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者

有个女生说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男人是靠不住的,所以女人要有生存的能力,要有平等的权利。我批评她是按照达尔文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来看待问题、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看成是利益上的竞争。后来给她讲丈夫与妻子应当如何相处。她说:理想情况下你说的当然是好的,但现实中根本不可能,这是一个堕落的世界,你说的太理想化了。

其实她说的并没有错,这是一个堕落的世界,每一个人都是污秽的罪人,而基督教所教导的生活模式却是天国的模式、是圣徒团契,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就是地与天地差距,无法弥合。每个人凭良心都知道圣经的教导是美善的,但面对现实,每个人都会说:这不可能实现——我们不可能过一个圣洁的生活、不可能按公义而行、不可能彼此相爱。。。

无知的福音派长期教导人:你只要信耶稣就可以幸福、健康、快乐。但人们在真实的生活中发现那根本是骗人的,那些“做见证”的基督徒不过是蹩脚的演员而已。

问题出在哪里呢?时间!他们忘记了时间。神的确应许了那完美的伊甸园、那丰盛的羔羊的婚宴,但却不是现在,而是主再来的日子。

迦拿的宴席是主耶稣所行动第一件神迹,预示着天国的开始。神的宴席已经摆下,救恩的门敞开了,凡是听到呼召的都可以来赴宴。天国的确已经降临,但却没有完全降临。这就是神学上所说的“已然未然”。

这是一个末世论的问题。

基督是从神而来的,带来的是属天的模式,地上的人因为自己是污秽的就弃绝天国的道,把基督钉死在十字架上。但基督的死却如同一粒种在地里的种子,基督复活了,天国的种子生根、发芽,一点点的长大。

真基督徒是什么样的人呢?是被父所拣选、被基督的宝血所赎、被圣灵所重生的人,他们生活在地上,但他们却属乎天。他们要在地上来彰显天国的样式——正如同基督所做的一样。

基督徒的特质是什么呢?幼稚的福音派说是“幸福、喜乐”,主耶稣可没有这样说过。基督徒是神所分别为圣归于自己的人,他们的特质当然是“圣洁”。正是这种特质使他们成为世上的光、世上的盐,“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

主人所要求仆人的是什么呢?忠心而已。正因为这样的持守,他们…”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穷乏、患难、苦害,在旷野、山岭、山洞、地穴,飘流无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来 12:1-2](和合)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

基督徒所走的是一条属天的路,是一条十字架的路,是一条从地上通往天上的路,这条路是主的血所铺就的,是历代圣徒的血所见证的。神正是通过他们而使天国在地上拓展,使他所拣选的羊群回归牧人。

所以,真基督徒都是理想主义者,神的灵在他们心中,他们的理想就是神的国度,神的心意、呼召与应许就是他们的理想、他们的盼望。他们否定世界、批判世界,他们在这个堕落的世界中履行自己的使命、过属天的生活、彰显天国的光辉。

什么是理想主义呢?就是认为这个堕落的世界背后存在一个完美的样式,所以就努力的去实现那种样式。基督徒是不完全的,但他们却有一个完全的样式——耶稣基督,世界是不完全的,但世界却有一个完全的样式——天国。神的旨意就是实现这个完全,因为神是完全的,神是理想主义者。基督徒的使命就是顺服神的旨意。

神是历史的主宰,整个历史正是寻着神的引导不可阻拦的奔向那预定中的终结。神的话不会徒然返回,神的理想必然实现。

正因为相信神是最终的掌权者,所以我们才能轻看自己的得失,单单遵行神的旨意。神是我们的安慰,顺服神就是我们的祝福。神把我们安排在这个历史进程之中,使我们与他同工,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呀。

但我们在今世却不可能完全,终其一生,我们仍然是一个污秽的人,世界也仍然是充满污秽,即使教会也是如此。我们劳苦叹息,所盼望的是身体得赎,所盼望的是主的再来。现今因福音而带来的改变仅仅是将来之事物的预尝,因其美好而使我们充满期待,因其应许而使我们充满盼望。但那完全的结局却不是眼睛能看到的,只能凭信心。

因为有这样的信心,我们知道自己的成功与失败、幸福与不幸都是有价值的。神的应许并不是现在,故我们无法得着所应许的,但我们却因信而得着那美好的证据,因信而获得力量,因信而凡事感恩。

孔子“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孟子则:“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基督徒不是孔孟,基督徒的道也不是孔孟之道。孔子的“道不行”,而基督的“道”却必然得胜,因为基督已经得胜,他已经做在了至高上帝的右边,仇敌必然会成为他的脚凳。基督徒不是孔子般的悲壮,也不是孟子般的融通,他们或生或死、或高贵或卑贱都是主的人,都在主的手里,都会成为主的纪念。他们是像孔子一样是理想主义者,但却是谦卑的理想主义者,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污秽、堕落的,一切都是神的恩典,自己不过是尘土。他们是像孔子一样是理想主义者,但却是有盼望的理想主义者,虽然有死阴的环绕,他们的理想最终必然实现,他们所遭受的一切都有永恒的价值。他们所走的路是基督所走的路,神与他们同在,神就是他们的奖赏,神就是他们的喜乐。

轻看主道的,神的烈怒必然倾倒在他身上,因为他们是站在十字架下明明的羞辱神。而对于基督宝血赎回的人,有的逃避神的道路,神就鞭打、管教他,直至他重归主的轭下,那他所受的鞭打就正反映了神的恩慈与严厉,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有的人甘心遵行主的道,却受尽苦楚、受尽不公义的对待,那他所遭受的就成为了他的荣耀,因为神把他看为配与基督同受。

我们身在世界,却不属于世界。我们对世界、对自己完全绝望,却充满了从神而来的盼望。我们至为污秽,却寻求至高的圣洁。我们行走的是一条死亡之路,却是走向永生。

[路 9:23-26](和合)
耶稣又对众人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人若赚得全世界,却丧了自己,赔上自己,有甚么益处呢?凡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人子在自己的荣耀里,并天父与圣天使的荣耀里降临的时候,也要把那人当作可耻的。

什么是“十字架”呢?就是因所行的是义的反而受损失:财富、权位、性命。这个世界既然是堕落的,就敌视义行,凡是遵行主道的就会受损失。世界与神是为敌的,肉体与圣灵是为敌的。一个人要么以主和主的道为念、要么自己的利益为念,要么事奉神、要么拜偶像,没有第三种选择。

正因为如此,真正跟随主的人都会有十字架的标记,这是一条很艰难的路。基督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这是每个跟随主的人所要走的路。这的确是一个堕落的世界,但却要按照天国的理想来活,即使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对于这样的人,终将有一天,“他必与人同住;他们必做他的子民;  神必亲自与他们同在,他必擦去他们眼上一切的眼泪;必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哀恸哭号或疼痛;因为先前的事都过去了”。

这就是世界的终结。

Amazing grace

John Newton, Olney Hymns, 1779

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
That sav’d a wretch like me!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am found,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Twas grace that taught my heart to fear,
And grace my fears reliev’d;
How precious did that grace appear
The hour I first believ’d!

Thro’ many dangers, toils, and snares,
I have already come;
‘Tis grace hath brought me safe thus far,
And grace will lead me home.

The Lord has promis’d good to me,
His word my hope secures;
He will my shield and portion be
As long as life endures.

Yes, when this flesh and heart shall fail,
And mortal life shall cease;
I shall possess, within the veil,
A life of joy and peace.

The earth shall soon dissolve like snow,
The sun forbear to shine;
But God, who call’d me here below,
Will be forever m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