欣喜乐,默然爱你,且因你喜乐而欢呼。【西番雅书3:17】
Oh,我们的神就是这样的以我为眼中的瞳仁,我们他所爱的宝贝,是他的心头肉,他天天为我流泪,又因我的欢喜而雀跃。

但是,慢着,他“因你喜乐而欢呼”与他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有什么关系?好像不太搭边吧。我妈妈没什么大能,不是照样因我喜乐而欢呼的吗?

西番雅书写于约西亚的时候,犹大的灭亡已经近在咫尺,无可避免。略读一下西番雅书,大部分都是在宣布神的烈怒即将临到犹大以及邻邦,充满了毁灭性的审判,只有全书最后才用十余节经文预言了将来余民的复兴。从结构上来看,3:9-20描述的是将来锡安蒙救赎之后的情景,并不是当时的情景。那么这些复兴是什么时候应验的呢?是以斯拉、尼西米等回归的时候吗?是基督的时候吗?不是,这些当然从一定程度上实现了锡安的复兴,但真正的复兴却是在基督再来的时候,那时耶路撒冷才能真正成为上帝所预言的情景。此类预言都是遥遥指向那新天新地的,是我们完全得赎的日子。

14) ​​​​​​​​Sing aloud, O daughter of Zion; shout, O Israel! Rejoice and exult with all your heart, O daughter of Jerusalem!
15) ​​​​​​​​The LORD has taken away the judgments against you; he has cleared away your enemies. The King of Israel, the LORD, is in your midst; you shall never again fear evil.
16) ​​​​​​​​On that day it shall be said to Jerusalem: “Fear not, O Zion; let not your hands grow weak.
17) ​​​​​​​​The LORD your God is in your midst, a mighty one who will save; he will rejoice over you with gladness; he will quiet you by his love; he will exult over you with loud singing.

这里的“你”指的是锡安。9-13节宣布了神将来的救赎,14节就眺望将来的情景,想象那时的激动,因为那时主会除去锡安的审判,赶出仇敌,神将降临锡安(15)。这些是与当前神的审判即将临到犹大相对应的,锡安即将被列国所灭,神的烈怒即将倾于耶路撒冷,遍地是惊慌哭嚎,人心早已溶化,而将来那复兴的日子到来的时候(16),锡安将重新爬站起来,神将与她同在,以其大能广施拯救(17)。神将重新悦纳锡安(he will rejoice over you with gladness),神将以其慈爱来安抚锡安(he will quiet you by his love),神将因锡安而欢喜(he will exult over you with loud singing)。

可见,神是以自己的大能与慈爱重塑了锡安,免除了其审判,使其洁净,使其成为神所喜悦的圣城。锡安充满罪恶,所以神就兴起列邦使其毁灭,然而神为了自己的名的缘故,就存留雅各的余种,最终以大能更新锡安,除去其悖逆及羞辱。

类似的,以赛亚说:

“For behold, I create new heavens and a new earth, and the former things shall not be remembered or come into mind.
​​​​​​​​But be glad and rejoice forever in that which I create; for behold, I create Jerusalem to be a joy, and her people to be a gladness.
​​​​​​​​I will rejoice in Jerusalem and be glad in my people; no more shall be heard in it the sound of weeping and the cry of distress.
【赛65:17-19】

正因为神悦纳了锡安,锡安才充满欢乐,而不是相反。

这段话到了启示录就表述为:

1)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2) 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3) 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4) 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意思大体是一样的。

这样看来西番雅书3:17纯粹是翻译外加断章的问题,而且西番雅书中这位大能的上帝给人的印象是蛮强悍的,他定意要审判全地,又定意要复兴锡安,世界在他手中,他随己意而行。他当然也有忍耐和宽容,但却丝毫不是出于无奈,而是容忍。而他的喜乐却是因为自己的工作,正如同当日创造天地后的“甚好”一样,他将在锡安进行新一轮的创造,也将会看着“甚好”。

这里反映的是神的审判与赐福,审判从耶和华而来,赐福从耶和华而来。审判从耶和华而来天惊地颤无处逃避,赐福从耶和华而来汹涌澎湃无限深恩。I AM WHO I AM,这一位是耶和华,万物的创造者与主宰者,万王之王。

Every good gift and every perfect gift is from above, coming down from the Father of lights with whom there is no variation or shadow due to change. Of his own will he brought us forth by the word of truth, that we should be a kind of firstfruits of his creatures.

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耶和华是生命之源,美善从何而来?喜乐从何而来?难道不是从一切美善与喜乐的源头而来吗?喜乐难道不是耶和华所赐的吗?如何反过来说耶和华的喜乐是从人而来呢?这样的上帝又如何称为喜乐的源头呢?

同理,神岂是与我同哭的神呢?他难道不是可以擦去我的眼泪的神吗?你信的是与你同哭的神吗?但我信的是使我的哭泣成为欢笑的神,我信的神是可以战胜任何悲伤的神。

神又会为什么而悲伤呢?看到我的悲惨遭遇吗?不。若非要说神会有所“担忧”,最多只是看到我悖逆执迷于罪中的时候,但那时候我是一点也不悲伤的,反而是在罪中作乐的,高兴着呢。一旦我从罪中悔改,岂不是要同哭懊悔吗?而那时神是与我一同同哭呢还是有所喜悦呢?这样看起来,我高兴的时候神反而被得罪了,我痛哭的时候神反而会悦纳我了。人们吃喝嫁娶的时候,神的审判却从天而降,人们批麻蒙灰的时候,神反而从怒气中转为笑脸。

8) 我先前写信叫你们忧愁,我后来虽然懊悔,如今却不懊悔;因我知道,那信叫你们忧愁不过是暂时的。9) 如今我欢喜,不是因你们忧愁,是因你们从忧愁中生出懊悔来。你们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凡事就不至于因我们受亏损了。10) 因为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但世俗的忧愁是叫人死。11) 你看,你们依着神的意思忧愁,从此就生出何等的殷勤、自诉、自恨、恐惧、想念、热心、责罚。在这一切事上,你们都表明自己是洁净的。【林后7】

另一方面,若我有所悲伤,有所“忧虑”,大多时候是由于自己没有信靠神,或者是因为私欲与贪婪,而这些说到底都是罪性使然,需要的是悔改而不是同情,再不悔改神的管教就将临到了。

当然,若我因基督而受苦,神必然会安慰我,赐我力量与喜乐。但那时候我自然是充满喜乐的,以能为基督而受苦为荣幸,哪里又会难过呢?既然我自己都是蛮高兴的,难道主会与我一同忍受、一同承担苦难吗?这种主的觉悟就连我都不如了。正如同我以与基督有份而喜乐一样,主当然也会以能把自己的事工赐给其子民而喜乐。

听俗语说一个有福的人出生时是自己哭别人笑,死的时候是自己笑别人哭,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但为什么会这样呢?大人看到婴孩哭为什么反而会笑呢?将死之人为什么可以在众人的哭声中安然离世呢?他们是没有同情心吗?他们是不爱这些哭的人吗?大人的见识远远超越了婴孩,婴孩的“苦恼”完全在大人的掌握之中,所以他们的感情不会与婴孩相同。而神的智慧与能力难道不更是远远超越了我们吗?与我同哭的神难道不是变成与我一个层次的神了吗?

但神难道不是对我们有感情的吗?是,但有感情并不等于要与你感情同步,父亲对啼哭的婴孩难道就没有感情吗?若长辈可以微笑着欣赏儿孙的哭泣,那天父难道不是更能以微笑来面对其儿女的忧愁吗?何况,我们大多数的忧愁都是来自于贪婪、忘恩、私欲或者小信,而不是真正的应有的忧愁。

面对生、老、病、死,释迦牟尼寻求解脱之道,按照佛教说法,他终悟得三明与四谛,证得无上正等正觉,佛者,大彻大悟者也。若说耶和华是独一的真神,那么,这位神的“觉悟”难道还不足以像佛陀那样超脱生死悲欢吗?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天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弥勒佛是老百姓非常熟悉的,若上帝还没有弥勒佛这样乐观豁达,我何必要拜他而不拜佛呢?他们最多是参悟生死祸福,而上帝却是生死祸福的主宰,这位荣耀的大君王反而不如佛陀了吗?

你们如今要知道:我,唯有我是神;在我以外并无别 神。我使人死,我使人活;我损伤,我也医治,并无人能从我手中救出来。
See now that I, even I, am he, and there is no god beside me; I kill and I make alive; I wound and I heal; and there is none that can deliver out of my hand.

神并非没有感情,而是其感情远远超过了人类的感情,耶和华从永恒中用永恒的智慧观看其全能的手所掌管的世界。在他看来,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又如夜间的一更。他的爱、他的恨,远非我等转瞬即逝的尘埃所能测度的。

神从提幔而来;圣者从巴兰山临到。
他的荣光遮蔽诸天;颂赞充满大地。
他的辉煌如同日光;从他手里射出光线,在其中藏着他的能力。
在他前面有瘟疫流行;在他脚下有热症发出。
他站立,量了大地,观看,赶散万民。
永久的山崩裂;长存的岭塌陷;他的作为与古时一样。

当神从天上观看,见他所造的世界充满罪恶,就内心忧伤。但这种忧伤却不是人类所能理解的忧伤,而是用人所能理解的忧伤来形容人的罪恶对神是多么大的冒犯。但神自己却是没有忧伤的,而是在自己的永恒喜乐中安息。若神没有安息,他又怎么能赐给我们他的安息呢?若神也会后悔,他又怎么能赐给我们永不后悔的应许呢?而且,这里神忧伤的结果是什么呢?是用洪水毁灭了全地!可见,这种“忧伤”是造物主居高临下的审判,无关于怜悯、无关于同情、无关于认同、接纳。

两个人分担忧伤就只剩一半的忧伤,两个人共享欢喜就有双倍的欢喜——在人似乎真是这样。但我却不希望神也是这样,我不希望神来分享我的忧伤与欢喜,为什么呢?因为我所信的神是拿走我所有忧伤的神,又是赐我无尽喜乐的神。不是一半、不是两倍——这是人的方法,神是奇妙的,岂是人所能比的?若神所做的只不过是一半、两倍,那么我们就没有神、没有救主了,这个神和人没有两样,信这种神还不如信弥勒佛。

但约翰福音中基督在走向拉撒路墓地的时候不是哭了吗?是,主耶稣不但哭过,而且饿过、累过,但这是地上的主耶稣,而不是被接到荣耀里、坐在天父右边的主耶稣。

曾经听某些人说,耶稣是最后的死祭,以后我们所献的就是活祭了。愚蠢的人啊,连你们所献的都是活祭,难道基督反而献的是死祭吗?你们是用心灵与真理来拜神,唯独基督却不是用心灵与真理来拜神了吗?

6) 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7) 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8) 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

从道成肉身开始,到复活升天结束,基督的一生都是馨香的祭品。十字架是其整个生命的总结,代表着从婴孩到各各他的一生。我们的救恩来自十字架的宝血,也是来自其整个一生的顺服。基督所忍受过的饥饿、劳累、无奈、忧伤、嘲讽等同样属于十字架。基督面对拉撒路的那次哭泣不过是苦难之一,也自然包含在基督的十字架范畴之内。

2) 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象根出于干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3) 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象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4) 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 神击打苦待了。5) 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

所以说,基督的那次哭泣一方面是出于并反映了其真实的人性,另一方面是出于其弥赛亚的职分,是其一生降卑为罪身样式担当我们的苦难的生动写照,又正因为他体恤我们的软弱,所以才更好的承担了中保的职分,并以自己的血将我们赎回来。换句话说,基督在地上种种受难体现是与救赎相关的,也伴随着救恩的成全而完结。

11) 凡祭司天天站着事奉神,屡次献上一样的祭物,这祭物永不能除罪。12) 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13) 从此,等候他仇敌成了他的脚凳。14) 因为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来10:11-14】

这样,基督的升天得荣耀就标志着救恩已经“成了”,基督的赎罪祭只有一次,而且已经圆满完成了。所以,基督不需要也不可能再次受苦,当然也不会再次为拉撒路们和马大马利亚们哭泣。若有人说基督得荣耀之后还为圣徒们哭泣,这等于是否认了基督所完成的救赎,也即是把基督重钉十字架了。

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隐隐觉得神应该对其子民有某种感情上的共鸣,而不是太超越而使我们感到无法接近,同时我们也的确需要某种安慰。但是,神对我们的感情的表达却并非是缺乏,而是更加的完美、深刻:神对我们感情体现在基督的救赎上。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可以说基督的代赎是上帝所想向人说的所有的话,又是上帝所想向人表达的所有感情。基督就是神的喜乐,基督就是神的忧伤。

神一切的真理都是在基督里活活的显明的,这一显明是在两千年前的地中海历史上,又超越了时空直接与你我相连。主并非不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体恤的方式就是为我们而死。你需要怜悯吗?需要同情吗?需要感受上帝的爱吗?仰望十字架吧。

这还不足够吗?十字架不足以拯救你的痛苦吗?不足以使你知道到上帝的爱吗?

如果这还不足够,那么,再没有什么可以救赎你的了。

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若您认为一个不断流泪的耶稣比圣经所记载的基督更有爱心、智慧与力量,那么,基督与你无份无关。

你需要怜悯吗?需要同情吗?需要慈爱吗?不,你需要的是救赎,每个人所需要的都是救赎。救赎里包含着赎罪与赦免,当然也包含着怜悯、同情与慈爱。平安、喜乐、慈爱、信心,这些都不在基督之外,即不在基督的救恩之外,而这个救恩却是主一次性完全成就了的。

如此看来,杜撰一个时刻为我们哭为我们笑的上帝事实上是为引诱我们离开主及他的十字架,是为阻止我们到主面前支取主早已成就的无尽恩典,是为使我们与生命源头隔绝然后毫无力量。然而真正的圣灵却总是使我们重新回到各各他,使我们在那里看到主的爱是如何的长阔高深,使我们在基督里得自由得力量。

在各各他,父神以自己的独子担当了我们所应受的刑罚,以基督的血换来了我们的喜乐。基督是我们的逃城,是我们的避难所,在基督里我们得平安,基督是我们的好消息。

1) 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因为耶和华用膏膏我,叫我传好信息给谦卑的人,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2) 报告耶和华的恩年,和我们神报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3) 赐华冠与锡安悲哀的人,代替灰尘;喜乐油代替悲哀;赞美衣代替忧伤之灵;使他们称为公义树,是耶和华所栽的,叫他得荣耀。4) 他们必修造已久的荒场,建立先前凄凉之处,重修历代荒凉之城。【赛 61】

我们说主一定会亲自来安慰我们,却忘记了主早已经亲自安慰过了,我们说主会来拯救我们,却忘记了主早已经拯救过了,我们说要有信心要信靠神的大能,却忘记了主的大能早已经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降临过了。我们是不信的人,因为我们忘记了主的救恩而去寻求另外的救恩。

我们忘记了自己所当依靠的是什么,又忘记了自己所当追求的是什么。我们否认了基督是救主,又否认了基督是主。我们说要信靠基督才能给我们带来喜乐,却忘记了基督就是我们的喜乐。我们强调信心,却忘记了要以基督的心为心。我们强调祷告,却忘记了要以神的事为念。我们说我们生命中的一切福分都是来自于神,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把自己生命中的一切献给神。我们忘记了神就是我们的福分,就是我们的产业。

我们是堕落的人,我们的悲伤和快乐本身就是需要拯救的。我们不是需要怜悯,而是需要救赎性的怜悯,不是需要慈爱,而是需要救赎性的慈爱。我们需要的是拯救,需要的是成为新造的人,需要全新的喜乐和全新的忧伤。

感谢主,我们所需要的一切早已成就了,都在各各他充充满满的预备好了,你只需仰望他。

以基督为救主,又真的把生命反转过来以基督为主,以神为大,为主而活,为主而喜乐,而忧伤,这是我们当尽的本分、唯一的出路、至高的荣耀,是属神儿女的特质。其它的路,看起来再诱人,也终是走向死亡。

到底谁是谁的喜乐,谁又是谁的忧伤呢?我又在为谁而喜乐,为谁而忧伤呢?让我们以行动来回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