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而去

gone with the wind

北方比南方的幸福在于可以看到满地的落叶。

恐怕比我更喜欢树的人不多了,从小就是和树打交道。记得小时候路两边种满了杨树、柳树。每年春天,当油菜花开、渠里流来浇灌麦田的河水的时候,杨树就会发芽。一眨眼,长满了层层叠叠的叶子,空气中都是发芽的味道。接着,就是柳絮、杨絮漫天飞、果树花开的时候了。

春天总是让人充满盼望的,等蝉鸣远去的时候,秋天也就来了。一夜之间,遍地枯黄的叶子,冬天的风吹过光秃秃的树梢。

越大,时间就越快,一年年,发芽,落叶,嘀嗒一声就过去了。杨树有感情吗?它会失落吗?它会绝望吗?若盼望换来的不过是一次次的落叶,那又何必再发芽呢。

印象中,我参加过的葬礼比婚礼还多。断断续续的,至亲一个个撒手而去。在十来岁的时候抱着爷爷的骨灰走向墓地,爷爷把压岁钱给奶奶,让她每年转交给我一块钱。无论是否放得下,时间不等人。

前几年,寒假回家,第二天去探望大伯,大伯养了几只羊。他们家正在蒸包子,我们一起吃,大伯的两个老同学也在那里闲聊,大伯还亲手给我倒了一杯茶。下午和母亲去探望姥姥,回来的路上母亲唠叨着妯娌之间的恩恩怨怨。晚上回家,大伯已经去世了。生命就是如此的在呼吸之间。

我抬着大伯火化,再把他抱回来。我们把他安葬在祖坟里,不远处是他亲手埋葬他的母亲、我的奶奶的地方,是一个月前。不久后我的二伯也埋在了那里。

亲情如此,友情亦如此。多少至交好友天各一方,多少留恋的人却无法相聚。上车的,下车的,来来去去,伴你一生的又有几个。

有人说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但若没有结果,过程又有什么意义呢。人生真的如同一场电影吗,等胶片卷到尽头的时候就一无所有。

正如LL所说的,一切都是时间问题。若可以重新回到二十年、十年、五年、一年前,历史将会重写。但谁又能够回头呢?

古往今来,悲欢离合,如同深秋的落叶,一切都随风而去。

爱也好,恨也好,终究无人纪念。若聚散有时,若浮华终究散尽,那真是虚空。遗憾的是,这是真的。总有人说我清高,总有人说我脱离现实,但我真的早已经看透了生死。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日光之下没有新事。但却有好消息报告,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

感谢主,使我认识了他,而他也认识我。他领我归于他,他赐给我新的眼睛。没错,聚散有时,但聚散中却有神的保守。没错,影片终将散场,但落幕却不是终结。

他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使丰收的人与他一同喜悦。他的恩典不是花开花落的无奈,而是像酒一样越酿越醇,像金子一样存到永远。

他所赐的仅是终将凋零的叶子吗?

他所赐的是那深入骨髓的年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