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食何为

对于禁食,坊间有许多的古怪道理都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不只“基督徒”,儒、释、道,天主教,瑜伽,印度教,白领,女人,似乎三教九流都把禁食看为重要的法门。那么,正统基督教是如何看待此问题的呢?基督教的禁食到底是什么呢?

首先,圣经并没有完整论述过禁食,主要大公信条也未涉及此事。禁食似乎并算不得一件重要的事。只有《威斯敏斯德信条》第21章略微提到过一次:

以虔诚敬畏之心来朗读圣经;纯正的讲道,以理解、信心、和敬虔来正当听神的话而顺服神,心被恩感歌唱诗篇。正当执行或按理领受基督所设立的圣礼,均为一般敬拜神的部分;此外,如宗教的宣誓、誓愿、严肃的禁食,以及特殊时节的感恩等,都当按时期与季节,以圣洁和敬虔的方式举行。

显然,此处的“严肃的禁食”略有几分仪式的意味。

那么到底有多少种禁食呢?让我们从圣经对此的一些侧面的描述来寻找答案吧。

圣经中的禁食案例并不能成为指导禁食的守则,但也不是没有借鉴的价值——总好于听那些“受什么灵感动”的先知们胡说。

首先要说的,有人把禁食和赶鬼联系起来,认为禁食可以增加“能力”,这种理论并没有充分的依据。

太 17:21 至于这一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他就不出来(或作:不能赶他出来)。
可 9:29 耶稣说:非用祷告(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这一类的鬼总不能出来(或作:不能赶出他去来)。

前一节经文几乎可以肯定是不属于圣经原文的,主要译本最多也是把它加在注脚里面。后一节类似,主要译本均认为原文中并无“禁食”一词。除了这莫须有的两处之外,整本圣经并无将禁食与“赶鬼”联系在一起的经文,而且此赶鬼理论有神学上的问题。这种说法基本属于民间宗教。

除掉这只苍蝇之后,下面首先看旧约中的禁食。 我们可将相关经文分为如下几类:

.1. 集体因圣道的彰显而为罪痛哭懊悔,重新归向神。有时在外族中也会发生。

撒上 7:6 他们就聚集在米斯巴,打水浇在耶和华面前,当日禁食,说:我们得罪了耶和华。于是撒母耳在米斯巴审判以色列人。

尼 9:1-3 这月二十四日,以色列人聚集禁食,身穿麻衣,头蒙灰尘。以色列人(人:原文是种类)就与一切外邦人离绝,站着承认自己的罪恶和列祖的罪孽。那日的四分之一站在自己的地方念耶和华他们 神的律法书,又四分之一认罪,敬拜耶和华他们的 神。

拿 3:5 尼尼微人信服 神,便宣告禁食,从最大的到至小的都穿麻衣(或译:披上麻布)。

.2. 因灾难、艰险临到而集体悔改并恳请神拯救全族。这种禁食通常是有组织的,其目的是领导全族从罪中回转,平息主的愤怒,重归属主的安息。

士 20:26 以色列众人就上到伯特利,坐在耶和华面前哭号,当日禁食直到晚上;又在耶和华面前献燔祭和平安祭。

代下 20:3 约沙法便惧怕,定意寻求耶和华,在犹大全地宣告禁食。

拉 8:21 那时,我在亚哈瓦河边宣告禁食,为要在我们 神面前克苦己心,求他使我们和妇人孩子,并一切所有的,都得平坦的道路。

斯 4:3 王的谕旨所到的各省各处,犹大人大大悲哀,禁食哭泣哀号,穿麻衣躺在灰中的甚多。

斯 4:16 “你当去招聚书珊城所有的犹大人,为我禁食叁昼叁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宫女也要这样禁食。然后我违例进去见王,我若死就死吧!”

.3. 定期的集体禁食,反省、纪念并寻求主

斯 9:31 劝他们按时守这“普珥日”,禁食呼求,是照犹大人末底改和王后以斯帖所嘱咐的,也照犹大人为自己与后裔所应承的。

利 23:26-28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七月初十是赎罪日;你们要守为圣会,并要刻苦己心,也要将火祭献给耶和华。 当这日,甚么工都不可做;因为是赎罪日,要在耶和华你们的 神面前赎罪。

.4. 主因怜悯而命令悖逆、陷在罪与审判之中的全教会回转

珥 1:14,15 你们要分定禁食的日子,宣告严肃会,招聚长老和国中的一切居民到耶和华―你们 神的殿,向耶和华哀求。哀哉!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了。这日来到,好象毁灭从全能者来到。

珥 2:12-14 耶和华说:虽然如此,你们应当禁食、哭泣、悲哀,一心归向我。你们要撕裂心肠,不撕裂衣服。归向耶和华―你们的 神;因为他有恩典,有怜悯,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并且后悔不降所说的灾。 或者他转意后悔,留下余福,就是留下献给耶和华―你们 神的素祭和奠祭,也未可知。

.5. 个人痛哭懊悔,离弃罪恶,不再对神傲慢。

王上 21:27 亚哈听见这话,就撕裂衣服,禁食,身穿麻布,睡卧也穿着麻布,并且缓缓而行。

.6. 个人因对整个教会的悖逆、衰败而忧伤,为之禁食哭泣,祈求主的怜悯。

尼 1:3,4 他们对我说:那些被掳归回剩下的人在犹大省遭大难,受凌辱;并且耶路撒冷的城墙拆毁,城门被火焚烧。我听见这话,就坐下哭泣,悲哀几日,在天上的 神面前禁食祈祷。

但 9:2,3 就是他在位第一年,我但以理从书上得知耶和华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论耶路撒冷荒凉的年数,七十年为满。 我便禁食,披麻蒙灰,定意向主 神祈祷恳求。

.7. 个人因对主发热心,奋发图强

诗 69:9,10 因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并且辱骂你人的辱骂都落在我身上。我哭泣,以禁食刻苦我心;这倒算为我的羞辱。

.8. 当别人遇到宰病时与他们同担悲痛。 可能与习俗相关。

诗 35:13,14 ​​​​​​​​But I, when they were sick- I wore sackcloth; I afflicted myself with fasting; I prayed with head bowed on my chest. I went about as though I grieved for my friend or my brother; as one who laments his mother, I bowed down in mourning.

伯 2:12,13  他们远远地举目观看,认不出他来,就放声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尘土向天扬起来,落在自己的头上。他们就同他七天七夜坐在地上,一个人也不向他说句话,因为他极其痛苦。

.9. 与哀悼相关的禁食。可能与习俗相关

代上 10:12 他们中间所有的勇士就起身前去,将扫罗和他儿子的尸身送到雅比,将他们的尸骨葬在雅比的橡树下,就禁食七日。

撒下 1:12 而且悲哀哭号,禁食到晚上,是因扫罗和他儿子约拿单,并耶和华的民以色列家的人,倒在刀下。

从上面的列表可以看到:

I. 所有的集体的公开有组织的禁食都是为了整个部族的公事,而且这些事都是与神有关的事,都是从罪中回转,然后在神面前痛哭懊悔,坚定自己的心志,寻求神对整个部族的救赎。

II. 从来没有出现过为个人的私事而号召大家禁食的记载。

III. 这种集体禁食往往是圣灵籍着圣道的彰显而对教会所做的属灵的复兴的表现。不是因为他们禁食所以带来了复兴,而是因为圣灵苏醒了人心,使他们认识到自己的悖逆与罪恶,所以他们痛哭、懊悔、俯伏在地、禁食。

IV. 这种禁食或者可以称为“宣告禁食”。是公开的集体事件,是整个教会悔改的表现。主基督所批判的那种“故意让别人知道”的假敬虔的禁食指的是个人性的禁食。

V. 个人性的禁食有时是个人的悔改,有时是为教会忧伤,有时是为主的事而心如火烧。这些都是属天的事。

但我们也看到一个与痛哭的人同哭的事例。这种禁食往往是安慰别人、抒发悲伤的成分居多,并没有多少悔改与祷告。或者说他们此时禁食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祷告或者痛悔。这种禁食也大概和习俗有关,无论如何,在他们的文化氛围里面这种行为能使悲哀者得到来自于亲友的安慰。但这基本上不在宗教、信仰的范畴里面,而是文化、情感的范畴。


下面来看新约中的禁食:

新约中记载的禁食是很少的,大多数时候是主基督在斥责以色列人的虚伪的禁食。主几乎没有教导过禁食,只是警告其门徒若禁食则不要太高调。这并非说基督否定了禁食,而是表明禁食是犹太人已经知道的常识,何必太重复呢。

A.

特殊使命的个人禁食。这种禁食往往与分别为圣、服事神、或者某种使命差遣有关。这种禁食旁人无法效法。

路 2:36,37 又有女先知,名叫亚拿,是亚设支派法内力的女儿,年纪已经老迈,从作童女出嫁的时候,同丈夫住了七年就寡居了, 现在已经八十四岁(或作:就寡居了八十四年),并不离开圣殿,禁食祈求,昼夜事奉神。
路 4:1,2 耶稣被圣灵充满,从约但河回来,圣灵将他引到旷野,四十天受魔鬼的试探。 那些日子没有吃甚么;日子满了,他就饿了。

徒 9:8,9 扫罗从地上起来,睁开眼睛,竟不能看见甚么。有人拉他的手,领他进了大马色; 叁日不能看见,也不吃也不喝。

B. 集体为教会公务

徒 13:2,3 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做我召他们所做的工。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
徒 14:23 二人在各教会中选立了长老,又禁食祷告,就把他们交托所信的主。

新约中只有这两种实例,他们都是因属神的公事而禁食。前者是神个别的引导,别人不应效法。后者是教会同工在处理教会事务时寻求主的指引与看顾而做的集体禁食。保罗请大家为自己的小女儿上幼儿园的事禁食祈求,然后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圣灵会差派这样的人吗?要知道这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次宣教了!——尤其是对我们这样的外邦人而言。

旧约中的禁食有当时以色列的宗教、社会背景,新约中的禁食多少有些变化。旧约中的祭祀、各种仪式、属世的应许基本上都是属天事物的形象化。旧约中上帝应许并祝福他们的国家,上帝应许他们一位王,而这位王真的到来的时候,他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若上帝没有欺骗以色列,则以色列以及所赐给他们的诸先知一定清楚的知道这些地上的事物都有天上的样式,他们的盼望并不在地上。所以,作为已经领受了新约的门徒,并不能只从形式上来模仿旧约而忘了那更重要的含义。

无论如何,从这些例子基本上能够看出禁食的种类、目的、方式。这些划分并非是故弄玄虚,而是为了堵住狂妄者的口。对于心受割礼的人,根本无需教导何为禁食。

通常,圣经记载了一件事并不表示那件事就是对的,但作为屡次出现的模式往往具有“典范”的地位并有其应有的约束力。这并非说不可以在这些模式之外禁食,你就算为减肥而禁食又有什么错!只是这些不是圣经中的那种禁食而已。


下一个问题:禁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神自己到底是如何看待禁食的呢?

似乎只有赛58正面说了这件事:

1) 你要大声喊叫,不可止息;扬起声来,好象吹角。向我百姓说明他们的过犯;向雅各家说明他们的罪恶。2) 他们天天寻求我,乐意明白我的道,好象行义的国民,不离弃他们 神的典章,向我求问公义的判语,喜悦亲近 神。3) 他们说:我们禁食,你为何不看见呢?我们刻苦己心,你为何不理会呢?看哪,你们禁食的日子仍求利益,勒逼人为你们做苦工。4) 你们禁食,却互相争竞,以凶恶的拳头打人。你们今日禁食,不得使你们的声音听闻于上。5) 这样禁食岂是我所拣选、使人刻苦己心的日子么?岂是叫人垂头象苇子,用麻布和炉灰铺在他以下么?你这可称为禁食、为耶和华所悦纳的日子么?6) 我所拣选的禁食不是要松开凶恶的绳,解下轭上的索,使被欺压的得自由,折断一切的轭么?7) 不是要把你的饼分给饥饿的人,将飘流的穷人接到你家中,见赤身的给他衣服遮体,顾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么?8) 这样,你的光就必发现如早晨的光,你所得的医治要速速发明。你的公义必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9) 那时你求告,耶和华必应允;你呼求,他必说:我在这里。你若从你中间除掉重轭和指摘人的指头,并发恶言的事,10) 你心若向饥饿的人发怜悯,使困苦的人得满足,你的光就必在黑暗中发现;你的幽暗必变如正午。11) 耶和华也必时常引导你,在干旱之地使你心满意足,骨头强壮。你必象浇灌的园子,又象水流不绝的泉源。12) 那些出于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废之处;你要建立拆毁累代的根基。你必称为补破口的,和重修路径与人居住的。13) 你若在安息日掉转〔或译:谨慎〕你的脚步,在我圣日不以操作为喜乐,称安息日为可喜乐的,称耶和华的圣日为可尊重的;而且尊敬这日,不办自己的私事,不随自己的私意,不说自己的私话,14) 你就以耶和华为乐。耶和华要使你乘驾地的高处,又以你祖雅各的产业养育你。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

第二节的“好像”二字构成了绝妙的讽刺,现代译本直接翻译为“他们天天敬拜我,自以为喜欢知道我的道路,自以为他们的国家也是持守正义,服从我的法律的国家。他们要求我给他们公正的法律,表示他们喜欢敬拜我。”。以赛亚书在另一处说:“主说:因为这百姓亲近我,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他们敬畏我,不过是领受人的吩咐。“(赛 29:13 )

我想此段不需过多的解释,真假禁食说的很清楚了。并不是不吃饭就是禁食,并不是不做工就是守安息日,并不是“与神说话”就是祷告。

有意思的是主把禁食和守安息日放在了一起,把神的典章与恩待困苦者放在了一起,其实所有这些,包括整本圣经的教导,都是同样的意思,而这些都是在基督里的。


最后,在圣经的内容之外,我们还要思考为什么需要禁食。不是因为有必要说,而是因为有人会胡说。

现在常说的其实不是禁食,而是“禁食祷告”,但圣经中最多也就是“禁食、祷告”。禁食的时候有祷告是很正常的,因为要“不断的祷告”。吃饭的时候不是也要祷告吗?所以就是“饭前祷告”。有人会一边哭一边祷告,那是否是“流泪祷告”呢?是!但这并不是什么特殊的祷告。在直接向神呼求的时候,往往会有自发的流泪、跪在地上、趴在地上,停止娱乐以及禁食。这些行为本身并没有任何“功德”,也不会使你具有“超能力”。因为对神的敬畏与渴慕、因为对自己的痛悔,重生了的生命在各方面自发的表现出其敬虔。

跪着祷告是否更“有效”呢?“跪”并不能增加什么“能力”,但我们都喜欢跪着祷告,这是最平常的事了。当我们的灵敬拜神的时候,身体也会敬拜神,因为人是一个整体,是一个活人。当你死了的时候你的身体就不会敬拜神了。正因如此,我们用膝盖来敬拜,用双手来敬拜,用嘴唇来敬拜——也用肚腹来敬拜。膝盖本来不是用来触地的但现在却触地了,肚腹本来是装食物的现在却不装食物。使我们站稳的不只是双脚,使我们存活的不只是饮食。

所以,若你坐着不能专注于神你就应当跪着,若你吃饱了不能专注于神你就应当少吃——或者禁食。这是指着通常的情况说的,这些都是有益于你全人归于主。通常是自发的这样去做,但你可以被动的这样去做,也可以主动的这样去做。无论是悔改、敬拜还是为事工,这些都是有益的。但这些都是辅助性的,协助你摆脱肉体的私欲,他们本身并没有任何功效。

另一方面,这些又具有仪式性的意义。我们以握手、拥抱表示友好,军人以敬礼表示尊重,这些仪式是内心的表达手段,也表达了内心。跪拜、禁食甚至祷告、赞美,这些同时也是仪式,以此来表达对神的心意,或者是崇敬、或者是渴慕、或者是痛悔、或者是寻求。在这个意义上,这些是不可随便的,否则你就是心不在焉的行军礼,而且拿错了手。

我们敬拜神的时候会希望找一个安静的环境,不希望有打扰,不希望太热、太冷,希望空气新鲜,希望周围没有垃圾——这些都是有益的。但只关注这些是毫无意义的,甚至是当受诅咒的,禁食亦然。

上面是针对个人的禁食而言的,而集体禁食要严肃的多,其仪式性要强烈的多。《威斯敏斯德信条》中的“严肃的禁食”就是指的这种。

其实对于真心寻求上帝的人,这种种道理似乎都是多余的,正如大卫所说的: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 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诗 51:17)
________

附:大卫的禁食。

大卫的孩子因奸淫而生,大卫又杀了人家的丈夫——一个以色列的忠心的战士,神对此事极为愤怒,孩童因神的诅咒而死。这个孩子因罪孽而生,神籍着先知拿单之口宣判了其必死。在神的诅咒下,大卫家淫乱的事不断,另两个儿子暗嫩、押沙龙也被杀了,押沙龙在太阳之下行了大卫在暗室之中的事。得罪主的,主必报应。

大卫的禁食到底是正面教材还是反面教材很难说的清。但至少有一些需要澄清的地方:

  1. 这里不是普通的生病,而是因犯罪得罪神而得到的诅咒。
  2. 此事是对大卫的审判,而不是对孩子的审判。这件事完全是大卫的罪孽造成的,因此,大卫是当事人,而不是“代祷”者。
  3. 从诗51中似乎可以推测出大卫当时有为自己的罪孽痛悔的内心。大卫的行为基本上应当归结为列表中的第5类。
  4. 原文中大卫并非是为孩子“恳求”而是“求问”。
    “David therefore sought God on behalf of the child. And David fasted and went in and lay all night on the ground. “
    但是没有理由认为这个“求问”和后面的禁食、躺在地上等行为艺术有直接联系。没有任何依据表明大卫是躺在地上“求问”神的,同理也无法认定大卫是否为了“求问”神而禁食。他非常想让孩子好,所以许多事情同时做。

  5. 大卫这件事是特例,没有证据表明神是否喜悦这件事。也没有证据表明大卫说的那些话是否是对的。

当初神要亚伯拉罕献以撒的时候,老人家并没有像大卫一样“求问”神,或者刻苦己心,他第二天就出发了。老人家又没有得罪神,还要顺服神的旨意交出自己的儿子,大卫得罪了神,还不想交出自己的儿子。

无论旧约还是新约,都有妇人重新得到死去的儿子的例子。亚伯拉罕也是相信神是使死人复活的神。

所以,我们不应当随便就断定一件事的是非,神明了每个人的心。

总之,大卫这件事是很复杂的。人是一个有生命的整体,人做事情的时候也是一个整体性的事情。而我们做事的时候也无需分成一个个的片面。但这并不表示你可以胡乱的解释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