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饼二鱼

准确一点,这里讲的不是五饼二鱼,而是约翰福音中的五饼二鱼。这是一个常被引用的故事。

约翰福音有着非常精细的构思,是一篇完整的文献。开篇是高度浓缩的信息,之后就介绍了一周(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三天后),耶稣开始了地上的事工,而这之后就是逾越节、“一个节期”、第二个逾越节、住棚节、献殿节、最后一个逾越节(前六天、前五天、、、前一天、、、),基督在地上的事工结束。

在第一个逾越节期间,关键词是“圣殿”,基督以洁净圣殿为开始,他的身体才是真的圣殿,在与尼哥德慕的谈话中强调了从圣灵而来的重生,而施洗约翰进一步见证了这从天上降下来的圣殿,与撒玛利亚妇人的讲道指明基督是生命的活水,而真正的敬拜要“in spirit and in truth”,最后以权柄让一位大臣的儿子康复。我们看到,基督所要恢复的敬拜是属天的,是跨地域跨种族的,他的救恩似乎要临到外邦,而以色列人正因为基督而逐渐分成两群。

之后,在“一个节期”,同样是耶路撒冷,基督故意选择在安息日行神迹治病,借此表明基督是那位赐安息者、赐生命者,是摩西所预言的那一位。这些促使犹太人开始想杀他。

五饼二鱼发生在第二个逾越节的背景下。这里的核心是“生命的粮”。

在加利利提比哩亚湖边,基督看到有这么多的人过来,就探问腓力说:“你看,这里有这么多的人,我们从哪里才能得到足够多的食物呢?”然后,基督就以五饼二鱼喂饱了五千人,还剩下了十二篮子。没错,不管有多少人,基督的供应都是足够的。

这并不是故事的结束,而只是序幕。约翰福音总是在叙述之后加上议论,好使人们知道事情的真正含义。

这些吃过饼的人来到迦百农找他,而基督在海边对他们不是欢迎而是斥责。他们只是羡慕食物,而不是那生命的粮。受到斥责的人群反问道:你将要行什么神迹出来呢?我们祖先吃过摩西的吗哪,而摩西也带领他们建立了以色列国,你既然给我们饼吃,我们要立你为王,这有什么不对的呢?你说要我们信靠你而得永生的食物却是虚妄了。

所以,基督说:吃过摩西的吗哪的人不还是死在旷野了吗?这并不是生命的粮食了。真正的粮食是从天而降的那一位,他要把生命赐给你们。而我正是这一位,信我的人必得永生。

这些人当然不会接纳基督了:我们又不是不认识你的父母,你以为你是谁?不要在这里胡讲了。我们承认你是摩西一样的先知,但仅此而已,天上、永生之类的话就免了吧。

所以基督就说了:你们尽管不信吧!但我要告诉你们,只有蒙父所教训、引导的人才会到我这里来。信的人有福了,你们要坚定自己的信心,不要被不信的所迷惑。

这些人为什么不信呢?因为基督所说的不是地上的事了,基督所讲的并非是今世、物质上的事,而是永生。属世的人对此当然会嗤之以鼻。同时,基督的讲道也带出了基督的神性,这是这些犹太人不愿接受的——基督是如此的卑微——最多只是一个先知、王而已,总之不是天上的了。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者已经是最大的荣誉了,但基督岂只是远远超过这些呢。

基督进一步将自己是“生命的粮”深化为“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基督是那逾越节的羔羊,他以自己为祭,除去世人的罪,使信他的得永生。而主的晚餐也是同样的含义了。

正因为基督是“生命的粮”,而这话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所以,之后,基督的门徒有许多就都走掉了。可见这是一篇多么成功的讲道。

为了坚定十二使徒的信念,基督提前告诉他们,即使他们十二个人里面也将有一个会成为叛徒。“若不是蒙我父的恩赐,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

我们看到,引起争论的焦点是世界与永生之间的张力,以及基督的身份中的神性。所以,当基督最后问使徒的时候,彼得回答道:1,你有的是“永生之道”。2,你是神的圣者。

其实,基督的讲道并不深奥,相反,当时的听众都能明白,只是不愿相信而已。

那么,基督为什么不直接行神迹降下食物来,而是借助一个孩童的五饼二鱼呢?是说只要孩童愿意献上仅有的一点点东西,神就能大行神迹吗?

当然不是了。我们已经知道这个神迹是为表明基督是生命的粮,而他所赐的粮正是他的肉他的血,这些是与“孩童”的饼、鱼没有一点点的关系的。这里的饼与摩西的吗哪形成了对比,只是基督所赐的是永生的饼。

那么,基督为何还要利用那五饼二鱼呢?其实,那五饼二鱼同样是神所赐的了:它们是因神的话而有的,饼是第六天赐给亚当的,鱼是洪水后赐给诺亚的。这个世界就是神迹,基督使用五饼二鱼来喂养那五千人,并非说他需要那五张饼,而是表明人类一直以来都是因神所赐的食物而得存活,正如同那五千人靠基督所祝福的饼而吃饱一样。神的恩典是如此的多,以至于我们习以为常,不再以为它们是恩典。普普通通的食物,同样是神的恩典,正如同那分赐的饼,所以每顿饭都是应当感恩的。

之后的住棚节期间,基督宣布信他的必赐圣灵、他是世界的光,然后以安息日医治好一个生来瞎眼的人做为结束,那个人后来被赶出会堂,(这似乎是第一个因基督而被教会除名的人)。这个好牧人爱护属他的羊,然而,人由于灵性的瞎眼而不认得这位牧人,那些平时被人轻看的人反而认得了主的声音。

献殿节的时候,基督在圣殿宣称自己是神的儿子,因此犹太人要杀他。之后他让拉撒路复活,而这成为了大祭司们决定要杀他的最后一个原因,基督的事工接近尾声。

我们看到,在约翰福音中,通过递增的神迹与讲道,基督的荣耀一步步彰显出来,同时他与犹太人的冲突也越来越激烈。基督在每一个节期所做的事特意针对该节期的本有意义,在最后一个逾越节,神的羔羊被献为祭。

一个七日结束了,另一个七日开始了。在头一日,基督复活了。他以自己的显现来坚固门徒的信心,共四十日。

门徒们又回到了加利利,同样是在提比哩亚湖边,只是没有了那五千人。

有人说彼得去打渔是没有信心的表现,其实这是没有依据的。前三年,他们跟随基督,有人供养他们,而如今,他们按照主的吩咐退回来修养,也只能是自食其力,在劳作中等候神的差遣。

一夜毫无所获,而基督的到来使他们满载而归。这件事的意义要从早餐后的对话中才能明白。

“你爱我比这些更深么?”,“这些”是指什么呢?就是指那153条鱼,以及炭火上的饼和鱼。不管别人对这一网鱼有多少的解释,在基督看来,这些只是必将朽坏的食物而已。所以,他问彼得:你爱这些世上的丰盛呢还是爱我呢?彼得的答案主是知道的,他早已知道。毫无疑问,这三次问答使彼得从三次否认主的阴影中走出来,而基督也把牧养羊群的使命托付给了他。面对这些垂手可得的财富,主所带给彼得的却是他今后怎样死的信息。

基督再一次把饼分给他们,基督再一次把鱼递给他们,只是没有祝谢。

基督的这次显现与五饼二鱼那次非常的相似,但又非常不同。前一次的神迹是启示性的,有很多的神学内涵,而后一次却是试炼性、应用性的,并不是启示。前一次,有五千人,他们不得不维持秩序使他们一排排的做好,而这一次,有七个人,没有人敢随便说话。在前一次,人们为那些饼而激动不已,而这一次,他们所激动的是“是主!”。

主还是那位主,但已经是复活了的荣耀的主。

这些曾经与主同经患难的渔夫,经过短暂的修整,将重回耶路撒冷,等待五旬节的到来。

“你爱我比这些更深么?”,我们这些信基督的,到底为什么信基督,是为饼吗?是为鱼吗?主到底是谁?我们这些娇生惯养的花朵,是否能像彼得一样,甘心放弃载满鱼的船,踏上主所指定的归程?

“你跟从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