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传奇.前传

民间宗教倾向于把雅各的记载诠释为一个诡诈的少年成长为上帝的王子的过程,但这与其说是对圣经的解读还不如说是民间宗教出于自己固有的信仰倾向而对圣经进行的系统化的循环论证。圣经对雅各的记载跨越了从娘胎到坟墓的一百余年,毫无疑问,不管是自觉还是不自觉,其中必然涉及到了雅各从出生到死亡整个人生历程中的变化,这是不可避免的。即便是对33年历程的主耶稣,从马槽里的婴孩到各各他的受难者,其性情也是有可以观察到的变化的。但这些变化是否是圣经所要表达的呢?其意义又何在呢?若说雅各有一个所谓的“成长”,这又能说明什么呢?说明上帝做工的方式吗?但几千年历史中难道还缺乏更加戏剧性的“成长”吗?而我们身边也不难发现更多更有说服力的人物。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需要去看那个遥远的雅各的莫须有的变化呢?

而且我们要问,摩西记载这些事对于当时代的以色列人有什么意义。从摩西五经不难看到,摩西根本不关心“成长”之类的话题,即便整本旧约中也鲜有相关的论述。近代民间宗教喜欢以个人的“成长”来做为“见证”,但这并不是圣经的思维,而是信仰肤浅化的产物,这似乎是福音派的通病。关于信仰有两个相反的倾向,即神秘化与世俗化。神秘化者寻求超越性属灵经历,世俗化者寻求普遍性属世经历。前者倾向于民间宗教,后者倾向于世俗哲学。而对于摩西来说,上帝是既神秘又不神秘的,神秘来自于上帝本身的不可完全理解性,而不神秘来自于上帝的显现。上帝与摩西是面对面说话的,又以云柱火柱显现在会众面前,也曾经劈开红海,又以角声、雷鸣、闪电、火焰、地震彰显在西奈山。上帝的大能对于摩西来说是触手可摸的,是亲眼所见的。所以摩西不可能去追求什么神秘体验,也不可能去搞什么修身养性的学问。摩西并非生活在一个对于连上帝是否存在都要论证半天的时代,上帝对于摩西是眼睛可以看到,手可以摸到的,这决定了其信仰是阳刚而铁血的。请想一想那成垒的海水、那裂开吞没可拉的大地、那被利未人一天之内砍死的三千百姓的尸体,摩西是作为这些事件的见证人来写书给同样是这些事件的见证人的以色列人的,他们对上帝的认识和对信仰的理解远远不是如今这样的虚弱残喘、矫揉造作。我们需要站在摩西的肩膀上才能明白摩西所写的是什么。

对于雅各,一个突出的主题就是“拣选”。你或者早已厌恶了争来争去的“预定论”,但对于摩西而言,拣选却不仅仅是空洞的理论,而是关系到民族定位,关系到整个“出埃及”的何去何从,这是整本旧约叙事的一个前提。也不要忘记,对雅各的拣选并非仅仅是个人性的,而是民族性的,雅各是十二族长之父。

“两国在你腹内;两族要从你身上出来。这族必强于那族;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这两个孩子是因为什么事情而在利百加腹中大打出手呢?糖果?玩具?我想更好的解释是这是一有象征意义的非正常现象。其实利百加的怀孕本身就是耶和华应允以撒的祈求的结果,那时以撒六十岁,与利百加结婚已经二十年,这与圣经中多处的不孕是类似的,如果不愿称之为神迹,至少可以说是有上帝特别的用意。

“双子还没有生下来,善恶还没有做出来,只因要显明神拣选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为,乃在乎召人的主”。既然说“善恶还没有做出来”,可见这个“彼此相争”是无关善恶的,同样的道理也可以应用于双子的出生。雅各出生时手抓住以扫的脚跟,这同样是非正常现象。民间宗教喜欢把这说成是雅各喜欢“抓”的表现,但这时候雅各还没有生下来呢(最多只生出一只手),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心思抓来抓去的?他连哭都还没学会呢。

联系整本圣经,更好的解释是,雅各虽然是后生的,但他手抓住哥哥的脚跟,这一不同寻常的出生表明了他不同寻常的身份——他是上帝所拣选的。并非他本身特殊,而是上帝要赋予他特殊的恩典与使命。神以这样的方式来表明他在未有雅各之前就拣选了雅各。这同时也预示着雅各将取代以扫,后面的故事正是围绕这些而展开的。

若你愿意更进一步,可以把这双子——两国之争看做是“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的展开。上帝在腹中拣选了双子使之成为相争的两国,又特别拣选雅各使之成为上帝的国度。但对于这两个孩子,这些都是象征性的,并没有涉及到各自的善恶。

至于红豆汤事件,流行看法是雅各骗取了以扫的长子的名分。这同样是太过主观了。圣经说的是以扫“轻看了他长子的名分”,而不是雅各骗取了以扫的。这件事情的主角是以扫,而不是雅各。

15) See to it that no one fails to obtain the grace of God; that no “root of bitterness” springs up and causes trouble, and by it many become defiled;16) that no one is sexually immoral or** unholy** like Esau, who sold his birthright for a single meal.17) For you know that afterward, when he desired to inherit the blessing, he was rejected, for he found no chance to repent, though he sought it with tears. 【Heb12】

除去创世纪对此的最终评语之外,从希伯来书也可看出,此事的核心人物是以扫。以扫轻看长子的名分,以戏谑的态度卖掉了。以扫的问题是“unholy”、“godless”,和合本翻译为“贪恋世俗”略有偏差,这里似乎更强调的是不尊重属神事物,轻看神。以扫的主要问题并非是他贪恋那碗红豆汤,而是他轻看长子的名分——他把上帝的祝福弃之如草芥,连一碗汤都不如。若说以扫贪恋一碗红豆汤,这其实是诽谤以扫的智商——他可以自己煮,或者去找妈妈要,而且他们家仆人也不少,生活条件高于中产阶级,他完全不必求雅各。以扫仅仅是因为太轻看这长子名分,所以很乐意卖掉。但也更有可能他是以此为玩笑随便乱说的,总之他对上帝是没有敬畏之心的。

也应注意到圣经是把红豆汤事件与后面雅各代替以扫接受以撒祝福联系起来看的。在希伯来书作者看来,正因为以扫对上帝的祝福没有敬畏、寻求之心,所以最终被以撒所弃绝。而以扫被以撒所弃绝是因为上帝恶以扫。这样创世记第二十七章的故事也就不是偶然的了。

若单读二十七章,会发现真是非常“凑巧”的。以撒与以扫的说话要刚好被利百加听到,雅各的把戏要蒙骗过以撒风险也是蛮大的,而且刚好没有被回来的以扫撞到。这似乎是很有戏剧性的故事,但却是真实的历史事件——影响着整个以色列、整个教会的重要的历史时刻。而摩西记载这么“凑巧”的事无疑是为说明这是上帝的手所导演的。也即,以扫的被弃绝是被上帝亲自所弃绝的,而雅各的蒙拣选是上帝亲自所拣选的。

按照希伯来书的观点,这两件事因果相连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主角以扫忽略了“这么大的救恩”,结果是断不能“逃罪”的,他既然如此亵慢,就表明他是上帝所弃绝了的。这无疑警戒旷野中的以色列人不要悖逆神、轻看上帝的恩慈。

毫无疑问,以扫是一个反面教材,而从此“轻看长子名分”就成了俗语,“长子名分”也就成为了“承受圣约应许”的代名词,上帝也称蒙呼召者为“长子”。但之前“长子名分”并没有这样的含义,是这个故事赋予了其此含义。

那么,雅各在此故事中是什么角色呢?其实这里并没有太多的反应雅各的性情,他只不过配合故事情节的发展罢了。有人说这里雅各明明的欺骗了以扫两次的吗!这种说法是过于轻率了,这是以扫的观点,而不是摩西的观点。

红豆汤事件中,雅各并没有欺骗以扫,以扫是完全自愿的。雅各也没有趁火打劫,一碗汤能打什么劫呢?又不是在沙漠里!而且还有以撒、利百加呢。而且,没有人会拿对自己更重要的东西来换不太重要的东西,若以扫认为长子名分比今世的生命更重要,那么,即便真的是关系到生死,他也不会出卖的。

而之后的事情,说雅各欺骗了以扫也是不太全面的。首先,从27:11-13可知,并非雅各诡诈,而是利百加出的主意,主要的功劳都是属于利百加的。雅各一定程度上反对这样做,而利百加以自己来承担咒诅为保证,竭力促成此事。利百加如何在此不评论,说雅各诡诈显然是有失公正的。而且,以扫既然起誓把自己长子的名分卖给了雅各,而且上帝早就说过大的要服事小的,从一定程度上来讲,雅各似乎应该排在以扫之前来承受以撒的祝福。以撒既然偏爱以扫而故意想更多的祝福以扫,这一定程度上是在试图剥夺雅各买来的长子的名分,而利百加一定程度上是在按照上帝的启示来纠正配偶的错误。所以,在上帝赐给以撒的唯一的老婆的保证和催促下,雅各欺骗以撒这件事也并非不可以说是雅各在正当的维护自己的权益。总之,由此做出“诡诈”之论断绝非圣经本意。

但若说以撒不该偏向以扫那么雅各又为什么可以偏向以法莲呢?很简单,以撒之所以偏向以扫并非是因为得到了什么启示,也不是因为以扫是长子,更不是因为以扫更加敬虔——以撒是没有什么合理的理由的。而雅各偏向以法莲却是因为上帝的启示,而他自己对两个孩子是同样喜爱的。

有趣的是,既然以撒特别喜欢以扫,所以他就把几乎全部的祝福都给了这位“以扫”,可以说他是自食其果。亚伯拉罕单传以撒是上帝特别说明了的,而以撒本来是可以让两个孩子共同享有此福分的,但因为以扫的不敬虔以及以撒的偏心,上帝就通过以撒之口把亚伯拉罕之约单单传给了雅各。

所以,这整件事中,对于雅各最好的评价是他自己的一句话:“因为耶和华你的 神使我遇见好机会得着的”。

这一部分雅各虽然不是主角,但以扫进一步的被弃绝,而亚伯拉罕之约在雅各身上也就有了进一步的确认。随着故事的发展,上帝将会不断的肯定、证实与雅各在约中的关系,这构成了雅各一生的主线。

这样看来,无论是出生,还是红豆汤、以撒的祝福,这些都是在讲拣选。这个拣选是圣约意义上的群体性、国度性的拣选。以扫被上帝所弃绝是因为他自己的恶,他自己的恶表明了他是被上帝所弃绝的。而雅各被上帝所拣选是因为上帝的慈爱,也是因为神与亚伯拉罕的约。而以撒对雅各的祝福也基本是重复了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这些对于摩西所领导的以色列民来说无疑是意义非凡的。事实上,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生前的事迹就是在见证这一应许,是局部的应验,而上帝引领以色列民出埃及入迦南则是更进一步的应验。

上帝拣选了雅各,使雅各的子孙成为神的选民。雅各就是以色列,代表着十二支派,这是读雅各的时候时刻要注意的。

这个故事中间插进了以撒与亚比米勒的故事,这样雅各与以扫之争就是在以撒的背景下展开的,其实是以撒的故事的一部分。这提醒我们,无论是雅各还是以扫,他们是做为以撒的后裔而出现在圣经视野中的,这是前提。上帝并非是单纯的“无条件的”拣选了雅各,而是拣选了以撒所生的雅各,同时又弃绝了以撒所生的以扫。这样,雅各的故事是亚伯拉罕、以撒的故事的延续,而不是孤立的。以撒的祝福更加确定了以扫的被弃绝和雅各的蒙拣选,雅各正式成为了亚伯拉罕之约的继承者。从创27:41起雅各就成为了故事的主角,以撒的时代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