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隔还原的诗

神的道是一个活泼的整体,但人的语言具有有限性,所以人每次说话的时候只能说出一部分当前语境下所关注的真理,语言本身要求把真理分隔成不同的侧面,而每一次它只是关注于一个侧面。同理任何概念都是针对这个侧面下的概念,并非整体性的结论。比如说红色、绿色、这些颜色都是从色彩的角度来定义的,它与味道无关,而香、辣、苦等味道又与大小、贵贱无关。我们说最喜欢红色的时候,只是说不喜欢绿色,这里并不包含是否喜欢甜食的信息。

每一次说话都是一次分隔,每一次明白都是一次还原。没有分隔就没有信息,没有还原就得不到信息。这是黄色的、甜的、贵的、大的、进口的、新鲜的……香蕉——没有人会这么说话。

同理,圣经中的每一经节都只是从某一个角度来看的,对任何一句的引用都是片面的。只有把整本书还原为一个整体的时候,我们才能够看到那个真正的道。

从概念的角度来看,爱是与恨、诡诈等相对的概念,圣洁是与污秽、世俗相对的概念,真理是与虚晃相对的概念。公义的概念总是与律法、罪、审判等处于同一视角下,信总是与不信、刚硬、顽梗、悔改、顺服等放一起。

别忘了我已经承认了语言的有限性,所以上述的原则本身同样只是笼统的说了一个方面而已。

下面拿约翰一书作为例子:

神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这是我们从主所听见,又报给你们 我们若遵守他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他。 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 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 论到你们,务要将那从起初所听见的,常存在心里;若将从起初所听见的存在心里,你们就必住在子里面,也必住在父里面。 你们若知道他是公义的,就知道凡行公义之人都是他所生的。 凡住在他里面的,就不犯罪;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见他,也未曾认识他。 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因神的道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神生的。 我们因为爱弟兄,就晓得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没有爱心的,仍住在死中。 亲爱的弟兄啊,我们应当彼此相爱,因为爱是从神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神而生,并且认识神。 神爱我们的心,我们也知道也信。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 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 我们遵守神的诫命,这就是爱他了,并且他的诫命不是难守的。 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

约翰不断的提到光、诫命、道、公义、犯罪、爱、基督、信,每次都似乎给出了判断是否得救是否与神相交的准则,有时又像对神下定义,但事实上单独提出任何一条当作黄金法则的话都是走向异端之路。异端并非不读圣经,反而是更加注重圣经,只是只要一部分其它扔掉不管罢了。

约翰是一个非常直率的人,他说话从来都是爱憎分明,不像保罗一样逻辑细腻,也不像主一样大智若愚(主的话被误解的更多),所以不少人钻空子抓约翰说的话的把柄。到了晚年,约翰再次投稿的时候,不得不加上一句:”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真是被欺负的没办法了。。。

逻辑是枯燥的,也不是全能的,所以圣经中不只有逻辑,能突破语言障碍的是诗歌,与神交相交的很容易成为诗人。所以赞美诗有着特殊的地位,其好坏是非常重要的。

保罗整天向亚里士多德的学生们宣教,逻辑性是最强的,约翰面对着受宗教熏陶的以色列人所以诗意就略重一些,许多话不能按逻辑来看。诗意最浓的是大卫,所罗门遗传了其天赋排名第二,要看明白爷俩写的东西需要相当的想象力,至少要能看明白小王子中作者画的那个帽子。没有想象力的人只能读罗马书,只有想象力的人只能读诗篇。我内心也不太喜欢逻辑,宁可像大卫一样用诗歌来赞美主,只可惜现在是希腊人的世界。

主本身就是一首活的诗,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而主自己却道出了那个不可道的常道、名出了那个不可名的恒名,所以主的奇妙是不可言说的,但籍着圣灵,不可言说的道被言说出来,被传与外邦。