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守望到祷告

你听说过守望者吗?什么是守望者?

在圣经中,守望者通常就是放哨的人,他们的职责就是在敌军来袭的时候给自己人发出警告。守望者本身并没有什么能力,他只是呐喊,把他看到的信息告诉大家,让他们能够知道危险与死亡临到,好能采取措施。守望者总是打破别人的安息,他们的责任是提供准确及时的消息——通常不是好消息。

除了这种军事上的守望者之外,有时上帝也称另一些有特殊使命的人是“守望者”,这也就是现今人们所说的“守望者”了。

结 3:16 过了七日,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结 3:17 人子啊,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
结 3:18 我何时指着恶人说:他必要死;你若不警戒他,也不劝戒他,使他离开恶行,拯救他的性命,这恶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罪(原文是血)。
结 3:19 倘若你警戒恶人,他仍不转离罪恶,也不离开恶行,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却救自己脱离了罪。
结 3:20 再者,义人何时离义而犯罪,我将绊脚石放在他面前,他就必死;因你没有警戒他,他必死在罪中,他素来所行的义不被纪念;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罪(原文是血)。
结 3:21 倘若你警戒义人,使他不犯罪,他就不犯罪;他因受警戒就必存活,你也救自己脱离了罪。

我们看到此处的“守望者”其实是先知的角色,他们传达神的判语,也以公义为准绳来警戒教会,斥责罪人。

何 9:7 ​​​​​​​​The days of punishment have come; the days of recompense have come; Israel shall know it. The prophet is a fool; the man of the spirit is mad, because of your great iniquity and great hatred.
何 9:8 ​​​​​​​​The prophet is the watchman of Ephraim with my God; yet a fowler’s snare is on all his ways, and hatred in the house of his God.

此处也是把守望者等同于先知,主在此谴责以色列:他们因为自己的邪恶之心,就把警戒他们的先知看成是傻瓜和疯子。这些先知就是神为以色列设立的守望者,然而他们把蛇放在守望者的路上,守望者在“神的家”中被憎恨。主说:等审判临到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弥 7:4 ​​​​​​​​The best of them is like a brier, the most upright of them a thorn hedge. The day of your watchmen, of your punishment, has come; now their confusion is at hand.

弥 7:2 地上虔诚人灭尽;世间没有正直人;各人埋伏,要杀人流血,都用网罗猎取弟兄。
弥 7:3 他们双手作恶;君王徇情面,审判官要贿赂;位分大的吐出恶意,都彼此结联行恶。
弥 7:4 他们最好的,不过是蒺藜;最正直的,不过是荆棘篱笆。你守望者说,降罚的日子已经来到。他们必扰乱不安。

这里是说,他们平时全都是作恶的专家,根本不听守望者的警告,而现在审判已经到了。

无一例外,这些“守望者”全都是先知,而且是受命谴责悖逆、刚硬、罪恶的先知。他们的责任是向教会发出警告:你们得罪了上帝,审判即将临到,你们应当从罪中回转,否则必然灭亡。

正如同哨兵需要对敌人敏感一样,守望者对罪敏感。身体死于刀剑之下,生命死于罪恶之中。守望者在他人在罪中享乐的时候却竭力的呼号,守望者在他人以为平安的时候却掩面痛哭。

因为他看到了,所以他呼喊,但他们不听,所以他们死在罪中。

所以他死在石头堆里——守望者没有好下场。

正因为如此,没有人愿意做守望者。

爱的极限是为别人舍命,不是舍命使别人高兴,而是舍命使别人离弃罪恶。先知的使命就是死在耶路撒冷。所以没有人愿意做真先知。

现在,谁会做个守望者去指责别人的罪恶呢?没有人。谁会指责“教会”的罪恶呢?更没有人。

但祷告祷告还是可以的。做祷告永远不会有挨打的危险,何况只是祷告别人多福多寿,平安喜乐以及附送的什么灵命成长。

很早以前,听一个长老讲道的时候说:君王轮不到你,先知总是惨死,所以你们要做祭司。。。祭司总是很好的。。。

所以,守望者没有了,只有“守望祷告”。

其实,最需要代祷的不是别人,而是守望者。应当为我们的守望者祷告——如果还有的话,免得我们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