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提反与使徒行传

圣经中神的救赎总是伴随着两部分,即救赎行动和话语启示。救赎行动是指神在历史中的做为,这些行动本身也是启示。但救赎行动需要话语启示来加以诠释,也总是伴随着话语启示。在历史中,神的救赎行动像波浪一样推动,相对应的话语启示就负责解释这些行动。所以,圣经中所记载的历史并非是单纯的历史事件,而是有神学意义的启示,这些意义是不可以随私意解说的,而必须由圣经的话语启示来解说。正是这些解说构成了圣经启示。

以四福音书为例,它们并非仅仅是历史教科书,而是神学著作。每本福音书所要呈现的主题都是不同的,依次描述了那位荣耀的王、神的仆人、人子、神子。书中所记载的事件都是有各自所要表达的意义的,而不是孤立的事件。拿路加福音来说,做为保罗的同工,路加希望使读者明白:基督是人子,是所有人的救主。所以在路加福音中详细记载了各阶层的人被基督接纳的过程,这体现了福音纵向的普世性。

路加的使徒行传则是体现了福音横向的普世性——基督的福音不仅是面对犹太各阶层的,而且是面对万邦万民的。开篇基督对门徒说道:“。。。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这句可以说是整本书的总结。

这句话与其说是对门徒的命令倒不如说是预言。五旬节之后,门徒并没有立刻向外邦差传,事实上,神差保罗第一次宣教是十五年之后的事情了。又过了五年,耶路撒冷大会才正式处理了外邦教会犹太礼仪的问题。主复活之后的十余年的时间里,教会没有向一个外邦人传过福音。我们现在认为福音当然是面向所有人的,但在圣经中这并非是想当然的事。福音临于万邦并非是理所当然的,而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是神格外的恩典。使徒行传并非是为记载福音的广传,而是以福音的广传来叙述基督的救恩,是为表明这救恩是对万民的,又是神不可阻挡的旨意。所以使徒行传写到保罗在首都罗马不受禁止的传道就结束了。

神并没有弃绝犹太人,相反在早期十几年的时间里,基督的门徒都是由犹太人组成的,他们也并未意识到将会与犹太人分裂。之后,蒙神的特别允许,外邦人才加入了进来,人数逐渐超过了犹太人。

从彼得五旬节讲道算起,前五年门徒们主要集中于耶路撒冷,以圣殿为中心。这段时期基督教并非是脱离原教会而自立门户的,相反,他们认为自己是犹太会堂的一部分,也认可大祭司为宗教首领。原教会虽然对他们有所不满,但也仍然把他们当做犹太人来看待。即使二十多年之后保罗完成了三次宣教而重回耶路撒冷的时候,他仍然是去圣殿敬拜,也仍然敬重大祭司。

做为圣经有记载的第一个基督徒殉道者,司提反是一个转折点,之后门徒开始分散到犹太全地与撒玛利亚,但仍然只是向犹太人传福音。基本可以确定司提反是说希腊话的犹太人,至少是服事这类人的人,他的敌人也是这些希腊语犹太人。这些希腊语犹太人信主可以看做是福音向外邦扩散过程的一个过渡,撒玛利亚也是。

司提反被审是因为他们的假见证。指控有两条,践踏圣所和摩西律法,圣灵充满的司提反的大段陈述正是针对这两条的。既然是假见证,司提反当然并没有攻击过圣所和律法,反而是在维护它们,这和昔日敌对基督的希腊语犹太人以及今日敌对基督的福音派基督徒的看法是相反的。

圣殿和律法是耦合在一起的,司提反的申诉也是将两者交织在一起的。但本文首先希望能把两者拆开从而一窥司提反的信仰。正如前篇中所提到过的,律法与摩西是联系起来的,尊重摩西与尊重律法是一回事。司提反指证了根本不尊重摩西和律法的是以色列,而不是门徒。

首先,司提反指出,神首先与亚伯拉罕立约,然后才传割礼与亚伯拉罕。所以,割礼之约并非是成为以色列选民的条件,而是结果。这是为论证割礼之约的本质。

神与亚伯拉罕立约的时候也启示了其后裔将会在外邦为奴四百年,后必被领回迦南事奉神。之后,约瑟因先祖的嫉妒而被卖埃及,但神却与他同在,又以约瑟拯救了全以色列(以及埃及人)。约瑟之后以色列受苦害,摩西则是为此而生。

司提反说摩西“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说话行事都有才能”。做为法老女儿的扬子,他本可以荣华一生,但他却“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 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四十岁的时候,他起意要去看以色列人。他为以色列杀了一个埃及人,又调解以色列人之间的争斗。摩西的身份是公知的,不是秘密。摩西以为以色列人会“明白神是藉他的手搭救他们”,但以色列人反而嘲笑他,敌视他,威胁他。最终导致摩西逃到了沙漠。

私意解经的假教师会说摩西是凭血气杀人的,结果导致他被放逐,但圣灵充满的司提反不是这么认为的,他认为摩西要拯救以色列人是因为他纪念神对亚伯拉罕后裔那四百年之约的应许。在他看来,摩西受到了以色列忘恩负义且狂妄至极的对待,结果导致他们在埃及为奴的历史延长了四十年之久,等杀摩西的法老死了之后神才再次差遣了摩西,这无疑是神对以色列人之悖逆的审判。即使摩西第二次受差遣的时候,他们仍然是多次的抱怨、反叛,同样的悖逆又使他们在旷野漂流了四十年。

约瑟赐粮与以色列全家并管理他们,摩西赐律法、吗哪与以色列全家并管理他们,基督更是如此。司提反把约瑟、摩西、基督看成是同样的遭遇:神喜悦他们,他们被自己的弟兄弃绝,而神正是指定这些被弃绝的做为以色列的救恩。所以司提反才反复强调,正是他们嘲笑“是谁指定你为审判官”的那位摩西被神指定为审判官,也正是这位摩西说“神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们兴起一位先知象我”。约瑟与基督都同样被以色列质疑、嘲笑其权柄从何而来。请注意,司提反并非说因为他们的模式相同所以我们可以认出基督,而是说,以色列本质是如此的悖逆,以至于神每次所差派的使者都被他们任意对待。他们是心未受割礼、抗拒圣灵的族类,他们逼迫先知,最终又杀害了那神所差派的义者。

在司提反看来,以色列的历史乃是悖逆、顽梗和敌视神的历史,而不是顺服、服事神的历史。若约瑟、摩西、基督所行的是恶的,则以色列对他们的迫害就是有情可原了。所以,圣经中所都是从正面意义来记载这三者的言行的,毫无责备可言。正因为他们是义的,对他们的敌视才成为恶,不信服才成为罪。但神却迫使他们跪拜在他们所嘲讽的约瑟和摩西面前,使义者被尊为大,这本身无疑是指证了以色列人的罪。

然而他们的顽梗并未改变,肉身的割礼与他们无益,他们未曾有属灵的信仰,也未曾真诚遵守律法。摩西四十年大行神迹,基督就更不用说了,但以色列从来不会因此而弯下自己顽梗的脖子,也未曾离弃心中的偶像。所以,司提反以此论证道:不遵守律法、离弃摩西的不是我们,而是你们!

这些心未受割礼的人如何能容的下如此的指证呢,难怪他们要杀司提反。讲道并非是“坐而论道”,并非是学习,而是生死争战。这与学识无关,也与聪慧无关,而是善恶之争。正如主基督所见证的,人们之所以不明白是因为人们不能接受,你们既然爱黑暗所以才不能接受光。即使如保罗那样的饱学之士,若没有真光照耀,他依然是活在对真道的敌视之中。真道只有对属神的人才是显明的,无法得到教会所有人的认可。若只有和平,基督就不会被钉死了,司提反也不会被石头砸死了。若所有人都说你好的时候,你就有祸了。

在圣殿问题上,司提反仍然是先追溯到亚伯拉罕,并把神的显现与该地为“圣”联系起来:并非是圣殿为圣,而是神的同在为圣。神首次向亚伯拉罕显现并不是在迦南,而是在流行异教的米所波大米,之后他移居哈兰,再之后才来到迦南。但神在迦南并没有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立足之地,而只是应许他们其后裔会回到此地事奉神。所以,并非是迦南地为圣,而是神的应许为圣。在埃及,神与约瑟的同在以及以色列人的兴旺证明了神并非仅仅是迦南的神,而是全地的神。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以及之后约瑟最终葬于在迦南买来的一块墓地里,这恰恰证明了应许的精义所在:在列祖看来,应许之地不仅仅是看得见的土地,事奉神也不仅仅在有生之年。

神不仅仅在米甸看顾着摩西,西奈旷野神的显现再次证明了何为圣地,司提反特别强调了神要摩西脱下鞋子。在埃及,在红海、在旷野,四十年间神与摩西同在,大行神迹。神并非与圣殿同在,而是与他的仆人同在。

在旷野的时候,神让摩西制造了会幕。会幕乃是神人相会之所,是摩西按照看见的样式造的,里面安放着神的约柜。这会幕随着以色列迁移到了迦南,直到大卫为止。大卫蒙了神的喜悦,就祈求为神建殿,却是所罗门建成了圣殿。

会幕是为表明神与以色列的同在,是阵营的中心,也是摩西律法的中心,但却没有一个永久的所在,这恰恰表明了会幕的意义。大卫并非是建了圣殿所以才蒙神喜悦,而是先蒙了神喜悦所以神才允许他的后裔建造圣殿。圣殿建成后就取代了会幕,成了神的约柜的所在。但神却不住人手所造的殿宇:“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脚凳;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正如所罗门所说的,他所造的殿不过是使神的名字留在其上,称为是神的殿。神的殿当然是圣的,却是神使它为圣,也是信心使它为圣。对于悖逆的人,根本没有圣殿,对于敬畏神的人,神随处都与他们同在。

所以,司提反对律法的辩护与对圣殿的辩护最后归到了一起,即神所寻求的是用心灵和真理来敬拜他的人,是属灵的信心,外表的割礼和圣殿若离开了这些就毫无意义。但司提反却没有反对律法和圣殿,这是对他和充满他的圣灵的诽谤。

值得一提的是,在圣经中,圣殿多处用的是“house”,神的殿又表示神的家。大卫第一次询问建殿事宜的时候,主要拿单回答道:

[撒下 7:5-16](和合)
5) 你去告诉我仆人大卫,说耶和华如此说:你岂可建造殿宇给我居住呢?6) 自从我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直到今日,我未曾住过殿宇,常在会幕和帐幕中行走。7) 凡我同以色列人所走的地方,我何曾向以色列一支派的士师,就是我吩咐牧养我民以色列的说:你们为何不给我建造香柏木的殿宇呢?8) 现在,你要告诉我仆人大卫,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从羊圈中将你召来,叫你不再跟从羊群,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9) 你无论往那里去,我常与你同在,剪除你的一切仇敌。我必使你得大名,好象世上大大有名的人一样。10) 我必为我民以色列选定一个地方,栽培他们,使他们住自己的地方,不再迁移;凶恶之子也不象从前扰害他们,11) 并不象我命士师治理我民以色列的时候一样。我必使你安靖,不被一切仇敌扰乱,并且我耶和华应许你,必为你建立家室。12) 你寿数满足、与你列祖同睡的时候,我必使你的后裔接续你的位;我也必坚定他的国。13) 他必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坚定他的国位,直到永远。14) 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责打他,用人的鞭责罚他。15) 但我的慈爱仍不离开他,象离开在你面前所废弃的扫罗一样。16) 你的和你的国必在我面前永远坚立。你的国位也必坚定,直到永远。

主说,你要为我建“house”吗?不,相反,我要为你建“house”!

这里,主所说的“house”当然不是香柏木的房子,而是指敬虔的后裔。神对大卫的应许乃是要使大卫的后裔掌权到永远,他的国竖立到永远。这可不是普通的应许,基督正是坐在大卫的位子上掌权的。

所罗门建了神的殿(家),又建了王的殿(家),而基督使王的殿成为了神的殿,王的家成为了神的家,王的家人成为了神的家人。其实,即使在旧约,以色列家也被称为神的家,以色列人是神的家人。

但却不要把“神的家”偶像化了,要知道神的审判正是从神的家起手的。他们被称为神的家并非是说他们有了不受审判的特权,而是说神对他们有更高的要求,他们要受更严厉的审判。神的家并非是说它能给神提供什么,也不是说它有什么特殊的功用,而是说因为与神的约的关系,他们具有了神的养子的名分,并承载了神的名。

到了新约,选民被称为“圣灵的殿”,但不要忘了基督才是那神的殿,唯一的殿,只有在基督里才能与神相会,神也只在基督里与人相会、接受人的敬拜。而对于“圣灵的殿”,新约却不是从权利的角度而是从义务的角度来提及的:

[林前 6:19-20](ESV)
19) Or do you not know that your body is a temple of the Holy Spirit within you, whom you have from God? You are not your own,20) for you were bought with a price. So glorify God in your body.

在保罗的逻辑里面,你们既然是圣灵的殿,是重价所买来的,所以你们就不是自己的了,而是神的了,所以——你们不能行淫荡、不能行污秽,而是处处要荣耀神。

所以,“圣灵的殿“其实只是简单的比喻了,其含义是你们的身体已经归神所有了,要分别为圣归与神。对此是不可以任意引申的,异端与正统只有一步之遥。

[林后 5:1-5](ESV)

1) For we know that if the tent that is our earthly home is destroyed, we have a building from God, a house not made with hands, eternal in the heavens.2) For in this tent we groan, longing to put on our heavenly dwelling,3) if indeed by putting it on we may not be found naked.4) For while we are still in this tent, we groan, being burdened-not that we would be unclothed, but that we would be further clothed, so that what is mortal may be swallowed up by life.5) He who has prepared us for this very thing is God, who has given us the Spirit as a guarantee.

若说我们对此身体的态度如此,则圣灵的态度更是如此:身体是终将朽坏的,而圣灵的凭据是为指明那所应许的不朽坏的身体,使我们有盼望,以此荣耀神。

[林前 3:16-17](ESV)
16) Do you not know that you are God’s temple and that God’s Spirit dwells in you?17) If anyone destroys God’s temple, God will destroy him. For God’s temple is holy, and you are that temple.

请注意,此段说“神的殿为圣——所以你们不要毁坏神的殿”,这是对那些教导人的说的,意思是:你们不可以用虚假的道理来诱惑人,在基督之外另立根基。有什么能毁坏神的殿呢?是刀剑与火刑架吗?不,是假教师!

再请注意,不是因为你们是神的殿所以圣灵才住在你们里面,而是因为圣灵住在了你们里面所以你们才是神的殿:

[罗 8:6-11](和合)
6) 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7) 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8) 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9) 如果神的灵住在你们心里,你们就不属肉体,乃属圣灵了。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10) 基督若在你们心里,身体就因罪而死,心灵却因义而活。11) 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

是你决志祷告受洗做了基督徒所以你就有圣灵吗?不,是因为你有了圣灵所以才说你是属基督的。并非所有自称为基督徒的人就有圣灵,相反有圣灵的人才是真基督徒。属肉体、体贴肉体的与圣灵有什么关系呢?胡乱说别人有圣灵的人正是那些毁坏神的殿的假教师,他们的空头支票只能靠谎言来兑现。

与旧约一样,新约也称教会为神的家,外邦人与圣徒同国,成为了神的家里的人(弗2:19)。我想不需要更多的解释了,真正的神的家是与地点无关的,也与人数的多少无关。以诺、挪亚、亚伯拉罕、约瑟、摩西都曾经一个人与神相交,他们就是神的家。神的显现更是不限制于耶路撒冷的。

6) but Christ is faithful over God’s house as a son. And we are his house if indeed we hold fast our confidence and our boasting in our hope.

[提前 3:14-15](ESV)
14) I hope to come to you soon, but I am writing these things to you so that,15) if I delay, you may know how one ought to behave in the household of God, which is the church of the living God, a pillar and buttress of the truth.

并非因为你是教会所以你就有神与真理,而是因为我们忠心持守着真道所以才成为神的家、成为教会、成为了真理的柱石与根基。并非教会都是由基督治理,而是由大祭司基督治理的才是教会。不要搞反了,若你轻呼了真道,你就是魔鬼的家,而不是神的家。你若倚靠可见的教会夸口,和旧以色列人倚靠人手所造的圣殿夸口毫无二致。正是这样的人杀死了司提反。

对于在基督里的人,一切都是阿门的,但对于心未受割礼的人,基督与传讲基督的圣经就成为了他们的绊脚石,他们以私意来在神面前妄自尊大,在那跌人的磐石面前自取沉沦。针对那些混淆基督的神人二性、歪曲一而三之上帝、大搞教会崇拜的教导,司提反会说:

我们是神的殿吗?不,神才是我们的殿![赛8:14,结11:16,启21:22]

我们是神的家吗?不,神才是我们的家![创1:1,出19:3-6,撒下22:2,太3:9,约4:21-24,14:2,16:33,徒10:35,来11:13-16]

司提反的这些思想在十余年后保罗的书信中被完全的发挥,后又被天主教逐渐涂抹掉了。这些并不是别的,乃是从创世纪开始所有圣徒的共同信仰。

[徒 7:54-60](和合)
54) 众人听见这话就极其恼怒,向司提反咬牙切齿。55) 但司提反被圣灵充满,定睛望天,看见神的荣耀,又看见耶稣站在神的右边,56) 就说:我看见天开了,人子站在神的右边。57) 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前去,58) 把他推到城外,用石头打他。作见证的人把衣裳放在一个少年人名叫扫罗的脚前。59) 他们正用石头打的时候,司提反呼吁主说:求主耶稣接收我的灵魂!60) 又跪下大声喊着说:主阿,不要将这罪归于他们!说了这话,就睡了。扫罗也喜悦他被害。

司提反所传的乃是和平的福音,所以自然会带来纷争,不仅是纷争,还有血。司提反所传的并非是人与人之间的和平,而是人与神之间的和平。若没有圣灵,就不会有纷争,司提反不幸是个被圣灵充满的人,他的死是必然的。

救赎历史的每一个“第一次”都是很特殊的,因为第一次本身就是启示。做为圣经记载的第一个殉道的门徒,天开了,神的荣耀向他彰显,人子站在神的右边。

圣徒的血不会白流,必永蒙纪念。死算什么,神会因他而得荣耀,天会为他而开,那里才是他们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