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尼流与使徒行传

司提反的殉道并非故事的高潮,而是铺垫。

从亚当堕落开始,神的美意是把仇恨放在那古蛇的后裔与女人的后裔之间,使他们彼此为敌,而不是联合。所以,神一直注意保守其选民的分别为圣,以防止他们被那预定灭亡的人所同化。该隐亚伯之争是这一仇恨的经典体现,即不义的逼迫义的。选民与弃民之间的和好是神所厌恶的,这是挪亚洪水的重要启示。在巴别塔事件中神定意要把人类分散,是为防止他们同化。到了夏甲与撒拉,表现为为奴的逼迫自主的,这是保罗说的。基于同样的旨意,神刚硬法老和迦南诸邦国的心,并严格禁止以色列与他们结盟。在漫长的旧约历史中,先知与圣徒们被那些不知悔改的人嘲笑、逼迫,视同败类与仇敌。也正是这些圣徒的血为我们见证了那条通天的古道。之后施洗约翰与救主耶稣基督被同样对待并不稀奇。这两种势力之间的争战到了启示录才有了终结,即基督的最终全面胜利。

司提反殉道是这一系列争战中的一环,其特殊之处在于他是希腊化以色列人,该事件代表着这些犹太群体对福音的态度,而司提反临终的布道又从神学上论述了基督的福音与犹太人传统之间的关系。以此为转折点,福音从耶路撒冷扩散到犹太全地。保罗也随之进入了我们的视线,却是一个抵挡基督的人。

由于这些人的残害,从第八章开始,福音首先传到了撒玛利亚。撒玛利亚本是北国的首都,灭国后被外邦人居住,但他们却是实行以色列的宗教仪式,是山寨以色列人。首先腓利的宣讲大有果效,之后彼得按手使那些领受了神的道的撒玛利亚人受圣灵。这种安排是为什么呢?是为证明撒玛利亚人与以色列人一样从使徒领受了神的真道,并没有分别。而行邪术的西门的归信及与彼得的对话又见证了神在耶路撒冷之外的撒玛利亚同样是大能的主,又见证使徒的权柄是神的恩赐。使徒有捆绑的权柄,在耶路撒冷对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如此,在撒玛利亚对西门同样如此。同时也有释放的权柄,在耶路撒冷如此,在撒玛利亚如此。

神又以使者命腓利去迦萨路上传福音给一个行以色列仪式的外邦太监,并施行了洗礼。福音就是这样一步步向外邦扩展。腓利从亚锁都传到凯撒利亚,这基本包括了以色列的大半个海岸线。

到了第九章,保罗被信主。这一重要的使徒却不是由彼得施洗,而是由亚拿尼亚。保罗是纯正的以色列人,不需要彼得去证明。彼得每次出场都是有神学意义的,而不是对个人服务的。在异象中,主对亚拿尼亚说道:“因为我选用他来事奉我,要他在外邦人、君王,以及以色列人当中宣扬我的名”。我们看到主正在逐步预备向外邦差传,山雨欲来。但保罗却只是到了耶路撒冷,与希腊化犹太人讲论,之后由于他们想杀他就从凯撒利亚跑到了大数。

这些分散的情节、人物其实却是一个紧密有序的故事,即基督之道在种种压力下的扩展。不仅仅是人数上的扩展,而是道的深度以及从犹太人到外邦人的扩展。这是神的心意,反映了福音的特性。

在本文的中心人物哥尼流出场之前,还有两个铺垫,即彼得治好了瘫痪的圣徒以尼雅又复活了圣徒多加。彼得行神迹不是什么吃惊的事,但这两个神迹的意义却在于发生的地点:吕大和约帕,两个远离耶路撒冷的城市。这两个神迹又使两城多人归信基督。请注意,在福音书中,病得医治是用来象征罪得赦免,所以这是为见证这些人真真实实的得到了福音,也见证了神真真实实给了以彼得为代表的使徒捆绑、释放的权柄,而福音又真真实实的有赦罪的能力。而这一能力正在扩展。

哥尼流归信的意义在于他是百分百的外邦人,在使徒行传中,他是以外邦人的身份而蒙恩得救的第一个。这是划时代的事件。

正因为此事是如此的重大,神才特别隆重的安排。首先是神差使者以异象指示哥尼流去请彼得,于是哥尼流差了三个最好的人去请彼得。另一边,神以各样活物的异象三次重复启示彼得,后圣灵又亲自差遣彼得去哥尼流家。三个凯撒利亚来的人向彼得复述了哥尼流所受的指示。之后,彼得和约帕的几个弟兄一同下凯撒利亚(约帕正是彼得使多加复活的那个教会)。在哥尼流家,多个密友正在等待,哥尼流与彼得又各自复述了那些异象,然后圣经详细记载了彼得的讲道。之后圣灵降下,正如同五旬节一样。神亲自公开证明了他对外邦也就是我们这些本与神无份无关的罪人的悦纳,福音之门从此正式向万邦敞开。之后彼得以施洗来回应神,再之后彼得又在耶路撒冷复述了此事,并以那六个约帕的弟兄为证。

最后,圣经借助众人的口总结道:“这样看来,神也赐恩给外邦人,叫他们悔改得生命了。”

一个哥尼流,何必如此大张旗鼓的?因为哥尼流代表了万邦万民!保罗对此惊叹道:

[提前 3:16](和合)
16) 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

[弗 3:5-6](和合)
5) 这奥秘在以前的世代没有叫人知道,象如今藉着圣灵启示他的圣使徒和先知一样。6) 这奥秘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藉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

值得反复强调,这不是顺理成章的、自然而然的,而是奥秘,是让人惊叹的,是本不应该的。我们的心太愚钝、麻木、狂傲,认为这是应当的,不知感恩就不知珍惜。

正因为福音传于外邦是如此的让人惊叹,神才需要如此郑重的安排此事,又用了十五年的时间来酝酿。五年之后为了解决外邦教会加入的问题而召开耶路撒冷会议,彼得又重提此事做为神喜悦外邦蒙恩的见证。可见此事意义是如何的重大。

哥尼流所见异象被彼得总结道:“我真看出神是不偏待人。 原来,各国中那敬畏主、行义的人都为主所悦纳。”而彼得的异象则要更复杂一些。

彼得首先看到一块大布从天而降,四角垂地,里面有各样的活物,然后有声音要他杀活物来吃。彼得说这些是世俗不洁的我不能吃,声音说神所洁净了的你不能当作俗物。如此重复三次。若说这些活物代表着各邦各族、大布四角垂地代表着福音要网罗全地的万民,这并不算离谱。但若简单一点来看,这可以理解为与摩西律法中的洁净条例相关的。摩西律法通过各种礼仪、条例把以色列从万民中分别出来,使他们成为事奉神的特殊族类,唯以色列是洁净的,其他民族则是世俗的。以色列仅被允许吃特殊种类的一些食物,神以此来教导他们本族的特殊身份。现在神要求彼得吃那些本不允许吃的活物,难怪彼得不敢吃。

其实,从摩西以来,历代以色列圣徒从来都是遵行这些条例的。不仅旧约,主耶稣在地上也没有违背过一条摩西律法。即使主复活之后,在这十五年的时间里,彼得及诸门徒也从来没有认为可以违背这些条例。所以,在这段时间里,福音仅仅是在以色列传扬,教会里也全都是不同“纯度”的犹太人。即使是保罗,在这段时间也仅仅是向希腊化的犹太人传道,而不是向外邦传道。

另一方面,从亚伯拉罕开始,以色列教会并非仅仅是由血缘上的以色列人组成,也有行割礼并守割礼的外族。比如,亚伯拉罕行割礼就并非仅仅是给以实玛利,而是给他所有的家丁,甚至用银子买来的奴隶。摩西之后,那些守割礼的寄居在以色列中的民族同样可以吃逾越节的羔羊。到了使徒行传,虽然福音从耶路撒冷和犹太人不断向外扩张,但却都是守割礼的。他们是先加入了以色列,然后再成为基督的门徒。

与大家的印象不同,彼得等不但遵守摩西的道德律法也遵守摩西的礼仪律法。他们不可能给外邦人传道,也不认为神会把救恩赐给外邦人。

然而,神在此却有新的指示:“神所洁净的,你不可当作俗物”。这可不是一般的启示,虽然短,却连说三遍。以色列之所以成为洁净并非是因为其本身的品质,而是因为神把他们分别出来归自己所用,是神赋予了他们洁净。他们是神的子民,是神的家人。所有民族是一样的吗?不一样!是神使他们不一样。唯有以色列是神所拣选的,其它都是被弃绝的。连雅各的同胞哥哥以扫、以撒的哥哥以实玛利、亚伯拉罕的侄儿罗得他们的后裔从种族而言都是被弃绝的,我们这些不沾边的民族就更不用提了。这就是拣选。我们是在应许、诸约之外的。然而,就在这一天的正午,神要除去外邦与以色列之间的分别。既然是神使以色列成为了洁净,神同样可以使万邦都成为洁净。规定食物是否洁净的是神,而不是食物自身。神以前拣选以色列来承载他的约,现在却要拣选万邦共同承载他的约。蒙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以前以色列是蒙召的,现在万族都是蒙召的。

回想哥尼流的异象,不是要他去找彼得,而是要他请彼得到自己家来。敬虔的哥尼流为什么不自己去?彼得一见哥尼流就说:“你们知道,犹太人和别国的人亲近来往本是不合例的,但神已经指示我,无论什么人都不可看作俗而不洁净的。 所以我被请的时候,就不推辞而来。”原来,之前,彼得根本就不会去拜访哥尼流家,这是渎神的。难怪彼得见异象之后圣灵还要鼓励他说:“起来,下去,和他们同往,不要疑惑,因为是我差他们来的。”所以,彼得拜访哥尼流家这本身就是不得了的事了。

彼得在哥尼流家的讲道是很特殊的,他小心的维持着以色列的特殊地位,又小心的暗示了福音的普世性。

36) You know the message God sent to the people of Israel, telling the good news of peace through Jesus Christ, who is Lord of all. [徒 10:36](NIV)

彼得首先指出耶稣是基督、是万有之主,神通过基督带来了神人和好的福音,这信息是传给以色列人的。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信息其实哥尼流等是熟知的,并非闻所未闻。

37) You know what has happened throughout Judea, beginning in Galilee after the baptism that John preached– 38) how God anointed Jesus of Nazareth with the Holy Spirit and power, and how he went around doing good and healing all who were under the power of the devil, because God was with him. 39) ‘We are witnesses of everything he did in the country of the Jews and in Jerusalem. They killed him by hanging him on a tree, 40) but God raised him from the dead on the third day and caused him to be seen. 41) He was not seen by all the people, but by witnesses whom God had already chosen–by us who ate and drank with him after he rose from the dead. [徒 10:37-41](NIV)

彼得指出,神与耶稣同在,基督是神以圣灵和能力所膏的,基督的事工是在以色列展开的,而使徒正是这些的见证人。又讲述了基督被犹太人所杀,三日后复活,显现给神所选定的见证人,彼得正是其一。

42) He commanded us to preach to the people and to testify that he is the one whom God appointed as judge of the living and the dead. 43) All the prophets testify about him that everyone who believes in him receives forgiveness of sins through his name.’ [徒 10:42,43](NIV)

基督吩咐使徒传道,见证基督是神所立的活人死人的审判者。所有先知也都见证,凡是相信基督的人都可以籍着主耶稣的名而蒙赦罪。

彼得延续了他在五旬节讲道的要点,即“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只是那次是讲给“以色列全家”听的,这次是讲给外邦人听的,取舍上有所不同。彼得首先强调这福音是来自于以色列的,但他也根据旧约先知的预言,指出基督是审判所有活人死人的主,又指出凡是归信基督的都必蒙救恩。

比起司提反的证道来,彼得的信息要简单的多。司提反是从神学上见证福音,指证犹太人的错谬,而彼得在此只是宣讲基督的福音:基督是救主,是神所立的,我们是他拣选的见证,凡归信基督的都必得救。

在这里彼得并没有提出什么赎罪理论,而是把赦罪归结于神的恩典。在彼得看来,神立基督为救主和审判者,归信基督的就必得救,基督就是人与神和好的福音。

回想在路加福音里,天使向牧羊人报好消息的时候:

10) 那天使对他们说:不要惧怕!我报给你们大喜的信息,是关乎万民的;11) 因今天在大卫的城里,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

基督为什么能救人?很简单,因为基督是救主,是神所立、所赐的救主,基督就是神所赐的救赎。

14) 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路 2:14](和合)

救主诞生了,地上他所喜悦的人在基督里与神和好了,这一切是因为至高之处神的荣耀。

救主诞生约五十年后,彼得把这一好消息报告给了哥尼流。哥尼流是神所喜悦的,神以圣灵为证,宣告了他对万民的救恩。

之前先知、天使、主耶稣自己都曾经提到过“万民”,彼得也知道,那他们为什么不对外邦传福音呢?或许他们认为外邦必须首先加入犹太人吧,又或许他们认为外邦人不会归信吧,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却知道福音首先是应该传给犹太人的,因为他们拒绝,反对,逼迫真道,司提反遇害之后神才逐渐向外邦敞开福音之门。所以,之前的“万民”之言其实并非是命令,而是预言性质的,是对救恩之丰盛的预言。早在亚伯拉罕时“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就以为人所知,但这一预言真正成为历史事实却是艰难曲折的。

哥尼流的归信可以说震惊了整个早期基督教会,这一历史时刻是由神所选定的使徒彼得来见证的。这也进一步加剧了门徒与原以色列教会之间的冲突,此是后话。

五年后回想起来,彼得总结道:

诸位弟兄,你们知道神早已在你们中间拣选了我,叫外邦人从我口中得听福音之道,而且相信。 知道人心的神也为他们作了见证,赐圣灵给他们,正如给我们一样; 又藉着信洁净了他们的心,并不分他们我们。现在为什么试探神,要把我们祖宗和我们所不能负的轭放在门徒的颈项上呢?我们得救乃是因主耶稣的恩,和他们一样,这是我们所信的。[徒 15:7-11](和合)

若顺着历史来看,这件事真是个里程碑,惊心动魄。

值得一提的是,哥尼流并非是因彼得而重生得救的。哥尼流早就听说过基督的福音,也熟悉摩西律法,这从上下文可以看出来。基督徒的祷告要在基督里借着圣灵才能来到神的面前,哥尼流的善行和祷告既然能蒙神悦纳和纪念,可见神早已在基督里重生了他。所以,虽然没有门徒向他传道,也没有教会的认可,但他却早已归信了基督,并有了圣灵的内住。而且他并非孤身一人,而是一个团契,一个外邦的信主的团契。神要彼得去走过场,是为公开宣告外邦人在福音中同蒙应许,并促使门徒承认外邦在整个教会中的平等地位。所以,神借助彼得的讲道所赐下的圣灵并非是说那时重生了他们,而是印证他们已经在圣灵里重生了。五旬节门徒受圣灵、之后撒玛利亚人受圣灵都是同样的情形,圣灵的公然彰显是为印证他们是已经受过了圣灵的洗、得洁净、蒙神悦纳了。主基督自己受约翰的洗而受圣灵,难道基督是那时重生了吗?其实所赐的并非是圣灵,而是圣灵的某种恩赐,他们在此经历的并非是重生,而是某种形式的圣灵充满。哥尼流归信又是独一无二的,神在此通过圣灵、圣道、使徒、先知圣经中的预言、诸弟兄、天使、异象等共同见证了神在基督里对万邦万民的救恩。

大家应当记得,创世纪挪亚洪水之后的巴别事件,神因为挪亚子孙的悖逆,为了限制恶者的联合,就“下来”,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又把他们分散到全地。也不要忘记,之后紧接着,神就从拣选了亚伯拉罕,使他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应许他成为大国,又说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得福。我们可以看到,由于人的堕落,神使他们离开了本地、本族、父家,形成了万邦万国,然而,神又拣选了亚伯拉罕,要求他离开那堕落的本地、本族、父家,在应许之地成为大国,成为祝福万族的大国。而到了使徒时代,神的时间来到的时候,神就从万邦万国中把其子民重新领回来,形成神的国度。这里是人的国度与神的国度的一个对比。与巴别的言语的分散相对应的,神以圣灵赐下方言,使门徒能说万国的方言,以万国的方言来赞美主,又以万国的方言来传扬主、呼召万国悔改。这里圣灵不分种族的降临以及万国方言的赐下是为见证什么呢?无非是为见证神在基督里对万邦的悦纳,是为向万国万族证明神的救恩是不分言语、种族的,是所有亚当的子孙都可以凭信心来领受的,没有分别,又是神命令万国悔改的明证。若明白了这个,就知道了五旬节、撒玛利亚、哥尼流归主时为什么会有显式的圣灵降临,以及方言的意义、功用之所在。

彼得是非常特殊的使徒,他代表着神的道、使徒的权柄、基督的教会。我不是说他本人特殊,而是说在圣经启示的意义上他所发挥的作用。在路加福音中彼得就很特殊了,到了使徒行传,多次大行神迹的是他不再多说,这象征着神所应许的同在、所赐的权柄与能力。在四、五、十二章,彼得三次受审判,对应着以前三次不认主。每一次神对他的保守都是神对福音的保守,是神的心意的显明,没有什么能拦阻基督的道。另一方面,圣灵赐下五旬节讲道使三千犹太人受洗的是他,使撒玛利亚人受圣灵的是他,使哥尼流受圣灵的是他。这种统一性是为表明纯正的犹太人、混杂的撒玛利亚人、纯正的外邦人在基督里都是一样的:同蒙一样的应许,同受一样的圣灵,同守一样的真道。

神印证了彼得使徒的身份,以此进一步见证了主的道,最终通过他见证了神对外邦的悦纳。彼得见证了一个传承自基督的纯正、全面的福音真道及其成长历程,又见证了教会划时代的变迁。等见证了外邦在教会中的地位之后这位犹太使徒就淡出了圣经视野。

之后,神正式差遣安提阿教会的使徒保罗向外邦宣教。

使徒行传并非仅仅是为记载教会历史,而是以历史为载体来证明基督的福音是真实的神的道,神必保守这一真道战胜任何仇敌,又证明神真实悦纳了我们这些外邦人,使我们能与诸圣徒同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